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5章

杜拉拉大结局与理想有关

“娘娘,皇上去了秦贵妃那里。”女官在楚皇后的耳边低声说。

“嗯杜拉,知道了。”楚皇后微微抬手杜拉,女官低头退了下去。

宫女过来为她取下头上的发簪,小心的解开头发,细细的梳理着。

楚皇后拿起一支凤钗在手里把玩着,凤钗火红的尾羽在烛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细看可以发现杜拉,这是用细碎的红宝石黏在金片上,再打制成尾羽的模样,至于翎眼却是用猫眼石镶嵌杜拉,这凤钗是由京城福满银楼献上图纸,造办处的顶级工匠打造,每一处都做得十分逼真细致。

凤钗在保养得当的手指间转了几个圈,一个年老的宫人在旁边见楚皇后并不象是在为皇上去了秦贵妃那里不满,上前打趣道:“造办处送的这批首饰可真漂亮,娘娘是没看见,前几日您戴了这凤钗之后拉大,那些个嫔妃眼都绿了拉大,尤其是那个蔡嫔,眼珠子里都快伸出手来了。”这老宫人是楚皇后当年的陪嫁丫鬟,一直跟随在楚皇后身边,说是奴婢其实和姐妹也没什么区别,别人不敢说的话她可没什么顾忌。

楚皇后听她说得有趣杜拉,不由的又多了几分笑意杜拉,笑道:“促狭。”

老宫人也不在意拉大,笑着说:“要我说拉大,还是太子妃心思巧,这么漂亮的首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我可听说,现在京城里的夫人们,谁要是没几件福满银楼的的首饰,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了。”

楚皇后没说话杜拉,闭上眼睛杜拉,让宫女为她按摩着肩膀。

蔺秋去北陌县之前拉大,把雁归山田庄和福满银楼的账簿又交回楚皇后手上拉大,看着账簿上每月上升的收入,楚皇后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已近十一月份杜拉,往年这时候田庄已经把最后的农作物卖掉杜拉,开始坐吃山空了,可是现在鸡蛋、鸭蛋、蔬菜的收入每月不断。另外田庄里根据蔺秋走之前写的计划,起了十几个暖棚,虽然明瓦又贵还费工时,可是冬天里新鲜蔬菜的价格是平时的十倍还多,一个冬天就能赚回来了。而且田庄里还开始养猪、养羊,明年田庄的收入怕要翻上十倍不止了。

耕地的面积也扩大了一倍还多拉大,从最早的不足千亩到现在的两千多亩拉大,平地几乎已经开垦完了,现在已经开始修建第一批梯田,等全部修完,怕不有五千多亩地。虽然一开始人手不足,可是蔺秋为庄客的孩子请了先生,免费教他们读书,这项举措居然吸引了大量的人手,现在庄客已经超过七百人了。

而福满银楼的生意就更是兴旺得吓人,甚至有大臣在朝堂之上提起福满银楼,起因是有一个富户的妻子,疯狂的爱上了福满银楼的各种首饰,为了购买福满银楼的首饰,不仅花光了自家库里的银钱,竟然还偷偷的把家中的田地卖了,活活气死了她守寡多年的婆婆。大臣认为,象这种奢华之物迷惑人心,理应被禁止。

且不说梁洪烈如何处理此事结局,只这一件事就能说明福满银楼的首饰有多受欢迎结局,现在官宦们的太太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就是福满银楼又出了什么新的首饰。

虽然旁边的那几家银楼也在极力模仿,可是福满银楼的品牌效应已经出来了,除了一些小门小户的女子贪图便宜,大部分人宁愿到福满银楼去购买“正牌”的首饰,免得跟不上潮流被人笑话。

可是相比之下结局,帑别的生意就实在是差强人意结局,酒楼、布庄、药店……几乎所有的生意都在亏钱,幸好有张德儿等几个管事竭力挽救,亏的到不算多,又有田庄和银楼的帮补,今年的帑盈余,京城一带基本和往年持平。

“要不要把太子妃召回管理帑生意呢?”这个念头在楚皇后的脑海里转了几转,终于作罢,还是等几年太子回宫再说吧。

然而让楚皇后没想到的是结局,仅仅两天之后结局,太子失踪的消息就传到了她的耳里。

楚皇后在晨省的时候当场晕倒,蔡嫔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而秦贵妃的眼里则闪过一丝懊恼,这个控制不住嘴巴的贱婢,让她等消息传到之后再在皇后面前提及,她居然提前说出来了。

听闻皇后晕倒结局,梁洪烈下朝后赶到坤宁宫结局,只见坤宁宫的门口站满了脸色古怪的御医,他不由的慌了手脚,也不待细问急急忙忙的向里走,甚至被门槛绊了一下。

“紫娴,紫娴,你怎么样了?”梁洪烈心下惊慌,口中不由自主的喊出了楚皇后的闺名,近三十年的相伴,他早已经离不开自己的结发妻子,后宫的美人再多,都只是大梁国皇帝的妃子,而楚皇后却是他梁洪烈的妻子,即使他是个食不果腹的破落户,也对他不离不弃的妻子。

楚皇后脸色苍白而躺在床上结局,脸上满是泪痕结局,她一把握住梁洪烈的手,泣声道:“皇上,熙儿是不是失踪了?”

梁洪烈一愣没有说话,到不是他不知道,事实上早朝之前他刚刚收到了蔺敛的密奏,而且早朝之上他并没有说出此事,皇后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个消息的。

见梁洪烈不说话结局,楚皇后脸色一白又晕了过去。

“御医,御医!”

门口的御医们急忙小跑着进来结局,一阵忙乱之后结局,当值的王院判战战兢兢的走到梁洪烈面前。

“皇上,皇后娘娘有喜了。”

“什么?”梁洪烈眨了眨眼睛结局,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皇后娘娘有喜了。”王院判又说了一次。

“有、喜、了……”梁洪烈听清之后几乎要跳起来了结局,到不是高兴结局,更多的反而是惊恐。

虽然楚皇后保养得好,又因为紫玉百香木盏的滋养,外表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实际上她已经四十八岁了。普通年轻力壮的女子生孩子,也犹如在鬼门关走一趟,更不要说楚皇后年近五十,要是……梁洪烈真无法想象万一楚皇后不在了,自己会是如何孤独,那可真是孤家寡人了。

“是结局,娘娘已有一个月的身孕。”王院判小心的看了一眼梁洪烈的脸色结局,又说:“只是……只是因为气急攻心,胎有些不稳,需……需小心调养……”

王院判一边说一边想哭,两个月前他刚刚升任院判,还没高兴几天,皇后居然有喜了,本来这是好事,可是以现在看来,好事很可能变祸事,早知道他就该推了院判的职位,老老实实的当个小御医,虽然给妃子、太子妃看病可能受点冷言冷语和惊吓,起码不会全家掉脑袋啊。

没错结局,这个王院判就是当初蔺秋中毒时结局,为蔺秋看病的王御医,那时候还觉得蔺夫人和她两个儿媳妇挺吓人,现在看看皇上漆黑的脸色,真恨不得长出对翅膀来,有多远飞多远。

梁洪烈的黑脸并不是对着王院判,他更在意皇后是如何知道太子失踪的。

“王骞。”他喊来了自己的随侍。

“奴婢在。”

“去查查是谁把皇后气成这样的。”

“是。”

探听太子行踪结局,故意惹怒皇后结局,梁洪烈几乎能想象这些人的目的,他不在乎他们做些什么,他自认不是个昏君,那些跳梁小丑他并不放在眼里,可是他不能容忍他们伤害自己的妻子,还有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怎么就失踪了呢?是真的被捉走了,还是自己跑出去玩了?梁洪烈想到这里的脸色更黑了。

当宫人小心的捧着安胎的汤药进来的时候结局,王骞也把晨省时发生的事情查问得一清二楚结局,在梁洪烈耳边细细的说了。

“蔡嫔。”梁洪烈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还未舒醒的楚皇后,说:“蔡嫔对皇后不敬,削嫔位入浣洗局,由管教嬷嬷好好教她规矩。”

“是。”

“秦贵妃前日送来的燕窝汤不错,赐西罗国珠宝一套,香料一盒,告诉秦贵妃朕颇为喜欢此种香料的味道,让她以后侍寝的时候一定要点上,此事由你亲自去办。”本该是旖旎的话语里满是杀气,黑色的朝服上,金色的龙首从云里探出,几欲噬人。

“是结局,奴婢这就去办。”王骞低着头倒退出去结局,出了门才发现自己背上*的全是汗。

叹了口气,这些人怎么就不能安稳几天呢?真以为皇上是那么好蒙蔽的?惹怒了皇上,发落人的时候可大多数时候都是咱家做的,这不是给咱家找事吗?

这时候楚皇后也醒了结局,知道自己有了身孕结局,也不过是有些惊讶,并没有多欢喜。

梁洪烈知道她在担心梁熙,本想此事一直瞒着她,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又有了身孕不能忧思过重,干脆挥退左右,坐到床边,说:“皇后不用担心,太子他不会有什么危险。”

楚皇后心里一惊结局,梁洪烈的话分明是承认了太子失踪结局,却又被他肯定的态度感到疑惑,“不会有什么危险”?这话听着还是让人担心啊。

梁洪烈拍了拍老妻的手,说:“皇后还记得护国寺的易尘长老吗?”

楚皇后当然记得结局,就是易尘因为长老对梁洪烈说了一番话结局,梁洪烈才下旨立梁熙为太子,聘蔺秋为太子妃的。

想到那个因为道破天机,回去就坐化了的易尘长老,梁洪烈叹了口气,说:“其实易尘长老还对朕说了一些事,有些事情只能朕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告诉皇后。”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的亲说关于旁人的话题太多了结局,其实叶子也是这样想的结局,我早就脑补到他二人滚床单,卿卿我我大杀四方去了,可是前面的事情还没说完。

当初写文案的时候,就是想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另一个时空里,国事家事天下事的故事,结果文案写的太复杂了,现在故事也复杂了……

最多还有两章结局,这些琐事就交代完了结局,剩下的就是二人的成长了。

以后再不写那么复杂的故事了。

可惜现在河蟹风太盛结局,否则真想写一部官能小说出来刺激一下自己啊。

杜拉拉大结局与理想有关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