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5章

黑寡妇翻译

梁熙听得一脸的兴奋翻译,连忙说:“我就是在戈壁滩的雪山峡谷里发现这果子和鱼的翻译,吃了之后不仅身上的伤好了,而且身上一直热乎乎的,我想着要是秋儿吃了,说不定就能不再怕冷了。”他说着就去看蔺秋,只见蔺秋也正望着他,如墨的瞳仁里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刘嬷嬷去取了个锦囊把果子装好,又把雪鱼原样裹着,这才指着那皮囊问:“这可是那雪鱼生活的雪水?”她问完,许久不见梁熙回话,抬头一看,只见梁熙呆呆的望着蔺秋,对她的话竟是充耳不闻。

摇了摇头翻译,对这傻太子也懒得理会,拿了东西就往外走翻译,自家小公子自幼服药,身子和旁的人不同,就算这是那传闻中的珍珠白玉果,也不能随便就吃,还是把一直为小公子炼药的静云师太叫来问问才好,毕竟是药三分毒,更不要说这种本就是毒药的药物。

把几样东西在冰窖里藏好寡妇,刘嬷嬷一路走到庞嬷嬷的房里。

“那个小孩儿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看好了翻译,不要到小公子面前去碍眼的吗?”刘嬷嬷在榻上盘膝坐好翻译,拿过框里的小棉袄看了看,墨绿的缎子上绣了荷花和锦鲤,一看就是庞嬷嬷的手艺,她们几个人里也只有庞嬷嬷的绣品拿的出手,不过这棉袄看着眼熟,似乎是用一件蔺秋穿不了的旧袄子改的。

庞嬷嬷之前因为虎头莫名其妙的失踪而着急寡妇,后来一路找到蔺秋的卧房外寡妇,听到里面的说话声,知道虎头在那里,这才放心的回来,听到刘嬷嬷问,有些诧异的说:“我这一转头的功夫小孩儿就不见了,还当是老姐姐你给抱过去了,难道不是吗?”

听她这样一说翻译,刘嬷嬷身上瞬间涌出一股子杀气翻译,这段时间和一群以前的马匪兄弟在一起,一直压抑的嗜杀本性似乎又有反弹的迹象,她舔了舔嘴唇,双眼微微的眯了眯,说:“看来,有些人是要找事。”

庞嬷嬷被她身上的杀气激得抖了抖身子,小心的问:“可是后院里那位?”

这次梁熙回来,带回来了四百多人,因为梁熙一回来就去看蔺秋,然后一睡一整天,刘嬷嬷就暂时把人都安排进了客栈,可是乔二姐却尾随着梁熙,一直跟进了县衙后院。

直到梁熙要进屋才发现自己身后跟了个人,他急着去见蔺秋,就对当时守在卧房外间的陈嬷嬷说给乔二姐找个地方休息。陈嬷嬷也是个粗暴又迷糊的,以为乔二姐是新来的丫鬟,就把她领到下人的房里休息。这县衙后院刚修缮完毕,还没来得及招仆役,几个嬷嬷为了方便照顾蔺秋,住在主卧旁的偏房里,所以这下人住的院子里只住了乔二姐一个。

刘嬷嬷冷冷的说:“除了她还能是谁,小时候就是个心狠鬼精的,现在居然敢在我面前玩心思了。”

当年乔山豹的大头领位置就是从刘嬷嬷手里接过去的,刘嬷嬷离开马匪寨子的时候,乔二姐才十岁不到。刘嬷嬷对这个小丫头影像极为深刻,那么小的孩子就很会露乖卖好,并多次提出要当她的养女。

刘嬷嬷也曾动过心思,可是第一次带她去草原,就歇了这份心,因为当刘嬷嬷把一个和乔二姐一般大的胡子小孩丢进火堆里的时候,年仅六岁的乔二姐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刘嬷嬷的嗜杀可说是环境逼迫,而乔二姐却是天性如此。

离开马匪寨子的时候,刘嬷嬷按规矩用刀子在两条胳膊和大腿上各刺了一个穿透,谓之“三刀六洞”,乔二姐在旁边哭得声嘶力竭,可是当她把大头领令牌交给乔山豹之后,刘嬷嬷看到那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儿的嘴角上扬,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忍不住得意的笑了。

庞嬷嬷撇了撇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她知道刘嬷嬷肯定有办法处理这些事,转而说:“有一件事很奇怪,我这次回来去客栈搬东西的时候,发现好几个箱子都被人动过了。”

“都是些什么箱子?”刘嬷嬷听得眉头一皱,客栈的院子里布满了苏烨的阵法和机关,居然有人能进去偷东西?

“全是装小公子衣物的箱子,手法很老道,看来是个行家。”庞嬷嬷说完有些得意,如果不是她习惯在所有东西上都留下机关记号,凭这个人的手法,一定不会被发现。

“哦?比你如何?”刘嬷嬷有些好奇了,庞嬷嬷可是家学渊源的惯盗,最风光的时候,手下都有好几百个,她都称赞的小偷,那得是什么水平的?

庞嬷嬷想了想,说:“虽然比我还差一点,可是比我最得意的弟子还要强几分。”

正说着,邢嬷嬷一脸油光的走了进来,笑着向房间里的两人打招呼。

刘嬷嬷却是两眼一瞪,说:“最近几天你去后院呆着,没事别到小公子面前,免得你身上那股子味道熏着他。”

邢嬷嬷身子一僵,一张脸立刻垮了下来,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

要说起来也是缘分,马匪寨子里的于七原本是邢嬷嬷那黑店里的厨子,那黑店位于草原、戈壁滩和大梁国三处交界点,多有往来的胡子和马匪住宿。邢嬷嬷和于七又是嘴馋的,平时杀个把胡子煮了解解馋也就罢了,谁知道有一次竟然把一个迷路的小郡王给下了锅,惹得那胡国的王爷派兵来剿,无奈之下只好烧了黑店,遣散伙计之后各自逃生。

这次于七进城的时候,正好看到之前邢嬷嬷为了找梁熙而留下的记号,寻着记号就找到了县衙,见到了邢嬷嬷。这黑店老板和厨子许久未见,立刻一边叙旧一边开吃。吃啥?自然是那厨子多年来积攒的一点秘制肉干,也亏得他逃跑都没忘了带着。

邢嬷嬷气哼哼的去后院,迎面就碰到了正在后院里转悠的乔二姐。

这县衙后面一共三进,一进为厅,是会客和用膳的地方。二进是主人住的,左厢房做了书房,右厢房住了四位嬷嬷。三进分两边,一边住下人,另一边是花园,其中下人住的地方通灶间,花园通二进,不过为了方便下人去打扫花园,也有一个小门可以去下人的院子里。

虽说是下人住的地方,因为刚刚修缮,看起来干净又敞亮。乔二姐刚住进来的时候,还暗暗欣喜,让自己单独住一个院子,旁边又有灶间又有花园的,比起马匪寨子里那些房子不知道好了多少,难道那太子对自己有意?莫非这就是大梁国人的收房?

想到这里,心里又是害羞又是期盼,把自己的行李翻了又翻,找出一件新做的,打算过年穿的花袄子出来换了,又对着桌上的铜镜仔细的梳了头发,坐在房里静静的等。

谁知道等到晚上也不见梁熙出现,连送饭的都没一个,灶间到是有人做饭,饭菜的香气传到她的房里,可是却没人给她送饭,这时候她才觉察到有些不对。好在她的行李里还有一些干粮,乘着灶间没人的时候去提了些热水回来,就着热水吃了。

她坐在屋子里,一直等到天亮,偷偷的出来四处打探,这才知道梁熙昨天回来就一直没起来,立刻又有了几分希望,见蔺秋一早带了刘嬷嬷和陈嬷嬷去县衙,庞嬷嬷和邢嬷嬷又不在房里,抱了虎头去主卧,把虎头放在梁熙的床上,这才又跑回自己住的小院里。

这县衙四周都有人守卫,但凡是个外人想进来都十分困难,可是乔二姐身处其中,做了这些事情竟然没人发现。

这时她正在院子里四下打转,心里期盼着前院能因为虎头的出现而闹腾起来,到时候她再上前去,想办法在言语之间把自己的身份给定下来,谁知道这么长时间,前院竟然一点声响都没有,莫不是那太子妃还没从县衙回来?

正盘算着,就见一个老嬷嬷走了过来,心里一喜,立刻迎了上去。

也是乔二姐倒霉,如果是刘嬷嬷和陈嬷嬷,或许还顾念一点香火情,又怕吓着自家小公子,不会做得太难看。如果是庞嬷嬷,毕竟是盗匪出身,即使心里再讨厌,脸上也不会显出来。

邢嬷嬷昨天和于七叙旧刚回来,压根不知道乔二姐住在后院,猛然看到一个穿得“妖里妖气”的美艳女人,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怒了,哪里来的女鬼、小妖精,这县衙后院好歹也是官地,你居然大白天就跑出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邢嬷嬷一个掌刀对着乔二姐的脖子就劈了过去,乔二姐虽然也会些功夫,可是一晚上没睡,反应自然也慢了许多,连挡都没挡就被劈了个正着,立刻软倒在地。

邢嬷嬷冷哼一声,拖着乔二姐的一条腿就往灶间走,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她一眼,说:“不对啊……这应该是人吧……”

就在同一时间,庞嬷嬷放下手里的针线活,说:“你告诉邢嬷嬷后院住了人吗?”

刘嬷嬷靠在榻上打了个哈欠,说:“忘了。”

庞嬷嬷点了点头,“哦”了一声,继续改手里的小棉袄去了。

黑寡妇翻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