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8章

兰陵王片花

梁熙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大梁国没有这么广袤的草原片花,即使在边关片花,视野范围内也会有几座山。

“这里是……胡国?”梁熙靠在一棵树下,看着天空中一只不停盘旋的鹰,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乱叫,自己怎么就到了胡国了?

没等他想明白片花,天空中的那只鹰突然盘旋而下片花,目标似乎就是梁熙。

梁熙吓了一跳,赶忙站起身来。这鹰疯了吗?

因为梁熙突然站了起来片花,那鹰飞得高了一些片花,可还是不愿意离去,依旧在天空中不停的盘旋。

“混蛋!”梁熙大怒,自己已经够倒霉的了,现在居然连只鹰都想欺负他。

他四下张望片花,打算找个趁手的武器片花,等那只鹰下来就一棍子敲死,正好自己也饿了,直接烤了吃掉。

棍子没找到,到是不远处有一堆石头,很突兀的堆放在那里,四周长满了高过膝盖的野草,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梁熙走过去拿了两块拳头大的石头,在手里抛了抛,抬起头来对着那只鹰呲牙一笑。

因为练习回力镖,梁熙对抛掷暗器还是比较有心得的,尤其是来北陌县的路上,苏烨教几个弟子暗器的时候,梁熙也厚着脸皮凑过去听了几次,要知道苏烨可是公认的暗器第一高手,只是随意的几句点拨已经让人受益无穷了。

那鹰到也精乖,见梁熙如此作为,又盘旋了一会儿,慢慢的飞远了。

“算你聪明,否则就把你烤了吃。”梁熙把石头重重的丢回石堆上,恨恨的骂了一句。

被这鹰一闹,原本的那点不安和慌张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梁熙打算休息一下就往南走。虽然不知道这里是胡国的什么地方,但大梁国在胡国的南方,只要一直向南走,总是能回到大梁国的。

走了大半个晚上再加一上午,梁熙躺在石头堆旁边的草地上,很快就晕晕欲睡了,可是就在他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阵阵哑哑的哭泣声。

一开始梁熙还没注意,以为是风吹过树林的声音,可是那哭泣声一直在耳边没完没了的响,弄得他怎么都睡不着。

“哭声?”梁熙猛的坐起来,这四下无人的地方怎么会有哭声?

他站起来四下张望,视野范围内别说是人了,连只草原上常见的野兔都没有。

可是那哭声一直在响,而且还越来越清晰。

顺着哭声,梁熙绕到了石头堆的另一边,拨开几乎到腰部的长草,这才惊讶的发现,草丛中竟然有一个小孩!

那小孩不足周岁,身穿大红色锦缎绣花小袄,头上是一顶红色的虎头薄棉帽,脚上穿着同样的虎头小鞋,白白胖胖的一看就是富裕人家的孩子,只是现在脸上和手上到处是细小的擦伤,又因为哭泣,脸上全是鼻涕眼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谁家的小孩丢了?”梁熙被惊得大吼了一声,这才想起附近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

那小孩听梁熙的声音,哭得更大声了,两只白嫩的小手在空中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抱抱”。

“不是吧,是谁把小孩藏这里了吗?”梁熙呆站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小孩的哭声,还是把小孩从草丛里拎了出来,两只手托着孩子的腋下,举得远远的,嫌弃的看着小孩脸上的鼻涕和眼泪。

小孩的两条腿在空中踢来踢去,两只小手抓住梁熙的袖子,慢慢的停了哭声,有些好奇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的?”梁熙举着小孩,打量了一番,又扭头去看了一眼旁边的石堆。

猛然间,梁熙想起在边军时听到的一个故事。

那时候蔺敛给梁熙派了四个亲卫,因为怕年轻的士兵管不住梁熙,派的都是年纪比较大的,其中一个已经四十多岁了。

梁熙曾经好奇的问那亲卫,为何四十多岁了还不回家。大梁国服兵役分十五年和二十年两种,从十六岁开始服役,最多也就三十多岁回家了。也有终生的,但那是犯了事的,蔺敛不可能让一个获罪的人来做太子的亲卫。

那亲卫告诉梁熙,他没有家了,父母、兄弟、妻子都被胡国人杀了,不足周岁的孩子也被胡国人拿去祭天了。

梁熙头一次听到祭天,忍不住多问了几句,那亲卫说,胡国人崇拜天上飞翔的鹰,认为鹰是天神的使者,每次胡国人要长途迁徙的时候,就会把小孩放到白石头磊成的石堆上,让鹰捉去吃掉。可是胡国因为环境恶劣,人口一直不多,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用掳去的大梁国的孩子来祭天喂鹰。

“难道这就是那个什么神台?”梁熙想到这里,不由的怒从心头起,一下抱紧了小孩跳到石头堆上,噼里啪啦的一阵乱踢,把石堆上的白石头踢得到处都是,一边踢还一边怒骂:“这帮狗东西,居然敢用我们大梁国的孩子来祭天,等本太子回去就带兵回来,把你们全杀光!连那些鹰也全杀光烤了吃!”

小孩大约是觉得梁熙的动作有趣,一边在梁熙的怀里拳打脚踢,一边咯咯的笑出声来。

梁熙毕竟累了一天,又饿了两顿,踢了一会儿也没了力气,搂着小孩坐在石堆顶上放了一会儿呆,这才重新振作起来,抱着小孩向东走去,打算绕过树林再转向南走。虽说直穿过树林是最近的路,可是树林里说不定有什么危险,而且草原上或许还能找到吃的。

因为当时离开客栈的时候比较急,梁熙除了藏在靴子里的一把小匕首,身上什么都没有,连腰上的荷包也不见了,大约是被那管事给搜走了。

想到那管事,梁熙又看了一眼手里抱着的小孩,心想这孩子莫不是那管事运送的“货物”?

梁熙还真猜对了。

事实上那管事根本就不是大梁国的人,而是胡国人,十年前假称逃难来到北陌县定居,一方面为了打探蔺敛大营的军队调动情况,一方面为胡国运送人口,尤其是小孩子。

胡国因为十几年前的大战,军队死伤大半,又多是青壮年,可说是元气大伤,为了加快人口的增长,他们不仅打草谷的时候掳掠人口,还派了不少奸细进入大梁国,假扮成人贩子购买大量的儿童运往胡国。

这十年间,北陌县的养济院里陆续被人领养的孩子,实际上都是被运去胡国当奴隶了,所以梁熙去巡视的时候,养济院里只有老人而没有孩子。

每次他们要运送人口回胡国,就会从“货物”里选一个最漂亮的孩子祭天,祈求一路平安,梁熙手中的小孩是他们拍花子拍回来的,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自然比养济院或者人贩子买回来的孩子要白嫩漂亮许多,祭天的“重责”就落到了他头上。

这些事情梁熙当然就猜不到了,而且他现在也什么都不想猜,因为他就快饿死了。

兰陵王片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