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2章

天猫网百度

“太子妃可有提前发现敌踪,或者将敌人挡于城墙之外的方法?”

蔺秋停下脚步百度,看着他没有说话。

陈繁立刻把边关遇到的问题说了一遍,然后说:“据报胡子此次人数超过四十万,而我边关将士不过三十余万,还要分兵守卫其他隘口。如果能提前知道胡子偷袭,凭借隘口天险,尚能勉强抵挡胡子,现在胡子借风雪偷袭,每每得手,长此以往不堪设想……”

蔺秋安静的等他说完百度,才说:“县下九湾乡有高姓人家,掘井时有黑水涌出百度,颇似淳漆,然之如麻,但烟甚浓,所沾幄幕皆黑。”

陈繁听得有些发愣,不明白蔺秋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蔺秋停了一下百度,又说:“将黑水倒入护城河百度,胡子来时只需要投一根火把即可。”

听了他的话,陈繁一脸的震惊,这困扰了边关无数年的问题,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被解决了?旁边的邢嬷嬷却是兴奋得双手直搓,不知道火烧胡子的滋味如何?

蔺秋看陈繁没说话百度,转身就走。

陈繁急忙说:“太子妃,属下要离开两天,还请太子妃准假。”

蔺秋头也没回的说了声“准”。

不及回客栈,陈繁去县衙后面牵了匹马,不顾天色已经漆黑,用布巾蒙了口鼻,顶着风雪向着边关飞奔而去。蔺柏所守的隘口距离北陌县最近,陈繁当夜就赶到了隘口,将蔺秋的主意告诉了蔺柏。

蔺柏听说是自家小弟想出来的主意,也是一脸惊讶,他一边派人告知大将军,一边在心里懊恼,这御敌的好东西居然就写在县志里,自己怎么就没想过去看看呢?

他不是现代人,没听过“知识就是力量”,所以这真的不能怪他,。

军队里办事快如闪电,第二日已经有五百多骑兵赶到了北陌县下的九湾乡,将家中挖出黑水的高姓人家层层围了起来,封住的井被挖开,黑水注入骑兵带来的木桶里运走,木桶不大,原本是装御寒的烈酒的,一匹马带上两桶不成问题。

其实,这黑水就是原油。要在现代社会,家中挖井都能挖出原油,那人家肯定乐晕了,以后完全可以天天躺家里,数钱数到手抽筋。可是在这里,却是一家人缩在堂屋里瑟瑟发抖,看着进进出出的军汉,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看到明天的日出。

好在陈繁安排好挖井和运送黑水的事宜,来到堂屋向这家人说明,后院的黑水对抵御胡子有大用,希望能购买他家的房子。

自从梁熙失踪,蔺秋接掌县令之后,跑外勤的事情都是陈繁在做,九湾乡他也来过,这家人也见过这个这个陈师爷,听他说不仅会给一笔钱,还会在县城里给他家一套房子,立刻就答应了,家里的两个儿子还很兴奋的表示,希望能加入边军。

这又是两个被《木兰辞》吸引的热血年轻人。

当第一批黑水运到边关大营,胡子已经退去,蔺柏一边擦着长刀上的血迹,一边眯着眼睛笑了,甚至开始期待明日胡子来袭。

他身边的将领齐刷刷的打了个寒战,天气已经够冷的了,少将军还要笑成这样,太渗人了,得去喝两口酒壮壮胆……咳咳,是暖暖身子。

蔺柏瞥了他们一眼,转身向自己的住地走去,得给父亲写封信,这份大功劳是自家小弟的,谁也别想抢了去。嗯,陈家那个小子也不错,顶风冒雪的赶来报信,到时候也得提一下。

一夜之间能运送的黑水毕竟不多,分到几个隘口,每个隘口所得就更少了,不过到也不指望这些黑水能烧死多少胡子,只要能在胡子攻城的时候稍加阻挡即可。

第二日胡子果然又来了,只是这次却是同时攻打四个隘口。

之前几日的战斗,胡子大致已经知道每个隘口的兵力,基本上推算出最大的那个隘口的兵力,这次再来,其余三处全是佯攻,主力放在了蔺敛所在的隘口处。

蔺敛天不亮就醒了,从昨夜开始他就一直眼皮直跳,这是长久以来在战场上锻炼出来的,遇到危险,或者大战之前,他的眼皮就会乱跳。

天气太过寒冷,他也没穿盔甲,否则不小心摸到就会撕下一层皮来。拿起自己的长刀,用布细细的擦了一遍,神情肃穆又庄重。这刀是他家祖传的宝刀,比普通长刀要长一尺多,从他十六岁开始一直陪伴着他,对他来说,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件武器,而是他的同伴,他的亲人。

“老伙计,你今天又要开张了。”蔺敛语气温和的说着,站起来刀锋斜劈,寒光过处,案上的一盏茶杯没有动,茶水却从茶杯中间“哗”的泄了出来,又是“叮”的一声,茶杯从腰部分成了两半,一个瓷圈落到了案上。

门外突然传来阵阵喧哗声,蔺敛两眼一眯,还刀入鞘,拿过旁边的皮袍随意的披在身上就走了出去。

鹅毛大的雪片被大风吹得满天打转,一个传令兵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在风中大吼道:“大将军,胡子来袭。”

其实,不用他说,蔺敛也看到城墙外的火光和黑烟,几乎映红了天上飞舞的雪片。

没人想到黑水燃烧起来能有如此大火,大风雪中,守城的士兵只勉强能看到一条长长的云梯架上墙头,立刻把火盆里的一根柴火丢下城墙,只听“轰”的一声,不仅城墙下的胡子,就是已经爬了一半的胡子都被腾起的火焰烧得哇哇大叫。

胡子身上的皮衣皮帽,几乎是一点就燃,云梯上的胡子忍不住用手拍打着身上的火,抓不住云梯全跌了下去,可是城下的护城河冰面上全是黑水,只要沾上一点,身上的火焰就怎么也扑不灭了。

正向前冲的胡子们全傻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恐惧,这一定是地狱里的火焰!只有地狱里的火焰才是扑不灭的!

“嗖嗖嗖”正在城墙上的将领立刻指挥着守军放箭,火光里每个胡子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时候不多杀几个还等什么时候!杀!

等蔺敛提着长刀来到城墙上,二十米宽的护城河上火焰已经小了一些,毕竟只有三十几桶的黑水,平摊到护城河面上实在不多。不过,蔺敛也没指望靠火来御敌,只要能阻拦一段时间,让他能布置好防御已经足够了。

只是,今天他已经不用再布置防御了,因为胡子们被那突然冒出来的大火吓坏了,不管不顾的全都向后跑,简直就是乱成了一堆,甚至彼此撞得倒地不起的都有。

“啧”,蔺敛拍了拍手里的长刀,要不是这鬼天气,他肯定派兵冲出关去,这种时候可是趁乱杀敌的好时机啊。

他在这里郁闷,蔺岳却不想有这个遗憾。

看到胡子们被腾起的烈焰烧得吱哇乱叫,蔺岳在城头乐得哈哈大笑,可是等发现胡子居然开始逃跑,蔺岳立刻就不高兴了。

这段时间,他每天都能杀两三百个胡子,正爽着呢,现在这些胡子被火一烧全跑了,万一不回来了可怎么办?他的斧子今天可还没开张呢。

眼看胡子越跑越远,蔺岳大喊一声就从城墙上跳了下去,这城墙有二十多米高,即使是他直接落地也会受伤,不过旁边还有没烧完的云梯,他在云梯上借了两次力,落在一处没有火焰的地方,挥舞着两把斧子哇呀呀的就向胡子冲了过去。

“少将军又跳下去了!”守军有人大叫了起来。

“又跳了?”

“怎么办?”

“得,开门冲出去呗……”

从这些对话可以看出,蔺岳绝对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蔺敛有时候也觉得很奇怪,自己绝对不缺脑子,长子蔺柏也是个聪明的,怎么到了蔺岳这里就变了呢?蔺岳是那种绝对的一根筋,认定了的事情,别说十头牛,就是一百头牛也拉不回来。而且他的速度还快得吓人,等你想到该拦着他的时候,他已经把事情做完了。

可是就这样的一根筋,蔺岳从军十年,却未尝一败,甚至连受伤都很少。要知道,即使是被称为大梁保护神的蔺敛,也曾有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时候,真不知道该说蔺岳武艺高强,还是老天爷保佑。

不过今天老天爷或许是出门了,就在蔺岳追上逃跑的胡子,砍得正高兴的时候,一支长箭从斜刺里射过来,他冷哼一声,斧子随意的一挡,长箭被带得一歪,射中了他身后的一个胡子兵。没等他转身,那个方向突然向他射出了九枝长箭,仿佛在空中织成了一张大网将他整个人罩了起来。

“九诛箭”!

蔺岳的瞳孔猛地收缩,这种箭法早就失传了,蔺岳也只是听过而已,此箭法名为九诛,实则是九九八十一支箭接连不断的射出,每次九支将上下左右的路全部封死,从来没有人能从这种密集的箭阵里逃脱。

身体飞快的旋转起来,蔺岳挥舞着双斧把自己整个人都笼罩起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银球,箭支根本无法穿透。

只是蔺岳的身形实在太过高大,他的双斧总有地方无法完全保护,一支长箭“嗖”的一声射中了他的左小腿。蔺岳身形一滞,一支长箭已经穿过双斧的保护,从他的肋下直入身体。

天猫网百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