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3章

燃烧机程控器接线图

雪橇车并不算大程控,坐在上面的人无法躺下程控,只能缩成一团坐着,幸亏那密道有一个出口在物资仓库附近,他们搬了大量的毛皮、棉袄、被褥等物品,所以现在虽然缩在雪橇车上,不过围上毛皮,还是可以抵抗这越来越大的风雪的。

每辆车的后面都挂着树枝燃烧,扫去雪橇车留下的深痕,这样的大雪燃烧,只要半天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梁熙去取回了果子、怪鱼和装有潭水的皮囊,原本是想骑马的,可是虎头无论如何都要跟着他,梁熙试着把他强行从怀里拉出来,从来都乐呵呵的虎头竟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程控,最后梁熙只好无奈的坐上了雪橇车。

虽说有了雪橇车燃烧,但实际上他们的行进速度并不快燃烧,主要是积雪太厚了,马匹跑起来十分的不方便,而且,他们必须放弃原本进戈壁滩的路线,因为那条路胡子已经知道了,很有可能就在路上等着他们呢。

他们现在走的是一条很早以前用过的路线程控,不仅扈九他们这些新加入的马匪不知道程控,就是张戍、郑晃也只听闻过,只有几个逃出来的老人才知道怎么走。

梁熙旁边就坐着一个老人燃烧,说他老燃烧,其实也不过六十来岁。马匪能活到六十多岁算是十分难得的,尤其是他没有残疾、手脚俱全。一个老人最大的乐趣就是“想当年……”,即使风大的一张嘴就能灌一嘴巴雪,也挡不住他诉说的兴致,于是坐在他旁边的梁熙只能成为倾听的对象。

“这条路废弃了十几年了程控,自从乔头领当上大头领就再没走过了。也难怪的程控,当年这条路上堆满了胡子的脑袋,冬天看不出来,夏天你就能看到满地的骷髅,就算是我们也心里慎的慌啊。”

梁熙听得打了个寒战燃烧,忍不住问:“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胡子尸体?”

老人见梁熙接话程控,立刻精神大震程控,腰板都挺直了许多,说:“那些全都是我们杀的胡子,每次从草原回来,我们都会把自己杀的胡子脑袋给带回来丢在这条路上,这两边的石山上的狼和熊都等在路边,就等我们把脑袋丢下去,有时候我们还会带几个完整的尸体给它们。”

梁熙想到一群的狼和熊站在路边啃人头的样子燃烧,顿时感觉更冷了燃烧,连忙把身上的皮子裹紧了一些,用力搂着虎头,说:“为什么要把头带回来,是你们的习惯?”

老人摇了摇头程控,眼里带着几分怀念的说:“那到不是习惯程控,是以前的大头领说,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地的胡子骷髅心情好……别看她是个女人,可是身手和心肠是我们这些男人都比不过的。”

梁熙暗暗咋舌燃烧,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地的骷髅燃烧,居然会心情好?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另一边的乔二姐,小心的挪动身体,离远了一些。

就在不经意间程控,“女人”这个词已经在梁熙的心里变得越来越恐怖了。

这一路上可说是困难重重,风雪到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食物和休息。他们带出来的吃食只够十日左右,这大雪季节,几乎所有的野兽都找地方过冬去了,根本找不到任何猎物,许多老人和女人开始减少食量,把食物省下来给男人和孩子们。

一开始梁熙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线图,在他看来线图,应该是男人把食物省下来给老人和女人,而不是反过来。可是他身旁的老人告诉他,在草原上随时随地可能出现各种危险,只有男人吃饱了,有了强壮的身体,才能保护老人、女人和孩子。否则,当遇到危险的时候,所有人都会送命。

默默的接过食物,梁熙只觉得口里一阵阵的发苦。

胡子冬天会因为缺少粮食而抛弃老人和孩子线图,其实大梁国的粮食也并不乐观线图,山多土地也不肥沃,除了南方的一些郡县,别的地方很多都是沙土,还有很多地方的土地根本就不适合种植,比如北陌县,同样的耕种面积,可是收成还不如南方郡县的四分之一。

“粮食……”梁熙喃喃的说着,望着茫茫的雪地,想起蔺秋曾说过的一句话“民以食为天”。

四天的路走了整整七天才离开戈壁滩的范围线图,原本计划要进草原去找几个小部落打劫线图,得到足够的食物再向大梁国走,谁知道他们刚刚进入草原,就遇到了接应的人。

三个黑瘦的汉子,张戍认出其中一个是专门为马匪、盗匪销赃的贩子,人称肖瞎子。

“张头领好久不见啊。”肖瞎子虽然叫瞎子线图,其实一双眼睛极为犀利线图,一边在马上冲张戍抱拳问好,已经飞快的把雪橇车上的众人扫了一遍。

“肖掌柜生意兴隆。”张戍也冲他抱了一下拳,心里却在思索肖瞎子的来意。

“呵呵线图,也就勉强混口饭吃罢了。”肖瞎子乐呵呵的笑了一下线图,下马对这梁熙也是一抱拳,说:“这位可是梁熙,梁公子?”

梁熙一愣,抱着虎头从车上下来,对肖瞎子点点头,说:“正是。”

肖瞎子这才露出一丝真心的笑容线图,说:“在下受一位刘老板所托线图,四处寻找梁公子。”

“刘老板?”梁熙到是听乔山豹说起过,有人到处在寻找自己,只是这刘老板是谁?

肖瞎子也不解释线图,只说:“刘老板吩咐在下将梁公子安全的送到大梁国境内线图,这一路都已经安排好了,梁公子请放心。”

梁熙见他不似作伪,想了想,指着身后的队伍说:“这些人要跟我一起去大梁国。”

肖瞎子有些为难线图,他接受的委托只有梁熙一个人线图,要送一个人和送一个四百多人的队伍,不管是人力还是物力完全不同,不过想到委托人的身份,还是说:“梁公子请放心,在下会尽力安排好诸位的行程。”

梁熙这才回到车上,让队伍跟着肖瞎子向第一个接应点走去。

“梁熙线图,”乔二姐在旁边喊了他一声线图,说:“那个刘老板是你家人?”这一路上她都没怎么说话,只是默默的跟在梁熙身边。

梁熙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那刘老板是谁,大概是我家里人派来找我的吧。”

乔二姐眨了眨眼睛线图,说:“会不会是你妻子派来的?”

梁熙想了想,说:“大约不是我妻子派来的,他可不认识这些人。”

乔二姐语带好奇的说:“你的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想到蔺秋,梁熙不由的露出一个笑容,说:“他不太喜欢说话,总是安安静静的,不过他很聪明,任何难事到他面前都能迎刃而解。只是他身体一直不好,不能吹风还特别怕冷,每天都要喝药。”说着摸了摸身边的布包,说:“不过我这次给他带了药,希望他吃了身体能好起来。”

乔二姐看了看那个布包线图,说:“你这么想着你的妻子线图,她对你一定很好吧?”

“嗯,他对我特别好。”梁熙说着笑了。这时候雪已经停了,厚厚的云层散开,几缕久违的阳光从云层里透了出来,正好照在梁熙的脸上,他原本就俊秀的面庞更显得丰神如玉。

乔二姐痴痴的看了许久线图,直到虎头醒过来线图,一边和梁熙笑闹着,一边嚷嚷着“秋……娘……”,才猛然醒过来。她低下头,眼角扫过旁边的布包,咬了咬嘴唇。

一连走了二十几天,期间不断的有人送来食物和物品。

因为肖瞎子派了人在前面探路线图,虽然绕了一些远路线图,却没有遇到任何胡子,几乎是无惊无险的就到了胡国的边境。

这天,梁熙终于看到了远方的山峦,开心的差点从车上跳下来,只要见到山,就说明已经接近大梁国了,让他如何不兴奋。

就在这时线图,远远跑来几匹快马线图,梁熙以为又是来送食物的,却见肖瞎子策马上前迎接,不多时带着那几匹马来到梁熙面前,指着梁熙对其中一个人说:“刘老板,我可是把梁公子完好的交给你了。”

那人瞥了梁熙一眼,对肖瞎子冷然道:“好,十天后我派人把东西给你送过去。”

梁熙张大了嘴线图,一声“刘嬷嬷”还没喊出来线图,就见旁边的老者从车上连滚带爬的下去,跑到那人面前,大喊道:“大头领,你是大头领吗?”

是的,这个“刘老板”正是一直伺候蔺秋的刘嬷嬷,也是马匪的前任大头领。十几年前她乘胡国和大梁国大战,带了数百马匪兄弟横扫草原大小部落。胡国和大梁国在前方打得死伤无数,她就杀得胡国后方血流成河。

后来胡国大败回撤线图,自然不能放过这群乘火打劫的马匪线图,几千人的军队追得他们四下逃窜,当时苏红衣因为动了胎气正要回京修养,路上遇到已经逃进大梁国地界的刘嬷嬷,苏红衣不顾自己性命,和护送她的数百兵卒硬是打跑了千余胡子兵,救下了刘嬷嬷和她的马匪队伍。刘嬷嬷因为年纪大了,不想再当马匪,又感念苏红衣的救命之恩,这才自罚了三刀六洞离开马匪,进大将军府做了一个嬷嬷。

这时见到以前的老兄弟,刘嬷嬷也很激动,不过她只是对那老者点了点头,就一瞪梁熙,说:“公子可算是回来了,下次出门的时候还请公子打个招呼,家中也就不必挂念了。”

梁熙:“……”不是错觉线图,在这几位嬷嬷眼里线图,自己的地位一定极低、极低、极低……不过……大头领?难道这就是回家看到骷髅会心情好的那位大头领?天啊!

不过,见到刘嬷嬷,梁熙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风雪已经停了,他干脆抱着虎头骑马跟在刘嬷嬷旁边,开口询问蔺秋的近况。

刘嬷嬷冷冷的扫了他怀里的虎头线图,还有也下车骑马跟在旁边的乔二姐线图,说:“不劳公子挂念,小公子现在鹰嘴崖隘口,跟在蔺岳少将军身边呢。”

“啊?”梁熙听得心里一惊,连忙说:“秋儿去边关做什么?我听说胡国攻打边关,那地方如此凶险,秋儿怎么跑那里去了?”

刘嬷嬷冷哼了一声线图,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线图,说:“有小公子在,胡子来多少也没用。”

梁熙连忙问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线图,自从蔺秋到了鹰嘴崖隘口线图,胡子就再没了之前的运气。先是燃烧弹,然后是水龙,烧死冻僵了无数的胡子兵。冰火两重天之后,蔺秋又和苏烨一同改造了长弩,做出了弩炮。前几天又把连弩改造成了多发连弩,一个大匣子里面装数百支箭,架在城头,一次可以发射九枝,射完了自动填装,连续不断的射出去,几乎堪比现代社会的机关枪。

所有的守军都对蔺秋和苏烨崇拜万分,有了这种神兵利器,以后还怕什么胡子啊?那真是来多少死多少。只有伤好之后却无法杀胡子的蔺岳感到有点郁闷,不过他的郁闷被所有人无视了。

本着资源共享的原则线图,另外几个隘口很快也装备了燃烧弹、水龙、弩炮、多发连弩等武器线图,短短十几天击杀胡子兵超过七万余人,杀得胡子龟缩在十几里外的大营里不敢再来,如果不是因为大梁国骑兵太少,而这些兵器又都是防守型武器,蔺敛都想打开城门出去攻击了。

“秋儿真厉害!”梁熙听得眉飞色舞,丝毫没有因为蔺秋太厉害而自尊受损,只有自豪,那可是他的秋儿,他的太子妃。

刘嬷嬷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线图,老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来线图,说:“那是自然,小公子就算身子不好,也是蔺家的儿郎,大将军和夫人的儿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比得上的。”说完横了脸色苍白的乔二姐一眼。

乔二姐捏紧了手里的缰绳,她作为大头领的女儿,消息自然是比较灵通的,前任大头领、蔺大将军的儿子、秋儿……梁熙的身份几乎呼之欲出。虽然乔二姐从梁熙的气质就能看出,他的出身一定不凡,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大梁国的太子。

自己只是个马匪头领的女儿线图,如果是普通富户家的儿子线图,或许还有可能,可是太子……该怎么办?不仅身份天差地别,他的妻子还是蔺大将军的儿子……不过,既然是男妻,那么……自己或许也不是没有机会。

正所谓望山走断腿,即使进了大梁国的地界,梁熙他们还是走了三天才到了北陌县。

听到消息线图,蔺秋提前两天回到了北陌县线图,住进了已经修缮完毕的县衙后院。

梁熙回到县衙的时候,蔺秋正在午睡,巴掌大的小脸几乎瘦得脱了形,下眼圈上已经褪掉的青黑再度出现,从梁熙失踪后他就没怎么休息过,即使睡梦中也紧皱着眉头。

轻轻的抚过蔺秋青黑的眼圈线图,梁熙只觉得胸口一阵酸胀线图,忍不住低声说:“秋儿,我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梁熙的声音,蔺秋身体微微一动,醒了过来,漆黑的双眼看着床边的那人,眉头舒展开来,嘴角轻勾,露出一个笑容。

“你回来了。”蔺秋从被子里探出手臂线图,握住了梁熙的手。

燃烧机程控器接线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