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6章

陈情令剧情

陈嬷嬷正在为梁熙和蔺秋布膳剧情,就听后院一阵鸡飞狗跳的怪叫,一抬头就见蔺秋眉头都皱了起来,小公子喜静剧情,这怪叫声万一影响了小公子的食欲,那可怎么办?

放好手中的碗盘陈情,陈嬷嬷刚想去后院看看谁在乱喊,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冲了进来,而且一进来就直扑蔺秋而去,陈嬷嬷大惊之下抬脚就踹,那女人连忙往旁边闪,还是被踢到了腰畔陈情,整个人被踢得原地转了个圈撞在旁边的落地烛台上,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梁熙已经一手搂过蔺秋剧情,躲到一边剧情,这时才看清楚,倒在地上的居然是乔二姐。

“乔二姐?你怎么这副模样?”梁熙一觉起来早忘了让乔二姐住进后院的事了,不过当初乔山豹临死前让他照顾乔二姐陈情,现在她这样子,明显是被人欺负了。

乔二姐也是冤枉,她进来原本是想扑到梁熙的怀里剧情,谁知道陈嬷嬷以为她要攻击蔺秋剧情,一脚踢得她摔倒在地,现在她身上的新衣服上满是泥水,头发又因为拖来拖去的散开了,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不过也很是凄惨,她眼珠子一转,泪水立刻就流了出来,半撑着身子,抽噎着说:“梁熙,我父亲临死前让你照顾我一辈子,你还记得吗?”她说这话的时候,那“一辈子”几个字格外响亮。

“记得啊陈情,我说了会照顾你一辈子陈情,一定会做到的。”梁熙点了点头。

陈嬷嬷立刻皱了眉头剧情,而蔺秋却是面无表情剧情,只是脸色猛然间白了几分。

乔二姐愣了一下陈情,她以为梁熙早就忘了这事陈情,谁知道他竟然承认得如此痛快,想了想说:“那你为何不管我,不仅不给我送饭,还让下人欺负我。”

梁熙以为她说的下人是陈嬷嬷,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陈嬷嬷刚才的作为只能算“护主”,只好说:“我也刚睡起来,大概其余的人忘了送饭。陈嬷嬷,你给乔二姐加一副碗筷,就在这里一起用了吧。”

在马匪寨子里的时候,大家都是在大堂里一张桌子吃饭,梁熙和乔二姐同桌共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他看来这实在不算什么,可是在别人看来,就完全不同了。

乔二姐现在住在县衙的后院,虽然只是下人的房间,却是单独的一个院子,现在又与梁熙同桌共食,下人不是下人,客人不是客人的,传出去只怕人人都会当她已经被梁熙收了房。

没等乔二姐高兴完,蔺秋却突然说:“不行。”梁熙一愣,还没说话,又听蔺秋说:“她太脏了,一起吃饭会得病。”这是蔺秋的心里话,先不管是否要照顾她“一辈子”,只看她那一头一身的脏水就不能让她上饭桌,自己这个身体不好,容易生病,必须讲卫生。

只是这话听在乔二姐耳里却变了味,这分明就是排斥自己,嫌弃自己的出身,不让梁熙要自己,她咬了咬牙,一脸委屈的去看梁熙。

却见梁熙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对着蔺秋说:“也对,你的身子还是要注意一些。这样吧,让人送饭到她房里吧。”就算要照顾乔二姐,也必须以蔺秋的身子为先,这点梁熙还是拎得清的。况且以梁熙对蔺秋的了解,他自然知道蔺秋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绝对不会拐弯抹角。当然,就算蔺秋有朝一日拐着弯说话,他大概也听不出来。

乔二姐刚想说话,就见陈嬷嬷走到自己面前,冷冷的说:“乔姑娘,请吧!”

当年陈嬷嬷也是杀人不眨眼的主,这时杀气外露,绕是乔二姐也不由的有些胆寒,想到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只好不情不愿的站起来,一步几回头的回后院了。

梁熙觉得既然给了乔二姐吃饭,就已经尽了“照顾”的责任,拉着蔺秋回到桌前,一边继续用膳,一边开始说自己失踪这段时间的经历。

“我答应了大头领和炭头要照顾乔二姐,也不知道炭头怎么样了,他一直很照顾我,希望他能活下来。”梁熙想到炭头,情绪不由的有些低落。

这时他们已经用完膳,一人一杯热茶捧在手里。

蔺秋静静的听他说完,这才说:“那些马匪你打算如何安置?”

梁熙也有些头疼,马匪不能加入边军,就算武力强大,只出身一条就无法通过,可是如果放到县里,这一百多个不懂法令的马匪,很可能成为祸害。还有那三百多老弱妇孺,即使送到田庄里安置,也做不了什么事,只能是白养着。

见梁熙皱眉不说话,蔺秋就知道他毫无头绪,于是说:“把他们交给我来安置吧。”

梁熙眼睛一亮,连忙说:“秋儿,你有什么好主意?”

蔺秋看着他双眼中的光彩,心情也好了许多,嘴角微微勾起,说:“我开春要办一个作坊,那些妇孺都可以去做活。至于那些马匪,我要和父亲商量一下。”

“和大将军商量什么?难道你打算让他们进边军?”梁熙有些诧异的问。

边军招收士兵的规则就是蔺敛定下的,户籍要求是为了防止探子,而不得有作奸犯科的前科,却是为了军纪,用蔺敛的话来说,他宁愿要一些傻子,也不要油子,因为傻子肯听从命令,而油子却会自以为是。在战场上,自以为是的人死得最快,也最能拖累战友。

蔺秋摇了摇头,说:“父亲不会让他们进边军,不过他们对草原熟悉,或许会有些用处。”

在这里就不得不说说,蔺秋在边关时的事情了。

蔺秋绘制了好几种守城武器,彻底激起了边军的士气和战意,蔺敛手下的将领多次请战,要出去攻打胡子的大营。蔺敛其实也有些手痒,好几次站在城头,对着逃窜的胡子兵不停的运气,如果手下的骑兵再多一些,他早就派兵出去趁乱杀敌了。

可是不行,大梁国不出战马,现在边关的战马加起来还不足一万,基本上全是步兵,守城可以,出去和骑兵对战,那就是送死,这也是胡子宁愿攻打隘口,也不放弃战马翻山越岭的缘故。

连续运了几天的气,蔺敛终于忍不住来找自己的小儿子了,就算没经过儿子同意,把他嫁给了太子,时间也过了那么久了,儿子的脾气大概也下去了。况且了,自己老皮老脸的,就算被儿子打几下骂几句,为了打胡子,一定能忍下来!

没错,大梁国的保护神,大将军蔺敛其实就是个两面派,人前英明神武、气势不凡,人后对着老婆孩子那是一丁点脾气都没有,绝对的妻奴孩奴。

蔺秋对自己这个父亲记忆实在不多,盯着蔺敛那张严肃的脸想了半天,总算找到一点片段,说了句:“骑大马。”

蔺敛身体一僵,咳嗽两声,对着自己的亲兵威严的说:“你们都出去。”

亲兵一脸敬畏的出门,关门,离开二十步之遥,开始想象大将军和太子妃如何商议攻打胡子大营,刚才太子妃说“骑大马”,莫非是有办法了?真是想想就好激动。

事实却是,蔺敛趴在地上,陈嬷嬷扶着蔺秋就要骑上去,蔺敛连忙说:“等等等等,拿个垫子垫着,我身上这皮甲硬,别硌着了。”

庞嬷嬷连忙取了个垫子放在他背上,这才让蔺秋骑上去,在屋子里转了十几个圈。

蔺秋虽然不懂为什么要玩骑马,不过心底却有一丝无法忽视的喜悦,好像这是他等待了许久的事情,从“马背”上下来,蔺秋长舒了一口气,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心跳明显变得强健了不少。

他并不知道,原身自幼听着自己父亲的英雄故事长大,最崇拜的就是自己这位大将军父亲,可是蔺敛常年驻守边关,虽然书信不断,却难得回家一次。对原身来说,最快乐的记忆就是每次父亲回来,和他一起玩骑马的时候。被嫁给太子虽然很气愤,可是最怨的却是自己父亲连见也不见自己一面。这一刻,终于得偿所愿,一直萦绕在心口的那口怨气彻底消散了。

蔺敛一头大汗的坐到椅子上,见自己的宝贝儿子一脸的欢喜,顿时放下心来,接过帕子擦了擦汗,长臂一伸把蔺秋抱到腿上坐好,说:“秋儿不怨爹爹了吧?”

“嗯。”蔺秋点点头,学着记忆里的样子,摸了摸蔺敛的虬髯,揪住一根用力一扯。

蔺敛疼得身上一抖,“欣慰”的想,自己的小儿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每次见面都如此“粘着自己”,不过,我的宝贝儿子啊,你能不要每次只揪一个地方吗?换个位置揪啊,否则就秃那一小块实在不好看啊。

“秋儿这次设计的那些武器,可是立下了大功,帮了爹爹大忙了。”蔺敛一边说,一边脸上的肉直抽抽。

“嗯。”蔺秋点点头,手指一动,又是一根。真是奇怪,原身的这些小爱好,路人甲做起来居然也乐趣无穷。

陈情令剧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