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0章

赚钱吗

梁熙在做梦。

有两个老宫人在他耳边叨叨咕咕的说个没完,他很不耐烦的让她们别说了赚钱,可是她们却说:“太子殿下赚钱,这是你洞房花烛夜必须知道的。”

梁熙奇怪的问:“洞房花烛?和谁啊?”

老宫人指着他身后说:“当然是太子妃啊。”

梁熙一回头,只见蔺秋穿着大婚时的喜服,坐在铺了大红喜被的床上看着他。

“秋儿。”梁熙隐约的知道这只是梦中,可是看到蔺秋还是让他满心欢喜。

蔺秋抬起头看着他,漆黑的眸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

梁熙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对他说赚钱,可是脑子里晕晕乎乎的,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一层一层的红纱帐落了下来,龙凤烛的烛光摇曳,蔺秋拉着他的手慢慢的倒在床上,如墨的长发散在红色的锦被上。

“秋……秋儿……”梁熙突然感到很紧张赚钱,心跳得仿佛怀里揣了一只狂暴的青蛙。

蔺秋突然笑了,浅粉色的嘴唇微微向上勾,又大又圆的双眼微微眯起,只一瞬间,他整个人突然爆发出足以魅惑人心的吸引力,仿佛成千上万朵锦兰花同时盛开般震撼人心的美丽。

梁熙只觉得呼吸困难、口干舌燥,他看着蔺秋,脑子里却猛的想到了两个老宫人教他的东西,他几乎立刻就涨红了脸,可是看到蔺秋那微微开启的双唇,还是忍不住吻了上去……

“啪”的一声重击,梁熙“嗷”的叫着跳了起来,泪流满面的捂着自己的鼻子,恶狠狠的扭头一看,只见虎头不知道怎的,在床上横了过来,一只穿着毛皮小鞋的脚丫子伸在梁熙的枕头上,想来正是把梁熙从梦中踢醒的罪魁祸首。

梁熙站在床前运了半天的气,在“把这小混蛋丢出去”和“把他狠揍一顿”之间犹豫了许久,最终把虎头摆放好,重新躺了回去,只是……

他用手在裤裆里摸了一把,看着手指上那黏渍渍的东西,整个人都红了个透,想到梦里蔺秋那惊人的美丽,他搂住枕头在床上连打了几个滚,不住的发出“呵呵”的傻笑声。

“这娶媳妇可是有讲究的。”孙麻子坐在一群汉子中间,得意洋洋的说:“这娶妻娶贤,媳妇丑不怕,但要对自己好,热汤热饭热炕头,温柔贤惠比啥都好。一不小心娶了我媳妇那样的也行,虽然漂亮,可就那性格也没别人敢招惹。最怕的是娶了个又漂亮、又贤惠、又能干的媳妇……”

旁边立刻就有人反驳他:“那么好的媳妇求都求不到,还怕个啥?”

孙麻子“嘿”了一声,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你也知道那么好的媳妇求都求不到啊?象我媳妇那样的,就算有人动了心,也不过是睡上几次,没谁想搬回家去,谁想回了家还找不自在啊?可要是碰到漂亮再贤惠的,难道你不想弄回自己家里去?再贤惠的女人也顶不住狂蜂浪蝶啊。”

马匪里可没有贞洁烈妇那一套,去草原打劫的时候,媳妇在家里和谁好都没问题,只要回来的时候,媳妇陪着自己睡就行了。

梁熙一边啃着麦饼,一边拿着小碗喂虎头喝羊奶,听到孙麻子的话有些嗤之以鼻,又有些担心。

蔺秋的好有眼睛的人都看得见,虽然知道蔺秋对自己关心倍至,可是他到底有多喜欢自己?万一遇到那死缠烂打的人,会不会……不,不,蔺秋一向只对自己好,从没见过他关心别人,想来是只喜欢自己一个,可是万一新遇到一个不要脸的……

梁熙所担心的也不是毫无道理,只不过不是新遇到一个,而是个旧人。

蔺秋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说话,这人不止一次的出现在他的梦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只有模糊的画面,仿佛有人在刻意的阻拦他去看清楚。

伍清钰一派淡然的坐在椅子上,心里却是惊疑不定,眼前这个太子妃的确是蔺秋无疑,可是他看自己的眼神却是陌生的。

他用了半年的时间布置,通过层层的引荐才当上了蔺秋的先生,那时候的蔺秋每日只能呆在房中,难得见到一个外人,家中除了母亲和两位嫂嫂,就只有嬷嬷和使唤的丫鬟。在周围全是女性的环境里长大,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外表俊美,又气质优雅的男性,自然是极为亲近。

伍清钰是个有名的才子,尤其擅长丹青,几乎所有的名媛贵妇都以拥有他的丹青为荣。蔺秋跟他学画,时间长了,那种亲近变成崇拜,又从崇拜变成了一种憧憬,虽然因为蔺秋年纪幼小尚不自知,经历颇多的伍清钰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原本秦慕天派伍清钰接近蔺秋,是为了打探蔺敛的一些情报,谁知道梁洪烈为了易尘长老的一番话,要太子娶蔺秋为妃。秦慕天立刻下令让伍清钰毒杀蔺秋,只要蔺秋死在了皇宫里,凭蔺敛对幼子的宠爱,肯定对皇上心有怨恨,到时候要策反蔺敛简直易如反掌。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蔺敛不反,梁洪烈也得防备蔺敛,秦慕天同样有文章可做。

伍清钰虽然觉得蔺秋有点可怜,可是他更狠毒的事情都做过,又怎么会在意这么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孩。他用了心机骗开蔺秋身边的嬷嬷,把蔺秋带到蔺府后花园的桃树下,对他说,如果他不想嫁给太子,可以带他逃跑。

蔺秋原本就对自己要嫁给太子而伤心,听到一直憧憬着的先生这么说,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伍清钰给了他一个小瓷瓶,告诉他里面是假死药,只要蔺秋吃下去就会呈现出假死的样子,到时候他再将蔺秋偷出来,喂他吃下解药就能带他一起离开了。

这番话漏洞百出,可是满心欢喜的蔺秋却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回去后伍清钰就一直在等蔺秋的死讯,可是这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的过去,转眼都半年多了,虽然宫里传出太子妃中了锦兰千香散的消息,可是他不仅没死,还设计出水车、梯田,引得大梁国一片赞誉。而且有不少传言,说太子和太子妃感情极好,让伍清钰在懊恼任务失败的同时,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意。

这次自荐前来,一方面固然是为了探查天龙魄的所在,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来看看蔺秋,看看这个一直对自己有着隐晦爱慕之心的弟子。

“半年未见,秋儿的气色似乎好了许多,为师深感欣慰啊。”伍清钰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衬着他俊美的容颜仿佛嫡仙一般出尘。

蔺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到漂亮,有人类的容颜漂亮得过电脑人物吗?而且,蔺秋本能的感到面前这个人的笑容好假,虽然他脸上的每一条肌肉都在表现出欢喜,可是他的眼底却没有温度,带着阴暗的算计。

刘嬷嬷不在,蔺秋身边跟着的是邢嬷嬷,最近她联系以前的伙计,还真被她找到了一个,据那人说,别的伙计大多加入了马匪,也有的回乡了。只是因为风雪太大,没办法联系更多的人,让她很是郁闷,这几天看谁都带着火,尤其是面前的伍先生,以前就看他不顺眼,一个大男人长得像个娘们,拿个茶杯还翘兰花指,什么东西!嗯,不能给他翘兰花指的机会!

如果让京城里那些爱慕伍清钰的名媛们知道,他在太子妃面前,不仅受到冷遇,连杯茶都没有,不知道得多气恼,可是蔺秋对梁熙以外的人从不关心,哪里会给他倒茶,至于邢嬷嬷,不把伍清钰拍晕了拖到厨房去,那是因为她怕吓着自家小公子,否则这种细皮嫩肉的小白脸可是她最喜欢的宵夜。

“为师前段时间正好来北疆游历,听闻太子殿下来北陌县出任县令,所以专程前来看望秋儿,顺便拜见太子殿下,不知道太子殿下可在?”伍清钰见蔺秋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开始怀疑当初的计划是否被他知晓了,虽然早就想好了说辞,可终究还是惴惴不安。

“太子不在。”听伍清钰提到梁熙,蔺秋终于说话了。他到没想着要隐瞒什么,只是习惯的用最少的字来表达。

伍清钰心想果然如此,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说:“那可真是不巧,太子可是出城办事了?不知道何时能回来,我到时候再来拜会。”

蔺秋看着他,说:“不是,不知道。”

伍清钰脸上一僵,几乎维持不住笑容,他想去旁边的几上拿茶杯遮掩一下,这才发现根本没茶,连忙咳嗽了一声,说:“秋儿还是象以前一样,言简而意赅啊。”

蔺秋想了想,突然说:“你在桃花树下说过什么?”

原本蔺秋只是想到梦里的情景,所以随口就问了出来,可是这话听到伍清钰耳里却如惊雷一般,他不知道蔺秋是以什么心态来问自己,是质问还是怀疑?他有些后悔自己来这一趟。

这样一想,伍清钰顿时左如针毡,强笑道:“为师在桃花树下说的话,难道秋儿忘了吗?”

蔺秋没说话,他不是忘了,他是根本没听见。

见蔺秋不说话,伍清钰更加不敢说话,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对望着,许久,直到县尉来求见,伍清钰才急忙告辞而去。

邢嬷嬷看这他的背影,微微眯起了双眼。

县尉进屋不及行礼,一脸焦急的说:“太子妃,边关打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开v,大概会有一些倒v章节,具体几章还要看编辑大人,看过的亲就可以不用买了。

为防止万一,大家可以先点那个【下载】保存一下^_^

希望各位亲还能继续支持叶子~!

赚钱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