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9章

网节目预告

梁熙一听这话,顿时又惊又怒,瞪着乔山豹说不出话来。

乔山豹见梁熙不说话节目预告,又接着说:“现在胡子正举国攻打大梁国,如果有了你这个太子做人质节目预告,想来你父皇也不得不让步。”

“什么?胡子攻打大梁国?”梁熙突然想起自己前天晚上做的那个梦,蔺秋满身鲜血的倒在地上,顿时急了,连忙问:“胡子什么时候攻打大梁国的?现在战事如何?”

乔山豹见他不顾自己之前的威胁,反而对战事着急节目预告,到是高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说:“大雪封路,消息也不好传过来,战事如何我又如何知道?”

梁熙急躁的在屋子里走了两圈,说:“大头领,只要你把我送回大梁国,我一定重重谢你。”

乔山豹笑了一声节目预告,说:“你要如何谢我?”

梁熙想了想,郑重道:“你要我如何谢你,只要我能做得到的,我都可以答应。”

乔山豹半天没说话节目预告,只是对着梁熙看节目预告,直到看他真的着急了,才说:“好,你去把炭头和几个副头领叫进来。”

梁熙连忙出去喊了人进来,连乔二姐也抱着虎头跟了进来。

这石室并不大节目预告,一下站了四个粗壮的大汉节目预告,顿时变得有些拥挤,可是谁也没说话,只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床上的乔山豹。

“梁兄弟。”乔山豹并没有喊梁熙的名字,而是以兄弟称呼他,说:“你刚才说,只要我们送你回大梁国,我提出任何你能做到的事情,你都会做,你可愿立誓?”

梁熙急着回去,立刻说:“我梁熙在此立誓,只要将我送回大梁国,你说的任何事我都会尽力去做,只要那事情不会危害到大梁国,不会违背我的良心。”他也算难得的聪明了一回,为自己留了后路,免得乔山豹让他做一些坏事。

旁边的几个人听他自称“梁熙”都有些发愣,尤其是乔二姐更是狠狠的瞪了梁熙一眼,一直以为他是个老实人,谁知道连名字都是假的。

乔山豹到是很满意,说:“好,那我要你做三件事。”

“大头领请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梁熙说着一拱手。

“第一件,这次寨子被破,以后这里再不能住人了,这些兄弟跟了我十几年,临了却出了这种事。我要你好好安置他们。”

梁熙听乔山豹一副托付后事的意思,不由的有些诧异,但不管是太子还是北陌县县令,要安置几百口人还是很容易的,就点了点头说:“好。”

“第二件,我就剩下乔二姐一个女儿了,我要你照顾好她的后半生,不要让她再当马匪了。”

“爹!”没等梁熙说话,乔二姐已经在旁边哭喊了出来。“我不用别人照顾,我只要跟着爹,我要一直做马匪!”

乔山豹却没有理她,只望着梁熙。

如果是旁的人一定明白,乔山豹这是要梁熙娶了乔二姐,可惜梁熙的脑子是一根筋的,他只以为乔山豹是不想女儿再做马匪,以后安安分分的过日子,所以他很自然的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乔二姐。”

乔山豹见他一脸严肃,顿时松了口气。

乔二姐已经二十三岁了,别人家的女儿这么大早就孩子满地跑了,可是乔二姐却一直没有看中任何男人,乔山豹也不想逼她,就这么一直拖了下来。自从梁熙到了寨子里,乔山豹发现自己的女儿变得爱笑、爱打扮了,偶尔还对着镜子发呆,后来在他妻子的提醒下,他才知道女儿这是动春心了。

其实,梁熙是太子这一点,乔山豹是万分的不满意,如果不是寨子被破,他宁愿乔二姐再等两年,也不想把自己女儿嫁进天家,尤其是这个太子还是已经有妻子的。可是现在,寨子破了,老妻也死在混战之中,自己临走之前能把女儿的后半生安排好,下去也能对老妻有个交代。

梁熙并不知道,乔山豹早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硬撑着一口气而已,现在把事情托付给了梁熙,他的声音也明显弱了下去,喘了两口气,说:“第三件事,我枕头下面有一块牌子,你把它拿出来。”

梁熙不疑有他,伸手去枕头下面摸出一块银牌,上面用黄金嵌了个“马”字。

在他的身后,几个副头领都露出茫然的神色,只有一人望着那牌子眼神闪烁,露出不甘的神色。

“炭头,动手!”乔山豹突然大喝了一声。

炭头应声抽出腰间的短刀,一下架在一个副头领的脖子上。

那副头领顿时脸色一白,僵直着身体干笑了两声,说:“大头领,这是什么意思?”

乔山豹用完好的那只眼睛死瞪着他,说:“扈九,三年前你们寨子被胡子攻打,是我带着人去救了你们,想不到却救了一只狼。这次胡子能顺利的攻入寨子,不可能没有人领路。前两个月你带队伍出去,回来的时候少了五个兄弟,其中四个都是我派给你的人,当时我就开始怀疑你。”

扈九刚想动,炭头的短刀立刻割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肤,他连忙停了动作,说:“我之前就解释过,我们遇到了胡子,五个兄弟都死了。”

乔山豹“嘿”的笑了一声,说:“只能说你太大意了,拿回来的东西里,有两件皮袍上,一个刀口都没有,只有领子上有血迹。”皮袍上没有刀口,说明当时没有混战,只有领子上有血迹,说明这两个人都是被人直接割喉而死。

扈九嘴唇哆嗦了两下,说不出话了。

乔山豹也不想再听他的狡辩,大喊了一声:“背叛兄弟者,三刀六洞!”

他话音刚落,旁边的另两位副头领同时抽出腰刀,连着炭头手里的短刀一起刺入了扈九的身体里,直接穿体而过。

扈九嘴里“啊”的狂叫着,双手想去夺他们手中的刀,不等他摸到刀柄,三个人同时一抽刀,扈九已经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鲜血不断的从他身体里冒出来,眼看出气多进气少了。

梁熙捏紧了拳头,他见过杀人,自己也亲手砍过胡子的脑袋,可是这种制裁却是第一次见。在寨子里的时候,他和扈九一张桌子上吃过饭,虽然扈九平时不爱说话,却也完全看不出会是个奸细。

“大头领!”

“爹!”

梁熙一惊,连忙回头去看乔山豹,只见他合了双目,一脸的平静,已经气息全无了。

刚见面时的那个巍峨高山般的汉子,一声高喊将梁熙震得脑子里乱响的男人,临死前把自己的兄弟和女儿都安排好,又处死了奸细,终于安心的走了。

一时间石室里哭声震天,不止乔二姐哭得止不住声,就是两个副头领和炭头也虎目含泪,他们都是跟随乔山豹多年的老人,乔山豹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头领,还是兄弟,是亲人。

在乔二姐怀里的虎头被吵醒,有些莫名其妙的四下张望了一番,看到呆立一旁的梁熙,立刻高兴的拍着手,“咿呀”的叫了两声,见他没理自己,又喊了一声“……啊啊……爹……”

梁熙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过去扶起跪在床边的乔二姐,从她手里接过虎头,说:“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心了,我答应过大头领会照顾你,一定会做到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在考虑要如何安置马匪们和乔二姐了,却没注意到乔二姐抬眼看了他一下,眼神里满是复杂。

这边刚说完,扭过身就见两个副头领和炭头对着他就拜了下去,口中喊道:“见过大头领!”

梁熙一愣,反应过来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他们,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炭头指着他手里的那块银牌,说:“这是我们大头领的信物,大头领既然把信物给了你,那么你就是我们的新头领。”

梁熙眨了眨眼睛,好半天回不过神来,乔山豹只是让他把牌子取出来,可没告诉他拿了这牌子就是大头领了。他是大梁国的太子,要是成了马匪的头领,回去就算他父皇不抽他鞭子,文武百官也会用唾沫喷死他。

可是如果他拒绝,就等于不完成与乔山豹的约定,马匪们完全可以不送他回大梁国。

一时间,梁熙看着手里的牌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好在乔二姐看他一脸的为难,止住悲泣,说:“现在先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别的事情等出去之后再说吧。”

死去的乔山豹和兄弟需要安葬,他们所在的这个地道里也没多少粮食,不可能一直躲在这里,可是外面有人数不明的胡子,冒然出去和送死没有区别。

梁熙听她一说,连忙点头说:“对,先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吧。”他没想到,即使是“出去之后再说”,他还是没躲开大头领的位置。

炭头说:“刚才我问过于七,谷口外没有埋伏,大部分的胡子兵都在房子里呆着。”

一个副头领叫张戍的说:“就算谷口外没有埋伏,我们要离开这里,也需要马,必须回去夺马。”

炭头皱眉说:“可是这里有不少妇孺,有了马他们也无法骑乘。”

石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从第一代大头领就立下规矩,绝不抛弃任何兄弟,就算那些妇孺不能骑马打仗,也一样是他们的家人,任何时候都不能抛弃。

过了好一会儿,梁熙语带犹豫的说:“或许……我们可以做雪车。”

网节目预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