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17N小说阅读网>网游竞技>xb3g.xyz182 > 第39章 〔捉虫〕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9章 〔捉虫〕

蔺秋这次的病来势汹汹,苏烨和李太傅虽然都懂医术,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大半夜的,又是在山里,去哪里弄草药回来?

“无妨网,过了这两座山头就是一个小镇网,我骑着马快点跑,天亮之前就能回来。”被惊醒的陈繁拿过药方,用油纸包了放在怀里,不顾李太傅的劝阻,冒雨牵过一匹马沿着山路就飞驰而去。

几个嬷嬷和李太傅纷纷赞叹他的忠心,这冒雨走夜路可是很危险的,不小心掉入山谷可就没救了,只有刘嬷嬷眼神闪了闪没说话。

其实蔺秋只是吃多了油腻引起的肠胃炎网,再加上感冒伤风网,如果是平常人,上吐下泻一番,把腹中的油腻排出去,再喝点热水,不用吃药说不定都好了。可问题就是蔺秋的身体太弱,连呕吐的力量都没有,只能任由那几片肥腻的咸肉在腹中肆虐,疼得他脸色煞白,冷汗把被子浸得透湿。

梁熙站在帐篷外的避雨檐下面,听着帐篷里刘嬷嬷一会儿说“小公子哪里能吃得咸肉,我怎么就没劝着点呢”,一会儿又说“要是小公子有什么事,我非把那混蛋剁成肉泥”,只觉得飘来的雨点打得他全身都象刀刮一般的疼。

李太傅打着伞站在旁边网,见梁熙蔫头搭脑网,像只被雨淋了的小狗仔似的,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说:“县令大人去老夫的帐中坐一会儿吧。”

梁熙害怕李太傅,本不想去,可是又不想站在这里,只好点了点头。

进了帐篷网,李太傅让梁熙在椅子上坐下来网,自己拿过旁边的茶壶为他倒了一杯茶,茶是睡前沏的,早就凉了,不过梁熙也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了,他现在只觉得心中惶惶然不知所措,蔺秋的病是因为自己让他吃了咸肉引发的,那惨白的小脸和痛苦的□□声,在他的眼前和耳边不停的循环。

“殿下可是后怕?”李太傅用的是“殿下”二字,因为他是太傅,要给太子上课,自然需要称呼他为殿下。

后怕?对,是后怕。不仅因为那几个嬷嬷说的话,更多的是怕失去蔺秋,失去这个总在不经意间关心和照顾自己的人。

“殿下希望太子妃能身体健康强壮,这固然没有错,但是凡事需循序渐进,好心办坏事,办错事的例子太多了。”李太傅也给自己倒了杯凉茶,喝了一口,说:“太子可知道太|祖时有个林丞相?”

梁熙听得一愣,这时候怎么说到太|祖时的丞相去了?不过林丞相?太|祖皇帝时期有一位姓林的丞相吗?

也难怪梁熙不知道,这位林丞相不仅被灭满门、诛九族,甚至连名字都被史官从大梁国的历史上划去,彻底的被抹杀,直到好几代之后才有人敢于提起他,关于他的传说只在民间口口相传,却已经是只知其姓而不知其名了。

李太傅看梁熙一脸茫然,知道他肯定不知道,于是清了清嗓子,开始为他说起那段被世人遗忘的历史。

太|祖皇帝以草根起义,历时九年才打下这一片江山,手下可说是能人辈出,其中他最信任也最器重的是他的总军师,此人姓林,也就是后来的林丞相。

林丞相同样出身草根,属于自学成才的万能手,上了战场出谋略,下了战场筹粮秣,太|祖皇帝只要在前方开开心心的砸场子、砍人、抢地盘,别的一概不用操心,所以登基后直接让他当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

太|祖皇帝起义,主要的原因是当时贵族兼并土地严重,苛捐杂税过多,再加上当时奴隶制还在大行其道,平民的日子实在没办法过下去了。

太|祖登基后,企图改变这种社会制度,可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贵族们依旧我行我素,甚至一些跟随太|祖皇帝一同起义的前.草根们也开始买奴隶、兼并土地、强买强卖……等等不法之事做得比那些贵族还顺手。

就在这时,林丞相提出了变法。

变法主要分四条,用现代的话来概括就是:

一、统一度量,统一税制。

二、勋贵以战功论。

三、彻底废除奴隶制,释放所有奴隶。

四、皇子犯法与庶人同罪。

这四条改革一提出来,朝堂之上立刻闹翻了天,不仅原本的贵族想杀了林丞相,连那些一同起义的草根勋贵们也异口同声的反对。

统一了度量和税制,官员就没办法在税收上搞鬼,贵族也没办法偷税漏税。

勋贵的爵位如果不能世袭,等那些凭战功发家的勋贵们死了,他的子孙就不得不放弃原本的福利,除非他向父辈一样去战场上拼命。

废除奴隶制更是严重侵犯了贵族们的利益,那时还有用人牲殉葬的陋俗,奴隶在贵族的眼里和一头牛、一只羊没有区别,属于他的个人财产,可现在让他把自己的牛羊给放生了,那绝对不能忍。

而最后一条更是连整个后宫都站出来反对,开什么玩笑,皇上辛辛苦苦的打下了江山,坐上了皇位,你居然把皇上的亲子拿来和庶人相提并论,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难道在你心中就是如此贬低皇上的吗?

幸亏太|祖皇帝相信林丞相,在和他详谈了一次之后,批准了他的变法意见。

一夜之间,原本人人称颂的林丞相变成了过街老鼠,连他的官轿走在街上都会被人丢烂菜叶子。

顶着各方面的压力,林丞相开始了他的改革。

然而这场变法注定是无法成功的,因为除了皇帝没有任何人支持他,贵族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勋贵们横眉冷对坚决反抗,后宫里更是天天在皇帝面前吹枕头风。就连那些被释放的奴隶都反对,他们早就习惯了被人奴役,没了“主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所以往往这边刚刚放出来,那边又跑了回去。

一年后,有人告发林丞相贪污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就藏在自家后院的井里,大理寺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一边派人通知皇上,一边亲自带人直冲丞相府,并从后院的井里取出了五十多口装满金银的箱子。

“多少?!”梁熙听得一口冷茶喷了出来,差点淋了李太傅一身。

“五十多口箱子。”李太傅又重复了一遍。

梁熙眨了眨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说:“他家的水井得有多大啊?居然能放五十多口箱子。”

李太傅微微一笑,继续说故事。

对于林丞相贪污,太|祖皇帝是不相信的,可是架不住弹劾林丞相的人实在太多了,每天的朝堂上除了弹劾就是弹劾,想办点实事都不行,尤其是那些弹劾林丞相的人还拿出变法的第四条说事,连皇子犯法都与民同罪了,你一个丞相怎么能有特权?

没几天,林丞相的兄长在市集上杀了人,细查之下发现那个人竟然是前朝余孽。这本来是好事,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前朝余孽的家人一口咬定这是林丞相在杀人灭口,因为林丞相就是前朝皇帝的暗探。

林丞相从起义之初就跟随太|祖皇帝,九年里不知道灭了多少的朝廷军队,说他是前朝皇帝的暗探,连三岁的孩子都不会相信,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皇帝所有的人都相信了。

贪污还罢了,最多是个砍头的罪名,后一条却绝对是要诛九族的。

一开始皇帝还想罢官来保住林丞相,可是随着“证据”越来越多,罢官已经不能满足大臣的意愿,最后连太后都惊动了。皇帝在百般无奈之下,只好下令诛杀林丞相九族。

不过在太后的干预下,给这个有从龙之功的丞相留下了最后的“体面”,砍头变成了火焚,在当时的丞相府堆满了柴火,林丞相满门三百多人和府邸一起烧了个干干净净。

梁熙端着茶杯,听得呆住了。

为什么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故事?只是似乎有些不一样,而且好像还有后续的故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