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8章

甲醇气化燃烧器

梁熙在马匪的寨子里砍柴,皇帝的密旨和新护卫秦瑜前后脚到了北陌县。

“太子妃接掌北陌县令甲醇,候太子归来。”

蔺柏把密旨看了一遍又一遍气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好使。

皇上这是要把太子失踪的消息压下来吗?“候太子归来”这几个字实在太轻飘飘了,甚至让人怀疑,太子失踪根本就是安排好的。可是从他一路追查得来的线索,太子的确是走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想不通,不过从这密旨来看甲醇,皇上似乎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无论如何,这是个好消息。

没等蔺柏放下心来气化,边关传书让他立刻回去,胡国的军队已经向边境集结,似乎有意攻打大梁国。

“胡子疯了吗?居然选大雪季打仗。”听到消息,苏烨忍不住骂了起来。

蔺柏摇了摇头说:“胡子当然没疯,大雪季虽然攻打不易,防守同样不容易。而且今年特别的冷,大雪季也比往年早气化,胡子如果不来打大梁气化,这个冬季也没有足够的粮食。”说完他看了一眼蔺秋,又说:“有一件事还需要麻烦舅舅,就是西边的那条密道,大战在即,我怕是分不了太多的兵在此守卫。”

苏烨点了点头甲醇,说:“你不说我也会亲自去办甲醇,只要胡子来了,绝对有来无回。”

蔺柏又向李太傅和陈繁告辞燃烧器,并请他们照顾蔺秋。

对于密旨,李太傅他们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却也如释重负,能活着没人想去死,至于“候太子归来”,想来是皇上派了人去营救太子……吧?

最后蔺柏让众人退下燃烧器,屋里只留下了蔺秋和刘嬷嬷燃烧器,他走到蔺秋面前蹲下,取出一块银牌放在他手里,说:“这边虽然离边关有些距离,又有高山和密林的屏障,可难保不会有小队的胡子翻山而过,我留下一千兵卒,加上县里原本的两千人,即使有那不要命的胡子来,也可抵挡一段时间,如果有大队人马前来,你就让人带着这令牌去大营报信,我半日就能带人前来。”

蔺秋看着手里的银牌“嗯”了一声。

蔺柏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刘嬷嬷燃烧器,见她垂着双目燃烧器,只关心的看着蔺秋,对旁的毫不在意的模样,不由的皱起眉头,但想了想却没有说什么,告辞而去。

因为养济院的事,县丞、典吏和一半以上的吏员都下了监狱,这么大的事情必须先上报郡衙,再由郡衙上报朝廷,下面的吏员可以在当地招,县丞、典吏却需要朝廷任命,只是这一来一往需时颇多。

“无妨。”蔺秋说完这两个字就坐在自己的小桌前燃烧器,拿起桌上的条呈一一处理起来燃烧器,并再一次用他那飞快的阅读能力震惊了所有人。

刘嬷嬷有些得意的扫了一圈,除了李太傅和陈繁还好一些,县尉、主簿、教谕等人全都瞪大了双眼。

这还不算燃烧器,等条呈取回的时候燃烧器,教谕看着蔺秋写在条呈上的字,几乎看傻了眼,与官场所流行的那种华丽、飘逸的字体完全不同,蔺秋的字朴实、清晰、工整,是他从没见过的字体。如果他向蔺秋请教一下,蔺秋会告诉他这是“仿宋_gb2312”。

好吧,这就是路人甲所在的那个游戏里用的基本字体,虽然也有别的字体可供选择,蔺秋还是本能的选择了这个最习惯的字体。

一个县令要管理的事情又多又杂燃烧器,不过大多数的事情都是有章可寻的燃烧器,蔺秋用了三天时间把所有的宗卷全都“扫描”了一遍,处理起各种事件自然是得心应手。

对于前县令是太子,这个消息已经全县衙的人都知道了。至于太子失踪,这个消息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只是谁都不敢说出来。太子在北陌县失踪,只要说出来,每个人都要吃挂落,轻则丢饭碗,重则掉脑袋。

现在的县令是太子妃燃烧器,虽然大梁国有后宫不得干政的规矩燃烧器,可是全县上下却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不说太子妃的身份在那里,就是县城里多出的那一千兵卒也不是摆着好玩的。

让许多人花费口舌谈论的却是太子妃身边的人。

老文书(李太傅)燃烧器,老嬷嬷燃烧器,年纪相差极大的护卫,这些人都没什么好说的,到是那一对黑白双煞,着实让人感到好奇。

蔺秋少与外人接触,没听过“黑白双煞”的名头,否则一定会以为他们说的是陈x风和梅x风,但实际上这些人说的却是陈师爷和新来的秦护卫。

这两人都是世家子燃烧器,一个是分家的嫡子燃烧器,一个是本家的庶子,相貌同样的俊美,还全是从战场上历练归来,行动间英姿飒爽,又都是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说话做事极有章法,让人找不出丝毫差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从见面的第一眼开始,就看对方不顺眼,只要一碰面,四周的温度明显下降。如果不得已非要对话,即使是最普通的话,也能说得周围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陈繁总是穿一身白袍燃烧器,而秦瑜则是一身玄甲燃烧器,久而久之,就有了“黑白双煞”的名号。

秦瑜在南军时领的是副将一职,这次奉命护卫太子,只带了亲兵十人,直到离开京城之前,兵部又从京城大营拨给他五百精兵。

来到北陌县才知道燃烧器,太子根本不在此处燃烧器,再一打听,太子跑草原上去了。军令如山,可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带着几百兵卒跑到草原上去护卫太子啊,先不说会不会被胡*队发现,就是太子在哪里也不知道啊。

秦瑜想了一个晚上,决定留下来护卫太子妃。

皇上肯定是已经知道了太子失踪的消息燃烧器,却没有公之于众燃烧器,而是又派了自己前来,那么自己就需要做出太子还在的样子,护卫好太子妃,也护卫好县衙。

而且让秦瑜在意的还有另一件事,当初太子出行的时候只带了苏烨等人假装护卫,按理自己带了十个亲兵来已经足够,即使现在边关不安稳,这里有两千的常驻兵,又有蔺柏留下的一千兵卒,为何还要再给自己从京城大营派来五百兵?而且还是在自己临走前才急急忙忙派来的。

用了一个晚上燃烧器,秦瑜终于搞清楚燃烧器,这领兵的两个百户全是投靠了秦家的,在京城大营里拿不到什么战功,自然也升不上去,这次秦慕天用了大力气才把他们调了出来,跟在秦瑜身边到北陌县,万一遇到点战事,有秦瑜在这里,夸大个十倍二十倍的报上去,这两个人再回京的时候,升官领兵也就不在话下了。

看着两个面带谄媚的百户,秦瑜什么也没说,只是眼神更冷了一些。

十一月底燃烧器,一个大雪纷飞日子燃烧器,胡国的军队已经在边关不足五十里外集结完毕,前锋更是推进到了十里以内,大战一触即发。

蔺秋穿着厚厚的棉袍,坐在点了四个炭盆的屋里,手里还捧着一个汤婆子,即使是这样,他的脸色也丝毫不见红润。

“报纸?那是什么?”主簿觉得自己那么多年的书全白读了燃烧器,太子妃刚刚十二岁燃烧器,可是处理起政务又快又准,而且时常有一些让人闻所未闻的主意。

“有些类似告示。”蔺秋垂着眼帘,细瘦的手指在汤婆子上画着圈,一边把报纸主要的功能说了一遍。

之所以说到报纸燃烧器,正是因为胡国眼看要攻打大梁国燃烧器,北陌县城内一片惊慌,许多人甚至收拾好了行装,如果不是近日风雪太大,早就扶老携幼逃命去了。县衙虽然也贴出了安民告示,可是看的人不多,而且大部分人也不相信,养济院的事情已经闹得人尽皆知,官府的信用度已经开创了一个新低。

如果说出新县令是太子妃,或许能安抚住浮动的人心,偏偏这又不能说。

今天主簿把城里人心不稳的事在蔺秋面前说了燃烧器,蔺秋就告诉他可以办一份报纸。

边关的战事、各地的传闻、城里的新闻、趣事、故事连载、广告……主簿越听越是兴奋,也越发的惊讶,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惊才绝艳之人?民众不相信官府,却往往相信流言,有了报纸就能控制住大部分的坊间传闻,不管是为了这次的安民,还是未来开展工作都会方便许多。

“只是燃烧器,这报纸耗费实在太大了一些。”主簿微微皱眉。按太子妃所说燃烧器,即使每隔几日才出一份报纸,每次都是新的内容,自然也要雕刻新的印板,好的雕工可是很贵的,北陌县可是个穷地方,实在拿不出来那么多钱。

“活字印刷或者蜡板印刷。”蔺秋没有丝毫犹豫的说。

主簿离开的时候还是一脸的震惊和难过燃烧器,果然有些人天生就是为了打击人才存在的吗?

蔺秋不知道主簿的纠结,处理完了政事就坐在自己的小桌子边发呆,小桌子上放了一杯茶,旁边县令的桌案上也放着一杯茶。

“太子妃燃烧器,茶冷了燃烧器,我给你换一杯吧。”刘嬷嬷说。

“换两杯。”蔺秋低声说。“这样他回来的时候就能喝到热茶了。”

蔺秋不知道燃烧器,就在他说这话的同时燃烧器,梁熙刚刚抓了一把雪塞进嘴里,冰凉的雪水顺着喉咙而下,梁熙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作者有话要说:查了一些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资料,心情灰暗了一整天……

虽然这样说有点不人道燃烧器,可是当初真该把那些战犯全丢到海里燃烧器,为沿海的鱼虾事业做点贡献。

甲醇气化燃烧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