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6章

小娘惹

这种快速阅读超出了李太傅的认知范围,一天看的资料是李太傅一个月才能看完的数量,这是个什么概念?而且,刚才他提的问题又是专门选出来,最细小,不容易注意的,蔺秋却是想都没想就回答出来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蔺秋把这些资料全都背了下来。

多智近妖小娘,李太傅看着被梁熙牵着手小娘,面无表情的蔺秋,心里只想到了这个词。

想到妖这个字,李太傅不由的悚然而惊,一瞬间他想到了莫名死去的四位皇子,还有皇上为什么

会为太子聘一个男妻小娘,坊间流传的那些原因是否都是真的?难道……他不敢往下想小娘,只觉得里面的水深得见不到底。

一阵夜风吹过,阵阵寒意从背脊直冲头顶,李太傅到是冷静了下来,只是望向蔺秋的眼里多了几分警惕。

李太傅不知道小娘,他这一番表情全落在了陈繁的眼里小娘,不过陈繁这时候更在意的是街角处的一小块阴影,他总觉得那里似乎隐藏着一个人。

用完晚膳,蔺秋在刘嬷嬷的陪同下去客栈的小院子里散步消食,梁熙则坐在房里回想今天早上的那一桩杀人案。

梁熙在边关一年,虽然蔺柏没让他真的上战场打仗,但每次战斗结束都会故意带他去战场上“逛一圈”。一开始梁熙总是怕得要死,每次“逛一圈”回来,晚上做梦都是战场上那些残缺不全的尸体,多次之后才逐渐适应,甚至敢帮着收拢死去的边军尸体。

他见过不少死人的脸,愤怒的、绝望的、伤心的、平静的……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有,却从没见过象今天那个老者一样,露出那种诡异的笑容,好像得偿所愿,又象是在期待什么。

对于有兴趣的事情,梁熙一向是耐心十足,也肯于动脑子,他居然还找出纸笔来,把白天看到的一切都写了下来,一点一点的分析,越分析越觉得这不是一出普通的谋杀案。

“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梁熙趴在桌子上冥思苦想。

迷迷糊糊之间,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巷子,不过这次他没有站在巷口,而是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

老者横趴在巷子里,一头花白的头发,身穿青灰色的土布衣服,背上横插着一把匕首,他的左手向前伸着,右手却是曲在身侧,双腿直直的后伸,脚尖几乎顶到墙边。梁熙围着老者转了一圈又一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却又想不到是什么。

正着急的时候,巷口似乎有什么声音传来,他刚想走过去看看,脚下不知道怎么的被尸体绊了一下。

梁熙猛的站了起来,嘴里喊道:“横着,怎么会是横着的呢?”

如果凶手是从背后行凶,老者肯定是向前扑倒的,可是早上他分明看到老者是横趴在巷子里的,总不能凶手是站在墙边,让老者背对着自己来行凶的吧?而且,老者的脚离墙仅有一掌的距离,根本不够位置再站一个人。

想到这里,梁熙立刻坐不住了,他拿起外间的一盏灯笼就走了出去,无论如何要再去现场看一次。

这时已近亥时,深秋的街道上虽然还有两个卖宵夜的摊贩,行人已经不多了,养济院附近因为没有住户,更是一个行人也不见。

梁熙站在巷子里,就着灯笼里昏黄的火光,仔细的打量着地上一摊漆黑的血迹,匕首没有开槽,地上的血迹并不多,看着到有些象是谁在这里撒了墨汁。梁熙想了想,顺着血迹的位置用灯笼去照巷子两边的墙壁。

这附近房子的院墙基本上都是用粘土夯成,时间久了难免会有松软脱落的现象,梁熙很快在一片坑坑洼洼中找到了一个椭圆形的凹洞,有一个指关节深,看样子是用什么东西撞击而成。比划了一下高度,这凹洞的位置正好在胸口下面一点。

梁熙伸出手指在凹洞里摸了一下,这个形状和大小太熟悉了,分明就是匕首把柄的形状,只是为什么这墙上会有一个把柄撞击的凹洞呢?

还没来得及细想,一边的院墙里突然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动作快一点,子时一到就赶紧运走,千万不能出差错。”

“那位大人也太小心了,咱们这么多少年可从来没出过差错,他老是这么谨小慎微的,真没意思。”

“那不是有个老头突然被人杀了吗,那位大人担心也很正常,而且,又刚刚新来了一个县令,没摸清楚底细之前,咱们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那老头又不是咱们兄弟动的手,查也查不到咱们头上,到是这批货里有两个成色不错,我都想留下来自己用了。”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好上这一口了?你不是上个月才勾搭上一个寡妇吗?”

“我也就是那么说说,真要给我一个小子,我还下不去口呢。不过……如果是新县令身边的那个,皮光肉滑的,那双眼睛乌溜溜的比姑娘漂亮,真要能弄来,咱说不定也能硬起来。”

“你说新县令的那个表弟?”

“什么表弟啊,要我说肯定是相好。”

“……”

后面的话梁熙已经听不进去了,只觉得心头一阵火起,烧得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只有一个人,他一把丢了手里的灯笼就想翻墙而入,把里面那两个侮辱蔺秋的混蛋一刀砍了。

可是没等他的手碰到院墙,脑后一阵风声响起,一根木棍重重的砸在头上,梁熙只觉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散步消食回来的蔺秋没有看到梁熙,拿起桌上的纸片看了许久,有些茫然的对刘嬷嬷说:“这纸上写的是什么?”

鬼画符一样的文字,即使是蔺秋这样观察辩识能力极强的人,也认不出来。

刘嬷嬷撇了撇嘴,说:“想来是随手写的,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时候已经不早了,奴婢伺候你歇息吧。”

蔺秋摇了摇头,说:“等他。”

刘嬷嬷知道这个“他”自然指的是梁熙,只是没想到这一等直到子时也没见梁熙回来,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去各房询问,这才发现梁熙失踪了。

小娘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