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0章

快乐大本营小沈阳谢娜播新闻

看着明显走神了的梁熙大本营,李太傅手指抽动大本营,好悬没有去拿皇上赐下的那条藤鞭。深吸了一口气,李太傅正色道:“殿下可知道老夫为何提起这事吗?”

梁熙的表情有些迷茫快乐,听到问话到是清醒了一些快乐,说:“之前太傅就说了,凡事需要循序渐进。”

李太傅点了点头大本营,说:“正是大本营,如果当时林丞相不是如此急躁的提出多条变法,而是一点一点的循序渐进,就不会一下子把自己放到风口浪尖去了。”

梁熙听得点了点头快乐,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太|祖皇帝让史官抹去了林丞相所有的记录大本营,禁止任何人提到他的名字大本营,并开始了自己与文臣斗、与武将斗的中年人生,再后来,开始书写让所有皇族都蛋疼无比的《太|祖皇律》。

事实上到了太|祖晚年快乐,林丞相当年所提到的几条变法已经全部完成了快乐,可惜的是他的子孙不给力,太|祖皇帝一死,抓捕买卖奴隶的现象又开始了,而且带头的还是皇族,“皇子犯法与庶人同罪”自然也成了一句笑话。

帐篷外的风雨声更大了大本营,帐篷内的两个人都沉默了。

好一会儿,梁熙才恍然大悟的说了句:“原来《太|祖皇律》是太|祖皇帝为了给林丞相报仇才写的啊。”

李太傅被他这句话气得差点晕厥过去沈阳,虽然从后来太|祖皇帝的所作所为来看沈阳,的确有这个可能,可是太子殿下,你的关注点应该放在这上面吗?

梁熙刚想再说什么,却突然站了起来,侧耳听了一下就冲了出去。

远处的天边已经开始蒙蒙发亮沈阳,一骑身影穿过重重雨幕从山道上飞驰而来沈阳,直冲到帐篷前的空地才猛的一拉缰绳,马身直立而起,马上的骑士已经飞身下马,正是去买药回来的陈繁。

与梁熙一同冲出来的还有苏烨和几位嬷嬷,见到陈繁手里用油布包裹的药包都松了口气,经过一夜的保暖,蔺秋腹中的疼痛似乎好了一些,可是高热一直不退,再这样下去怕是会烧坏脑子。

煎好药让蔺秋服下沈阳,雨势越发的大了沈阳,一行人却不得不收拾帐篷冒雨赶路。他们宿营的地方在山坳处的平地,如果雨再大一些,很可能会发生山洪,甚至山泥倾泻。

所有人都坐上了马车,梁熙厚着脸皮挤上了蔺秋的那辆车,刘嬷嬷脸色漆黑,不过想到他的身份,到底没赶他下去。

蔺秋裹了锦被昏昏沉沉的躺在厚厚的皮褥子上沈阳,因为服了药有些发汗沈阳,额前的碎发湿漉漉的沾在苍白的小脸上,前段时间好不容易养的胖了一点,可是这一个晚上,不仅又瘦了回去,连眼窝都凹进去了。

梁熙觉得心里很不好受,他甚至不敢上前坐到蔺秋的身边,只好可怜巴巴的缩在车厢的角落里。

这山路并不好走沈阳,陈繁可以单人匹马的走小路翻山而过沈阳,马车却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大路绕远路,而且因为蔺秋受不得颠簸,还不能走得太快。一直到中午他们依旧在山路上蹒跚而行,雨势依旧,也无法停下车来做饭,只能在车上啃干粮。

梁熙心里难受吃不下去,落在刘嬷嬷眼里却是他过于挑剔、娇纵,吃不了这种粗糙的干粮,眼里的鄙视和不屑越发的浓重。

“刘嬷嬷。”正在用目光凌迟梁熙的刘嬷嬷闻声立刻扑到软垫前沈阳,只见蔺秋微睁着眼睛沈阳,车厢内光线昏暗,蔺秋病得两眼昏花没看到刘嬷嬷,于是又喊了一声。

“小公子,奴婢在这里。”刘嬷嬷心里酸楚,连忙用帕子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

“刘嬷嬷沈阳,取纸笔来。”蔺秋气息不稳的说:“我要给娘和两位兄长写信。”

刘嬷嬷听得一愣,随即狠狠的瞪了缩在角落里的梁熙一眼,说:“小公子,你不用写信好好歇息吧,奴婢一定给你把话带到,那些害你的人绝对得不到好。”

蔺秋微微摇了摇头沈阳,似乎想支撑着坐起来沈阳,只觉得全身酸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只好说:“你带话也行,告诉娘和两位兄长,那咸肉是我自己要吃的,不怪太子。”一段话说的断断续续的,声音也不大,可在车厢里却听得清清楚楚。

这下不只刘嬷嬷愣住了,连角落里的梁熙也呆在了当场。他们不知道,昨夜蔺秋看似昏迷,其实一直在半梦半醒之间,刘嬷嬷在帐篷里说的话蔺秋每一句都听到了。刘嬷嬷一直说要写信告诉夫人和两位少夫人,无论如何要退了这门亲,还要告诉大少爷和二少爷,让他们回来将太子千刀万剐。蔺秋心里焦急却说不出话来,直到刚才在药力的作用下,终于醒了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沈阳,梁熙才顶着刘嬷嬷那愤恨的目光沈阳,挪到蔺秋身旁,低低的喊了声“秋儿”,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听到他的声音,蔺秋微张的双眼似乎睁大了一些,虽然依旧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但他知道旁边这个朦胧的人影就是梁熙,他微微的勾起了嘴角,说:“别担心。”

别担心沈阳,我会好起来的。

别担心,不会让你因为我而收到伤害。

所以沈阳,你不用担心沈阳,象平常那样一直开开心心的欢笑吧。

梁熙只觉得鼻子一酸,忍不住将手伸进被子里,握住了蔺秋的小手,看得刘嬷嬷在旁边直瞪眼,不过却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制止他。

午膳后车队继续向前行驶沈阳,蔺秋精力不济一直昏昏沉沉的时醒时睡的沈阳,汗出了一身又一身,没有热水,刘嬷嬷只好用巾子为他擦身,然后换上干爽的衣服,再换一床被子。

梁熙身为丈夫,却是第一次看到蔺秋的身子,苍白、稚嫩、瘦小,或许因为骨架太小,虽然瘦弱,可是除了两边锁骨,几乎看不到突出的骨头,让梁熙不由的想起了在北疆时见过的小羊羔,抱在怀里软软的一团,带着草原的清新和浓浓的奶香味。

这一走就走了一整日沈阳,幸好后来雨停了沈阳,也没有碰到山洪或滚石,傍晚的时候终于赶到了陈繁之前买药的那个小镇。

有道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为了防止赶路让蔺秋的病情恶化,他们在小镇上住了十天才走。这十天里梁熙难得的没有四处游逛,每日除了打着哈欠听李太傅上课,就是在屋里守着蔺秋。甚至还找来一本医书看了几天,直看得自己两眼蚊香圈,最后不得已只好放弃。

等再上路已经是九月初沈阳,连着几场秋雨沈阳,再加上越发的接近北疆,天气开始变得寒凉起来,蔺秋已经早早的穿上了薄夹袄,出门的时候还要再围上一件披风。

这天走到一处山脚,刘嬷嬷突然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大山说,那是二夫人的娘家,问蔺秋是否要去拜访。

蔺秋知道自己的二嫂出身山匪沈阳,也知道那山匪并不祸害百姓沈阳,只是聚众而居,正有些犹豫,就听梁熙在旁边很兴奋的说:“去看看,去看看,我还没见过山匪是什么样子的呢。”

快乐大本营小沈阳谢娜播新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