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1章

唯爱的英文

胡国大军早就集结好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攻城英文,直到今天凌晨英文,乘着天黑和由北而来的大风雪,突然同时对边关的三处隘口发起了攻击。

大梁国北边只有四处隘口建在平地上,别处有高山密林,胡子基本上都是骑兵,攻击极为不方便爱的,所以蔺敛把主力都放在了这四处平地的隘口上,他自守一处爱的,蔺柏和蔺岳各守一处,还有一处的守将周狂也是跟随蔺敛多年的一个老将。

这次胡子攻击的三处隘口,正好是蔺柏、蔺岳和周狂所守卫的。

因为风雪实在太大爱的,站在隘口上五米之外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所以胡国的军队发起攻击的时候爱的,许多人还在睡梦中,直到云梯推到城墙上了,警钟才被敲响。幸好这些日子为了防备胡国的突然袭击,所有的守将都是睡在城墙上的避风塔里,所以胡子的突袭只是让守军乱了一下,在守将的指挥下很快恢复了镇定。

因为事前准备不足英文,许多战前就准备好的物资英文,如滚油、火箭一类的全都用不上,一开战就直接进入了白刃战。蔺岳和周狂都是有名的猛将,蔺柏虽然没有天生神力,却也是自幼习武之人,对付一般的兵卒完全没问题。守将的勇猛给守军的不仅仅是信心,还有希望,胜利的希望,活下去的希望。

战争是残酷的爱的,每一道刀光都有可能带走一条生命爱的,双方都在为了活下去而拼尽全力,飞溅的鲜血很快就把隘口上的白雪染红。无数的胡子爬上了城墙,又被抛尸城下,无数的守军倒下,可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哪怕趴在地上也要抱住身边的胡子,扳倒他,再用靴筒里的短刀插入他的心口。

“杀!”蔺柏大吼着砍下了一个胡子百户的头颅英文,身上的白袍已经赤红。

“啊啊啊……”蔺岳的双斧在身边旋转爱的,两个胡子被他砸得倒飞下城墙。

“去死吧,胡子!我操|你奶奶的!”周狂的声音在风雪中传遍了整个隘口。

无数的守军跟着他们一起高喊着杀敌,誓要将这些侵略者挡在城墙外,因为他们的身后就是大梁国,那里有他们的家人,有他们世代生活的土地,绝对不允许这些侵略者进去耀武扬威的劫掠和杀戮。

战争从凌晨一直持续到正午,蔺敛早就收到了战报,可是他并没有给三处隘口增兵,因为他所守的隘口是最宽的一处,也是地势最容易攻打的一处,可是到现在为止,连一个胡子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他怀疑胡子的大军真正要攻击的正是这里。

午后风雪稍霁,胡子没有继续攻击,而是鸣金收兵了。

几处隘口也开始收拢伤员,整备物资,预防下一次的攻击。

战后粗略统计,这一上午的战事,共斩杀胡子五千六百余人,其中千户一名,百户十余。只是因为一开始准备不足,守军的伤亡同样巨大,死亡三千九百余人,重伤一千四百余人,另有轻伤无数。

一些受伤没办法撤退的胡子,被三个守将推到城墙上,一刀一个全砍了丢下城墙,这是边关大营的惯例,即便是投降的胡子也绝不手软。只有朝堂上的那些官老爷才会嚷嚷着“有伤天和”,在边军看来,胡子不把大梁国的人当人看,他们也把胡子当畜牲看,这叫有来有往。

边关的战事很快就传到了北陌县,蔺秋让主簿把胡子被打退的消息发布在第二天的报纸上。

这已经是《北陌报》的第二期了。

第一期的《北陌报》,因为一时找不到太多的文章,蔺秋亲自操刀,默写了一篇《木兰词》,又给京城的福满银楼做了一个广告,广告上还画了一个发簪的图样。虽然因为油墨的调制比例有问题,一摸就一手黑,再加上纸质不好,稍一用力就会裂开,可是用现代的话来说,《北陌报》火了。

先是大众最关心的边关战事,几位守将的简介,尤其是蔺敛大将军的传奇故事,让民众顿时有了信心,是啊,蔺敛大将军可是我们大梁国的守护神呢!有他在,胡子从哪里来就得滚回哪里去。

然后是之前养济院的事情,按蔺秋的吩咐,没做任何掩饰的全盘托出。养济院的管事是胡国奸细,躲藏在北陌县偷运粮食和人口去草原。官府中的确有败类,不过现在已经全被查出,下了大狱。虽然没有做掩饰,可是通过文后的引导,民众开始注意身边是否还有胡国探子,每天都有人到县衙报告有疑点的人,结果就是世家派来的探子全被查出来了。

主簿写的京城游记,教谕写的劝学书,都反响不错,连福满银楼的广告也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目光,不过引起最多话题的却是那篇《木兰词》。

虽然是默写,蔺秋还是把里面的一些名称给改了,比如黄河改成了北疆的黑河,关山改成了不远的北山……他原本只是想着这样比较方便理解,可是民众却热血沸腾了,这分明就是一个女扮男装打胡子的故事啊,连女子都为国而战,我们这些男子怎么能在胡子来的时候逃跑?!

不仅不能逃跑,我们也要打胡子!否则连女子都比不上了!

《北陌报》第一期只刊印了一百份,分别贴在城门、衙门口和各大酒楼、茶馆、药铺、书店等门口,结果第二天除了城门口还留着,连衙门口的那份都被人拿走了。

当天就有人到兵役处询问,第二天城里的驻军地就围满了要当兵的年轻汉子,再后来满腔热血的年轻人干脆结伴去边关大营,打算加入守军杀胡子去,最奇的是,居然还有家中的老人亲自相送,告别的话也很耐人寻味。

“我儿去到边关,一定要多杀几个胡子,也好娶个花木兰那样的好媳妇。”

旁边听到此话的县尉一脸的不可思议,就算是去到边关当了兵,不训练上半年根本不可能上战场。还有这位大爷,你送儿子去战场杀胡子,就是为了娶媳妇?

别管那些去边关的汉子是单纯的热血,还是想法奇葩,只北陌一个县就有近千人前往边关大营,后来这篇文章在北疆诸县流传开,边关大营每天都有源源不绝的青壮前来应征。

蔺敛知道这事之后,忍不住对着手下的将领得瑟道:“嘿,我儿子,各个都是好样的。”

只有蔺岳挠了挠头,说:“花木兰是谁?难道比我媳妇还厉害?她可是杀过好多胡子,做了千户的。”好吧,这位和很多人一样,把故事当真了。

话题扯远了,现在回来继续说边关战事。

一连三天,胡子每天都会在风雪最大的时候攻城,然后留下几千尸体退回去,守军疲惫不堪,却丝毫不敢放松。

斥候报告,从胡子的营帐数量推断,这次胡国出兵超过四十万,可是每日攻打隘口的数量只有不到五万,剩下的三十多万人在做什么?他们的最终目标到底是哪里?

“这帮狗|日的胡子,每天都要折腾老子两个时辰,老子迟早要把他们的卵|蛋全捏碎了。”蔺柏手下的一个千户坐在火盆旁,一边啃着冷硬的麦饼,一边破口大骂。

虽然边军常年驻守北疆,可是在风雪中始终没有胡子习惯,耗费的力气也比胡子更多。为了守军不至于力竭,下面的兵卒必须经常轮换,可是将领就没有这个福利了。

蔺柏、蔺岳、周狂已经连续几天没下过城墙了,不仅白天要战斗,要安排轮班的守卫,检查装备和物资,半夜还要巡夜,并随时随地的激励守军,鼓舞士气。跟随他们的将领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不像他们三个那么操劳,也是疲累得不行,全都对胡子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冲出去杀光他们。

蔺柏站在城墙上,看着退去的胡子微微的皱眉。

隘口越是狭小,攻击的时候能一次冲上前的人就越少,对防守方也越有利,可是即使这样,这三天下来,双方的伤亡数基本是一样的。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大雪阻挡了视线,没办法提前发现胡子的行踪,等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都开始爬云梯了。另一方面是边军是从各地征召的,很多人不适应这寒冷的天气。

第二点没办法,可是第一点能不能想个办法呢?如果能提前发现胡子,或者让他们在爬云梯之前被阻挡一下,让守军有时间熬制滚油,准备弓箭……春夏秋季还有护城河可用,可是现在护城河水都结冰了,有也和没有一样了。

几乎就在蔺柏皱眉的同时,陈繁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陈繁在边军四年,也曾在冬季与胡子打过仗,非常了解守军在冬天里会遇到的问题,可是长久以来一直没想出该如何解决。

这三天的战事详情,陈繁从自己的渠道知道得一清二楚,看到每天的伤亡数字,他都恨得直咬牙,里面有多少人曾和他一起策马驰骋?有多少人曾和他一起并肩战斗?他很想回边关大营,可是就算他回去也无法改变战事,就像他无法改变这越来越大的风雪。

处理完手中最后一本文书,陈繁起身准备回客栈休息。

路过县令的厢房时,正好遇到蔺秋从里面出来,陈繁行了个礼,打算请他先行,心中不知怎的突然一动,口中已经说了出来。

“太子妃可有提前发现敌踪,或者将敌人挡于城墙之外的方法?”

唯爱的英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