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0章

打燃烧赫拉

梁熙跟着马匪队伍接连的跑了六、七天,中间遇到了马匪的另一批之前走散的人赫拉,加起来共有五十多人赫拉,他们身后跟了更多的胡*队,看扬起的尘土,起码是十倍于马匪的人数。

不过马匪们并不十分担心,他们熟悉这里每一块土地,利用河流、沼泽、树林等地形一次又一次的摆脱了胡国的军队。可是同样的燃烧,每次他们好不容易摆脱了一支胡国的军队,另一支队伍又会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娘的,这些胡子怎么象草原上的兔子一样赫拉,到处都是。”孙麻子在马背上一边啃着馕饼,一边不停的咒骂。

炭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色,也有些皱眉,说:“雪季就要来了,这些胡子怎么还在草原上乱窜?往年这时候他们早就回部落里呆着了。”

梁熙刚想凑过去详细的问一下,于七正好从他身边经过,嘴巴里叨叨着:“胳膊上的肉要做小炒赫拉,大腿上的肉红烧赫拉,屁股上的肉一定要做成蒜泥白肉……唉,虽说汉子的肉劲道,可还是姑娘的肉更鲜嫩啊,十六岁的姑娘啊,你在哪里啊……”

乔二姐打马过来燃烧,拍了拍僵住了的梁熙燃烧,说:“别担心,于七做饭的时候,一般不会随便把人肉放锅里,他都自己收着偷偷的吃。”

“做饭?”也许是风太大赫拉,梁熙的声音都有些发飘。

乔二姐也不以为意,笑着说:“是啊,于七以前可是边关最有名的人肉厨子,不过现在已经是我们寨子里的大厨了,做的菜可好吃了,平时他都在寨子里不出来,一年只跟我们出来一次,听他说是为了找些做菜的材料。”

梁熙半天说不出话来,让一个人肉厨子做山寨大厨真的没关系吗?每年出来一次找材料,是要杀人取肉吗?不会随便把人肉放到锅里……啊,我终于放心了……我放心就有鬼了!也就是说,他还是有可能把人肉放锅里啊!还有,你一个姑娘家说这么血腥的话题,为何还能笑得如此灿烂呢?!

几天后,他们在短暂的摆脱胡*队之后,抢了一个胡国的一个小部落,还杀光了里面四十几个胡国人,带走了三个被贩卖来的大梁国奴隶。

原本看着马匪把部落里的老人和孩子都杀掉,梁熙在心里还有一丝不忍,可是当他看到那三个被救出来的大梁国奴隶,看到他们瘦骨嶙峋的身上的鞭痕,还有那象牛马一样的烙印,梁熙忍不住拿起一把刀,亲手砍下了一个胡国男人的头颅。

“女人能生小孩,小孩长大了就会成为胡子的战士,而那些老人,年轻的时候都曾经是战士,每年他们都会到边关去打草谷,每次打草谷都会杀死那些男人,抢走女人和孩子。”乔二姐在一个胡国男人的尸体上吐了口唾沫,笑着对梁熙说:“这些都是我们前头领说的,每次抢了部落一定要把部落杀光,也是前头领定下的。”

梁熙看着刀上的血迹有些愣神,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他以为自己会害怕,可是没有,他不仅没有害怕的感觉,甚至不如当初去打猎,第一次射杀兔子的那种兴奋。

又跑了两天,他们遭遇了胡国的一支斥候二十人小队,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厮杀。

原本梁熙顾着怀里的小孩,不想上去拼杀,可是一支射向小孩的箭激怒了他,挡开那支箭,一手护紧了小孩,一手抽出长刀就冲了过去。他的马术是从小就练出来的,虽然比不上常年生活在马背上的胡国人,但只用两腿夹住马身也坐得稳稳当当的,手起刀落鲜血飞溅,在周围马匪的合作下,接连砍翻了两个胡国人。

战斗完,没有梁熙想象中挥舞刀剑欢呼的场面,他们迅速收拢了自己伤亡的人员,带着抢来的马匹再次上路,直到第二日才找了个地方将几个死去的马匪埋了。

“谢谢。”梁熙对为自己包扎伤口的乔二姐道了声谢,他的左臂因为护着小孩,在战斗中被砍伤,因为第一次参加战斗的亢奋让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受了伤,还是乔二姐发现他的皮袄上有个大口子,才发现梁熙受伤了。

抱着小孩坐在河边,梁熙望着河里流动的冰块出神。

这一路走来惊险万分,为了躲避胡*队的追杀,他们常常不眠不休的跑上土一整天,甚至不得不把自己绑在马背上,免得睡着了掉下去。好几次梁熙都以为已经死了,可是不仅他活着,连那个小孩也活了下来。

捏了捏小孩的小胖手,梁熙有些惊讶的发现,这段时间的风吹日晒,小孩虽然晒黑了一些,皮肤也不如刚见时的细嫩,可是看起来到比刚捡回来的时候,更胖也更结实了。

乔二姐从旁边伸手把小孩抱了过去,用刚在河里洗过的汗巾把小孩的小脸擦了一遍,说:“这小孩看着能活下去了,你给他起个名字吧。”草原上的规矩,病怏怏养不活的孩子是不会起名字的,这样如果死了,家人也不会因为提起他的名字而伤心,只有那些健康强壮,能长大的孩子才会拥有名字。

梁熙看了看小孩,天气越来越冷,小孩的身上已经穿上了从部落里抢来的小皮袄,脑袋上也是一顶狐狸皮的帽子,不过从毛茸茸的皮帽下面露出一小块红色,是他之前戴的那顶虎头棉帽,于是说:“就叫虎头吧。”

“虎头,我们小虎头有名字咯!”乔二姐笑着把小孩抛高又接住,小孩咯咯的大声笑着。

两个人的欢笑声让梁熙有些黯然,因为不知道这一刻的欢笑能持续多久。

后面有人拍了拍梁熙的肩膀,扭头一看是炭头,两天前的遭遇战炭头被一支箭射中大腿,为了防止溃烂,不得不生生的挖去了一块肉,因为没有药,只好用火烧止血。从火堆里抽出的木头,把烧着的那一头用力的压向刚挖去一块肉的伤口,即使是炭头这样的硬汉也不由的失声惨叫,那景象把梁熙吓坏了,以至于现在看到炭头就觉得两腿抽筋。

“梁兄弟,这边再往西走就要进戈壁滩了,已经开始下雪了,今年我们是不打算再来草原了。”炭头一瘸一拐的在梁熙身旁坐下,说:“你看你是个什么打算,是跟我们进戈壁滩,还是我给你留两匹马?”

炭头虽然在问梁熙,心里却是希望他能留下来,这小白脸虽说长得漂亮了一些,骑马射箭却是把好手,即使挥刀砍人的时候有些瑟缩,但经过打磨一定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马匪。

梁熙不知道炭头心里正打算把自己培养成“合格的马匪”,很是发愁的皱起了眉头,他当然想回去。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这一失踪,不说举国大乱,边关肯定会乱上许久,如果被胡国乘虚而入,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以前的梁熙肯定是想不到这些的,可是因为差点被祭天的虎头、因为那几个被救下的奴隶、因为最近看到的一切,他终于明白边防的重要,明白那些边军誓死保卫的到底是什么。想起刚到边军时,自己动不动就给蔺敛找麻烦,梁熙真为那时候的自己感到害臊。

可是现在,不说后面一直追赶的胡*队,就是马上就要来临的大雪天也困死了他,草原上的风雪绝不是多丘陵的大梁国所能比的,小雪及膝大雪埋人,在这种白茫茫一片的情况下,他就算不被冷死,也找不到回大梁国的路。

炭头并不催促,他能看出梁熙出身不凡,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这种人要下定决心做马匪不容易。他没有说任何想他留下的话,加入马匪队伍的人,只要不是胡国奸细,出身不是问题。只不过如果不是自己想留下来的人,还不如离开。

最终梁熙既没有说要留下,也没有说要离开,只是默默的把虎头绑在胸前,跟在马匪队伍的后面。

他旁边的孙麻子笑着对他说:“进了戈壁滩,只要再走几天可以回家了。”

听到这个“家”字,梁熙终于忍不住回头,向着大梁国的方向望了许久,一次又一次不停的张望,每一次心里都会浮现出一张小小的脸庞,那张脸庞虽然总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是每次自己心情不好,或者有什么麻烦的时候,那张小脸的主人就会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快乐起来。

“明年春天我就回来。”梁熙低声对着远方说。

说完,他用力抹了一把脸,抹去了脸上的愁绪,也抹去了几乎盈眶的泪水,跟着马匪队伍走进了戈壁滩。

大片的雪花从天空中飘落,草原上的冬季的大雪季来临了。

正是因为大雪季的来临,马匪队伍都回到了戈壁滩,外界又因为大雪封路不通消息,所以梁熙很长时间都不知道,因为他的失踪,朝堂内外仿佛飓风过境一般,几乎翻了天。

作者有话要说:一直在2500左右打转,总觉得自己没有时间写更多的,结果上榜需要每天更新3000字,只好拼了~!

结果发现时间果然就象那啥,挤挤总是有的,不仅写出了3000字,还比以往早了许多。

只能说,世界实在是太神奇了~!

打燃烧赫拉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