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4章

快乐大本营

就在蔺秋为了蔺岳受伤而担忧的时候大本营,梁熙也受伤了。

这天正好是外出砍柴的日子快乐,他早早的把虎头送到了乔二姐家,跟着队伍就出门了,因为今天风雪不大快乐,到山谷对面树林的时候还早,领头就让大家休息一下吃午饭。

梁熙坐在一个树桩子上正啃麦饼的时候大本营,突然见到树林里闪过一抹红色,他定睛去看大本营,居然是一只通体火红的狐狸。

不知道怎么的快乐,梁熙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个梦快乐,想起梦里的蔺秋一身红色喜服,对着他展露笑颜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来,向着那狐狸就追了过去。

后面有人喊了一句:“梁兄弟,你去哪里啊?你可别在这里乱跑大本营,这里有……”他这边还没说完大本营,就见梁熙“呼”的一声消失不见了。

梁熙自然不是消失了,而是掉进了一处裂缝里。这山大部分是石头快乐,石头被雨水雪水常年冲刷快乐,形成了不少峡谷和裂缝。下雪的时候,雪堆在上面看不出来,可是只要人走上去,就会掉进裂缝里。

梁熙掉下去的裂缝挺深大本营,好在裂缝有些倾斜大本营,他一路滑下去的,而且下面有不少树枝树叶垫底,又有厚厚的积雪,他只是崴伤了一只脚。

“梁兄弟快乐,你没事吧?”裂缝上面有人喊快乐,是同行的马匪。

“我没事大本营,就是把脚崴了。”梁熙单腿站起来向上看大本营,这裂缝大约有七八十米高,而且两边的石壁又陡又滑,他要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等着快乐,我去拿绳子。”上面的马匪也看不清楚下面快乐,喊着就去取绳子。

马匪们如果出去打劫大本营,身上是少不了绳子大本营,可是现在他们只是来砍柴,谁也不会带着粗重的大皮绳,只有捆柴禾的细麻绳,连接起来虽然足够长,可是却承受不了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如果合成两股,又不够长了。

“这可怎么办?”领头很头疼快乐,一边打发剩下的马匪先去砍柴快乐,一边想找些长的树枝或者树干,只是这里的树多是松树,要找一棵高大笔挺的真不容易。

眼看着就到回去的时间了,再不回去就只能在山里走夜路了,领头也没办法,只好对梁熙说,让他在下面呆一晚上,明日一早带绳子来救他。领头给梁熙留了半囊的烈酒、几张麦饼、两块马肉饼、一捆柴禾和一根火折,最后还把自己的大皮袍丢了下去。

梁熙看着身边满满腾腾的东西,虽然对一个人留下有些无奈,心里还是很感激的,尤其是最后那件大皮袍,领头把皮袍给了他,就只有里面的一件短袄了,这一路回去顶风冒雪的,千万别冷个好歹出来。

砍柴的队伍走了,梁熙坐在柴禾上,脱下靴子看了看自己的脚,只见脚踝上隆起一个鼓包,虽然疼得厉害但还能转动,应该是没有伤到骨头,这才放下心来。吃了半块麦饼,又喝两口烈酒暖了暖身子,清理了一块地方出来,打算一会儿天还没黑的时候就把火堆点上。

这裂缝下面还算平整,也比上面要宽,把树枝清理掉才发现下面全是碎石和沙砾,大约每年融雪后水流经这里,所以石头很光滑,把皮袍铺上睡觉也不算难受。

裂缝里光线昏暗,因为没有风,其实到不是很冷,不过梁熙还是把火堆点了起来。看着温暖的火光,梁熙总算是把心里的那一分不安压了下去。说起来,梁熙不过是一个刚满十九岁的大孩子,这样被留在荒郊野外的石缝里,也难免会有些不安。

然而让他更不安的却是第二天,他一直在裂缝里等到太阳西斜了,还是没有人来。

梁熙在裂缝底部不断的走来走去,又高声呼喊,可是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风呼啸而过的声音不时传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些马匪没来救自己,也很害怕,万一自己被抛弃了,等待他的只能是冻饿而死。

他试图爬上去,可是石壁实在是太过光滑,再加上他一只脚无法就力,爬了几米就支撑不住掉了下来。

梁熙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惊慌过,即使是那晚在树林的土坑里醒来,因为抱着走出树林就能回去的想法,并不觉得有什么害怕。可是现在,他却是陷入了一个绝境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不,也许并不是绝境。

看着向两边延伸的裂缝,梁熙披上皮袍,扎了一根火把,扶着石壁一瘸一拐的向往下延伸的那边走去。不能傻等了,麦饼和马肉饼都只剩下最后一块,如果再没人来,他就只能等死,不想等死就必须自救。

裂缝的底部有些地方挺宽阔,足够四五个人并行,有些地方却很窄,需要侧过身子才能勉强挤过去。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好在地上不缺树枝,过夜的火堆和明天继续探路的火把都不成问题。

只是麦饼却必须省着吃,否则万一明天还出不去,他就要饿着肚子行路了。梁熙掰下一小块麦饼,一点一点的咬到嘴里,细细的咀嚼了许久才咽下去。

突然他想起在边军时的一件事。

那时候在蔺柏的算计下,边军上下一起整治梁熙,每天把他操练得象死狗一样,免得他老去找大将军的麻烦。

有一天梁熙回营房的时候,遇到蔺岳和几个将领,正好是开饭的时候,他们一人拿了两块麦饼,一边吃一边走。

蔺岳的嗓门大,梁熙大老远就听见他说:“嘿,今天的麦饼可真香,吃了两天稀的,肚子里都能听到水响,这可算是有顿干的了。”

梁熙不太明白他的话,可有一句听懂了,那麦饼很香!其实梁熙即使在军营里,他的伙食还是由带来的两个厨子负责,并没有被克扣。只是这北疆之地毕竟不能和京城繁华相比,不说没有鱼虾,就是蔬菜的品种也少,肉食更是只有羊肉,烹调得再好吃,吃多了也得腻。

那几天梁熙正因为自己爱吃的一种碧晶米吃完了,京城还没把新的运来而生气,听到有麦饼好吃,立刻凑过去从蔺岳手里抢了一张麦饼。蔺岳是凶猛,那也只是对着胡子和不好好操练的兵卒,绝对不会因为一块麦饼被抢而发火。

可是梁熙只啃了一口就把麦饼丢在地上,捂着嘴巴直瞪眼,没油没盐没馅料的麦饼象石头一样,硬得直硌牙。

蔺岳一开始的确是没有发火,可是当他看到麦饼被丢在地上,梁熙还企图用脚踢开时,立刻大巴掌一挥,梁熙擦着地面就倒飞出去三十多米。弯腰捡起地上的麦饼拍了拍,蔺岳看了看周围几个一脸愤怒的将领,沉声说:“边军的责任是什么?”

几个将领几乎条件反射般的挺直脊梁,大声说:“保家卫国!”

蔺岳咬了一口麦饼,点点头说:“对。”

几个将领一愣,立刻明白过来,少将军这是在说,即使这是个皇子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守卫北疆是为了保家卫国,护卫大梁国的百姓,所以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鄙夷的看了一眼梁熙,将领们头也不回的跟着蔺岳走了。

蔺岳毕竟还是顾忌着他的皇子身份,没有把梁熙摔伤,可是梁熙还是气得半死,他擦着地面倒飞,不仅外袍被磨了个大洞,就连裤子也破得露了肉,他不得不捂住屁|股一路狂奔回去。

那之后梁熙和蔺岳就结下了仇,当然,是梁熙单方面的,他用尽一切方法捉弄蔺岳,包括在蔺岳的马屁|股上画乌龟,堵着鼻子弄来粪水倒在蔺岳的营房旁边,乘蔺岳不在把蚯蚓丢到他的床上……等等等等。

现在想起来,当初的自己真的好愚蠢。

梁熙只吃了不到四分之一个麦饼,就把它小心的收回怀里,没有经历过饥饿,永远不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尤其是在冬天,饥寒交迫会让人从心底感到恐慌。

“回去得向蔺岳道歉。”梁熙看着火堆,低声的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饥饿是这么可怕,我不知道食物是这么重要,我不该把那张麦饼随意的丢弃,更不该因为你的教训而给你捣乱。

“蔺岳应该会原谅我的,他是秋儿的二哥,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梁熙用皮袍裹住自己,躺在火堆旁自言自语,似乎这样就能减少心底的恐惧。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想道歉的蔺岳这时候正在生死边缘挣扎着。

胡子射中他的毒箭已经被拔了出来,伤口不大,流出来的血液也是鲜红色的,可是蔺岳一直昏迷不醒,而且呼吸越来越急促,周围的几个医师甚至能听到仿佛呼哨一样的声音。

蔺秋的车驾停在蔺岳的营房前面,早有几个将领等在门口。

“见过太子妃。”几个将领见他下车,立刻恭敬行礼,不只是因为他是太子妃,更因为他是大将军的儿子,少将军的弟弟。

“我二哥在何处?”蔺秋开口就问蔺岳。

几个将领连忙把他引到房中,就见里面一阵的鸡飞狗跳,蔺岳的亲兵正举着一把椅子要砸那几个医师。

“顺子,怎么回事?”几个将领连忙过去拦着。

那亲兵两眼通红的吼道:“这帮庸医……这帮庸医居然说少将军救不活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开了v之后,一整天都特别忐忑不安,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只有真心喜欢这文章的人,才会留下来。

今天回来一看,发现好多亲都留了下来,不仅留言支持,还有亲丢炸弹恭喜,真的好开心,(づ ̄3 ̄)づ爱你们~!

*...*...*...*

谢谢妖孽哪里跑的剧外

太子:秋儿,别担心。二哥会好起来的,快来我怀里,别把你冻到了(眼中泛光,嘴角微翘,手一伸就将人抱住了)

谢谢亲的剧外,想来梁熙一定会特别感激~!他都想了好久了,其实你才是亲娘吧..._(:3∠)_

*...*...*...*...*

谢谢会飞的鸟,妖孽哪里跑,d送的炸弹,(づ ̄3 ̄)づ谢谢一直的支持~!

会飞的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会飞的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妖孽哪里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d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快乐大本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