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5章

王牌特工爆头

少将军救不活了?!

这句话就像捅破了天一般王牌,几个将领顿时跳了起来,有冲到床边去看蔺岳的,也有那暴躁的直接揪了医师就要打的。

因为梁洪烈看重武将特工,又有蔺敛这个武将的定海神针在特工,虽有文官和世家不停的打压,北疆的边军依旧可以称为骄兵悍将,就是军中的医师也是强悍无比的,遇到不听话的军汉都敢挽袖子、抽拳头对打的,这时被几个将领揪住领子却是一言不发,几乎要把脑袋低到地上去了。

少将军中的毒太特别王牌,他们根本闻所未闻王牌,眼看着他就要无法呼吸了,他们却连药都不知道该怎么开,这种无能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沮丧了。

“我二哥怎么了?”蔺秋语调平静的问特工,只有细听才能发现话语里带了一丝颤抖。

几位医师都有些发愣王牌,这才发现那些粗壮的将领身后有一个年轻的小公子,只见他身穿宝蓝色细缎垂地长斗篷王牌,帽沿领口一圈的银色狐皮毛,一张惨白的小脸几乎要被整个遮挡了起来。

“这是太子妃特工,大将军的三公子。”旁边有将领说。

“见过太子妃。”几位医师连忙行礼。

边关苦寒特工,没有什么娱乐特工,唯一的乐趣就是聊各种八卦,医师们也是人,自然不会例外。对于大将军的幼子嫁给太子,大部分的将领和兵卒都挺愤慨,主要是梁熙在边关一年里的表现实在是太“特立独行”,彻底的诠释了“幼稚”“无能”“纨绔”……等等词汇的含义,这种人居然还“强娶”了大将军的小公子……医师们看向蔺秋的目光里都带着同情。

蔺秋又问了一次:“我二哥怎么了?”别人的目光与他无关王牌,他现在只想知道蔺岳是否还有救。

一个医师上前一步,说:“回太子妃,少将军中毒后一直昏迷,而且呼吸越来越短促,现在已经快无法呼吸了,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咽喉一般,这种毒我们实在没有见过,不知道该怎么解。”

蔺秋的眉毛微微抖了一下,走到床前,只见蔺岳双目紧闭,脸色黑红,嘴唇已经开始发乌,胸膛不住的用力起伏,却吸不进多少空气。

“二哥……”蔺秋从斗篷里伸出手,握住蔺岳的一根手指,扭头问医师:“二哥是气管被堵住了吗?”

几个医师露出疑惑的表情,同时问:“气管?是什么?”

蔺秋没有回答他们,脑子里却出现了一本书,书名《青囊书》。

《青囊书》是神医华佗所著,记录了他毕生的行医经验,只可惜后来因为保存不善而被焚毁。

蔺秋脑海中的自然不是华佗所写的那本,而是之前那个游戏里的医疗技能。

作为完全模拟真实的一个网络游戏,即便是一个技能也必须是真实的,即使《青囊书》不是真的,里面的各种医疗术却是真的。

华佗是第一个利用麻沸散做麻醉进行外科手术的人,如果曹操不是那么妄自尊大,华佗也可能成为史上第一个做开颅手术的人。所以游戏里的《青囊书》不仅有药方,还记载了不少小手术。

原本这是属于玩家的技能书,路人甲是没资格获得的,偏偏有一次他送信时,收信人做了好几天的任务,刚刚从华佗手里接过《青囊书》,也不知那npc华佗出了什么问题,竟然随手也给了路人甲一本。

路人甲有一定的自我学习的功能,既然给了他书,他就把里面的知识全记录下来。

对照书上的记录,蔺岳的表现和气管堵塞的症状完全一致,只是,这到底是什么引起的就难以确定,因为蔺岳一直昏迷不醒,根本无法告诉蔺秋他的感觉。

蔺秋有些犹豫,可是时间不等人,蔺岳眼看就要窒息而亡了。

用力的捏了一下拳头,蔺秋转过身来,对跟在身边的邢嬷嬷说:“给我找一把锋利的剪刀,一把锋利的小匕首,还有针线。”

所有人都有点傻,太子妃这是要做什么?剪刀?针线?自己二哥就快不行了,他要做针线?难道是……寿衣?想到这里,每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没等他们开口,蔺秋又接着说:“另外还有棉纱布和热水,立刻去准备。”

邢嬷嬷一向是对蔺秋惟命是从的,她立刻去车上取了剪刀和自己随身的小匕首、针线等物,又让陈嬷嬷去找热水,自己回来揪着几个医师要棉纱布。

这时几个医师到是有点反应过来了,难道太子妃有办法救少将军?只是少将军的伤口早就包扎好了,还要棉纱布做什么?

邢嬷嬷翻着一双三白眼,想不通不要紧,只要把小公子要的棉纱布交出来就行。

蔺秋坐在椅子上,仔细的把脑海中关于“气管切开术”的视频想了一次又一次,游戏里的《青囊书》虽然是文字的,可是当玩家进行手术的时候,却是一整套的动画视频。

如果可以,蔺秋并不想做这个手术,一方面视频比较简陋,很多东西都画得不那么清晰,毕竟太血腥会让很多玩家反感,另一方面,一些手术用的工具这里也找不到。只是,如果做手术,蔺岳也许还能活,不做就只能看着他死去。

“二哥,你不能死。”蔺秋抓着蔺岳的手指,粗大的手指几乎是蔺秋手指的三倍,上面有常年使用兵器留下的厚茧,莫名的让人安心。

没一会儿,蔺秋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蔺秋拿起那把薄如蝉翼的匕首,点了点头,让邢嬷嬷把房里的人都请到外间去,又让陈繁和秦瑜在门口守着,只让邢嬷嬷和陈嬷嬷两个人留在屋里。

等在外屋的众将领就见两个嬷嬷进进出出,热水一盆一盆的端进去,血水一盆一盆的端出来,一会儿又出来拿了一双银筷子,几根麦管进去。纵然沙场之上也面不改色的几个将领,这时候也不由的脸色发白。

一个将领突然小声问了一句:“这事……要不要通知大将军啊?”

众将一愣,齐齐向他怒目而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早干什么去了?

那将领回瞪,你们还没想起来呢。

这边立刻有将领出去派人通知蔺敛,同时心里在想,当时怎么就没想起来要通知大将军呢?说起来,太子妃虽然年纪小,瘦弱得像是吹口气就能飞走了,可是那眼睛盯着人看的时候,不自觉的就会按他说的去做,那气势简直和大将军差不多了。嗯,不愧是大将军的儿子,都是好样的。

房间里,蔺秋长出了一口气,在邢嬷嬷端来的热水里仔细洗了手,洗去了手上的血迹,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想了想,又握住蔺岳的一根手指,这才止住了手指的颤抖。

果然如他所想,那毒药毒性奇特,能让人在昏迷的同时,气管里产生大量的黏液,如果人是清醒的,可能用点力气就能把黏液给喷出去,可是偏偏人是昏迷状态,就只能任由黏液一点一点的将气管堵塞,最后让人窒息。刚才蔺秋切开了蔺岳的气管,将里面的黏液引出来,现在蔺岳的呼吸已经正常了。

看着蔺岳颈部包扎的棉纱布,邢嬷嬷和陈嬷嬷对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不管是邢嬷嬷还是陈嬷嬷,杀过的人大多死无全尸,剥皮、挖眼、下油锅、点天灯的不在少数,却从来没有想过这把喉咙都切开了,居然还能活着。都是外面那帮庸医无能,看把小公子给累的,手都抖了。

其实蔺秋到不是累,颈部血管密集,一不小心伤到血管,以现有的医学水平,几乎是必死的。虽然手术时因为精神高度集中,还能控制住,但手术完成后,一放松下来,再也无法克制的紧张和害怕一瞬间涌了出来。

众位将领和医师在外间等了近一个时辰,这才被告知蔺岳已经无碍,他们立刻推开守门的陈繁和秦瑜,呼啦啦的全跑了进来。

“这……少将军这是……”大家全愣了,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少将军的喉咙就受伤了?不过看少将军现在呼吸平稳,似乎又已经没事了。

武将们常年沙场拼杀,受伤是家常便饭,只要少将军能活下来,别的也不会多想。

只是那几个医师却兴奋的涨红了脸。

大梁国的医术最早源于神巫教的神巫,他们用草药为人治病,以此来吸收信徒。传说中神巫教的大神巫有一种医术,可将人开膛破肚,治疗草药无法医治的疾病。只可惜两百多年前,当时的皇帝不知道为了什么事,突然清剿了神巫教,不仅杀光了所有的神巫,还焚毁了神巫教的所有寺院。神巫教被灭,许多医术也就此消失。

大部分的世人或许已经忘了神巫教,可是在医师之中,没人能忘了神巫教,因为神巫教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医术。

几个医师目光热切的望着蔺秋,太子妃定是用那大神巫才会的医术,治疗了少将军,不知道太子妃肯不肯收徒呢?要不去求求大将军?

没等大家高兴多久,突然屋外传来阵阵喧哗,胡子停了两天的攻击后,再次来袭了。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亲留言要双更,因为今天母亲的一个老师来了,要住两天,虽然更新不断,双更就实在是……==!

等她走了,我会努力一两次双更的,不过经常双更就做不到了==!

谢谢16848066和会飞的鸟的地雷,老是献作者的吻有点闷了,要不让太子献吻一次?o(* ̄ ̄*)ブ( ̄e ̄*)

16848066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会飞的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王牌特工爆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