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6章

扣扣网有毒吗

这次胡国领兵前来的是太子胡瓦尔,他虽然不过而立有毒,却是个极有才干有毒,也十分心狠手辣的人,几年前杀死了自己的几位兄长,又拉拢国师胡赞,囚禁了自己的父亲,以太子身份监国。

胡国地广人稀,其中部落冲突严重,各大部落的首领对年纪轻轻的胡瓦尔都不服气,再加上这两年气候越发的寒冷扣扣,粮食缺乏的情况下,各部落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人口在寒冬季节死去。于是胡瓦尔召集各部落发动了这次对大梁国的战争,一方面赢得战功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另一方面却是为了削弱其他部落的实力。

几天前有毒,城墙下突然出现的大火吓坏了胡子的士兵和将领,那种突然腾空而起,带着漆黑的浓烟有毒,散发着古怪气味的火焰,仿佛传说中地狱的烈火,沾上就无法扑灭,许多胡子兵当场被活活烧死,更多的回去之后痛哭流涕,无论如何也不肯再战。

胡瓦尔也看到了那些火焰扣扣,他要努力咬紧了牙关才能克制身体的颤抖扣扣,没人知道他心底最恐惧的就是惊雷和火焰。

回去之后有毒,胡瓦尔连喝了几大碗酒才把恐惧压了下去有毒,可是想到该如何攻城,却是一筹莫展。好不容易把各大部落说服,共同攻打大梁国,现在绝对不能退却,否则别说以后登基做皇帝,就是现在的太子之位也保不住。可是继续攻打,又要如何对付那些火焰?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那些火焰在雪地上都能燃烧。

国师胡赞进来的时候扣扣,胡瓦尔的帐篷里如同台风过境扣扣,到处一片狼藉。

“太子殿下不用气恼有毒,你可是要承继大位的人有毒,怎么能因为一次的失败而气馁?”胡赞转动着手中的念珠,说:“而且,以本国师看来,那火焰也并非无法可想。”

胡瓦尔眼睛一亮扣扣,连忙说:“国师可有什么好计策?”

胡赞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有毒,说:“太子殿下没有注意到吗?那火焰后继无力有毒,只燃烧了不到一刻钟就熄灭了。”

胡瓦尔当时只顾着压制恐惧扣扣,免得被身边一起出征的各部落首领发现扣扣,哪里还能注意火焰燃烧了多久,现在听胡赞说起来,好像的确如此,士兵从城墙下一路奔逃回营,还未跑到营门口,火焰已经熄灭了。

胡赞在地毡上盘膝而坐,拨着念珠等胡瓦尔自己慢慢思索,胡瓦尔的确有能力,也足够狠辣,可惜在很多时候他缺乏智慧。胡赞想要的是能给胡国带来荣光的皇帝,而不是一个傀儡。

过了许久,胡瓦尔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他从地上捡起一个金碗,亲手倒了一碗马奶酒放在胡赞面前,说:“多亏国师的提醒,国师的智慧足以担当慧心尊者。”

胡赞猛的睁开双眼,眼中精光大盛,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胡瓦尔,胡瓦尔也盯着他的眼睛,过了许久,胡赞站起来,对着胡瓦尔恭敬行礼,说:“太子有此志向,贫僧愿听凭太子殿下差遣。”

尊者是胡国最高的宗教首领,只有统一胡国所有部落的圣王才能封赏。事实上胡国的部落分裂多年,胡瓦尔的父亲是胡国的皇帝,也不过拥有一个最大的部落,别的部落虽然需要向他纳供,却完全可以听宣不听调。胡瓦尔提到尊者,意思不言而喻。

当晚,胡瓦尔和国师胡赞商议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就召集了哈齐海、胡色达、毕额染等几个大部落的首领,将火焰无法长时间燃烧的事情说了。

哈齐海用金刀从烤羊腿上割下一块肉放进嘴里,口齿不清的说:“就算那火焰烧的时间不长,打头阵的也会被烧死不少人,我们哈部的人少,可经不起这么烧。”

别的首领忍不住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哈部是仅次于胡部的大部落,枉他好意思说自己的人口少。

胡瓦尔却是笑了,说:“这种事情何须浪费我们胡国战士的性命,我们各部落都有不少奴隶,只要让这些奴隶去打头阵就行了。”

几个首领一听这话,不由的眼前一亮,都点了点头,对他们来说,虽然奴隶也是财产之一,但一个奴隶的价值还不如一只羊,只要攻下隘口进入大梁国,要多少奴隶就有多少奴隶。

胡瓦尔见他们都点头,又说:“那么我们就做一个约定,任何部落攻下的隘口,在前三个城所得全部归这个部落所有。”

几个首领的眼睛更亮了,不由的转动着眼珠子开始考虑,哪个隘口后面的城是最大最富有的。

好一会儿,哈齐海咽下口里的羊肉,说:“黑松隘口最大,守兵也最多,我们哈部吃点亏,就打那个好了。”

其余几个首领顿时对他怒目而视,黑松隘口的确最大,守兵也最多,可是黑松隘口后面有北疆最大的县城,哈齐海到是想得挺好,一口就要把最大的肥肉给吃掉。

胡色达的部落比哈部小不了多少,听他这样说,当场就要翻脸,却看到胡瓦尔对他使了个眼色,他一愣就没说话。

剩下一个毕额染和几个小部落就更不敢说话了,于是胡瓦尔宣布由哈部攻□□松隘口,他和胡色达各攻打一个,其余的小部落由毕额染率领攻打一个。

各部落首领回去自己的驻地调兵遣将,只剩下胡色达还留在大帐里。

“为什么让哈齐海去攻□□松隘口,那后面的北松县城可是最大的产粮县。”胡色达是胡瓦尔的堂兄,两个人的母亲也是亲姐妹,所以他们二人自幼一起长大,可说是亲密无间,说起话来也没有顾忌。

胡瓦尔嘿嘿笑了几声,走到他旁边坐下,搂着他的腰,说:“你知道黑松隘口是谁在守卫?”

胡色达用力拍了一下他的手,带着几分气恼的说:“我怎么知道?”

胡瓦尔被他打了也不生气,一边把手伸进他的皮衣里,一边在他耳畔低声说:“蔺敛。”

“真的?!”胡色达睁大了双眼。

对胡国人来说,蔺敛这个名字几乎是恶魔的代名词,不过胡色达却需要感谢蔺敛,因为苏红衣杀了当初的胡国驸马,刚刚双十年华的公主很快就改嫁给了胡色达,而胡色达也因此得到了自己父亲的宠爱,最后继承了部落。

胡瓦尔解开他的皮衣,把他压在厚实的毛皮地毡上,说:“让哈齐海那个蠢才和蔺敛打个你死我活去吧,你只要把白江隘口打下来,后面的几个县城也是很不错的。”

胡色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白江隘口后面的几个县城的确不错,可是胡瓦尔攻打的鹰嘴崖隘口守将蔺岳中了毒箭,不用多久就会一命呜呼,没了那个黑杀神,鹰嘴崖隘口几乎是手到擒来。不过他聪明的没有再说什么,伸出双臂搂住了胡瓦尔。

经过一天的整顿,次日一早,各个攻打隘口的部落把奴隶们聚集在一起,给他们换上胡国士兵的服装,却只给他们一些木棍,用弓箭在后面逼迫着他们去攻打隘口。

看着手里的木棍,一群骨瘦如柴的奴隶个个痛哭流涕,前两天攻城时的大火,这些奴隶也看到了,现在这分明是让他们去送死。他们不断的哀求胡子们,即使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他们也想继续活下去。

可是胡子又怎么会因为他们的哀求而改变主意,接连射杀了几个不肯上前的奴隶,剩下的人只好拿着木棍,一边大声哭泣着,一边向隘口走去。

鹰嘴崖隘口的城墙上,几支火把在风雪中不停的摇来摆去。

“好像有人哭。”守夜的士兵对旁边的人说。

旁边的人仔细听了一会儿,风雪里似乎真的有哭泣声传来,他把头从城墙里探出来向外看,黑夜中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这时,一条云梯由远而近,“砰”的一声砸在他旁边的城垛上。

“胡子来了!”他刚刚喊了一声,一直长箭已经“嗖”的射穿了他的喉咙。

无数守军从避风塔里跑了出来,几个守军把火把丢到城墙下,“轰”,烈焰再次燃起。

“不要烧我……”

“救我,我是大梁人啊……”

“救救我,救救我……”

守军们看着火光里的那些面孔,那是一张张仿佛地狱里饿鬼一般的脸,从发式看来,他们的确是大梁国的人,再听他们说话的口音,有些甚至是北疆本地人。

“我我……啊啊啊……!!”一个刚才向城墙下投了火把的守军顿时崩溃了,上一次胡子来袭时,就是他投下的火把,看着胡子们在火中哀嚎,他完全面不改色。可是现在火中哀嚎的却成了大梁人,他抱着头痛苦的在城墙上撞了几下,突然大叫一声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没有人拉他,因为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他们守卫边疆,为的就是保护大梁国百姓,可是现在,却是他们亲手点燃了烧死大梁人的烈火。

一刻钟飞快的过去,东边的天空已经开始发亮,城墙下面的火焰已经熄灭,漆黑一片里,无数焦炭般的尸体刺痛了守军的双眼。

“攻城!”胡子们推着云梯冲了过来。

“放箭!放箭!”守城的将领高声喊着。

依旧箭如雨下,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箭上已经没了以往的杀气。没有了士气的守军,隘口被破只是时间问题。

“秋儿!”几乎就在同时,梁熙大喊着从睡梦中猛地惊醒。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梦中蔺秋一身鲜血的模样吓坏了他。

望着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堆,梁熙捏紧了拳头。

我要回去,我必须回去,不管那只是一个梦,还是……我都必须回去。

扣扣网有毒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