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8章

被窝网专区

梁熙并不是不懂男女大防、内外有别专区,可是他这个人有点一根筋专区,就象男女之事,说起道理来他都懂,可是因为没兴趣就一点也不放进心里,所以送入宫的女子即使爬上他的床,他也想不到男女之事上去,还一心的认为那些女子企图抢他的床。

在梁熙看来被窝,蔺秋虽然是他的妻子被窝,却也是个男子,那么和陈简这个男子见面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其实如果换个地方专区,蔺秋和陈繁见面是没问题专区,可这帐篷是他们休息的地方,等同卧室,他这样冒冒然把一个外男带到卧室里和自己的妻子相见,如果传出去,蔺秋即使是个男子也难免被人泼上一盆污水。

刘嬷嬷恨得几乎想拿起一旁的铜盆照他脑袋敲过去被窝,见过笨的被窝,真没见过这么没脑子的。

幸亏陈繁制止了他专区,说:“夫人连日奔波专区,想来是很疲累了,就不要让夫人起身了,我们随便下两盘棋,也早些用膳就休息吧。”

“哦被窝,好吧。”梁熙虽然贪玩被窝,却也能听得劝。“秋儿,你就不要出来了,在榻上歇着吧。”

“嗯。”蔺秋在里面应了一声,脆嫩的童声里带着一丝清甜。

刘嬷嬷本想收拾好东西就出去的,见此只能留在帐篷里守着,又把帐篷的帘子掀得大开,让外面的人能看到里面。自家小公子嫁了个这么不着调的太子,只好自己万事护着。

翻转黑白棋看似简单,其实趣味十足,陈繁陪梁熙玩了几天,已经把里面的规则摸了个通透,和梁熙你来我往的下了个不亦乐乎。

不得不说梁熙只要是遇到和游戏有关的东西,立刻就能变得聪明起来。两人几乎同时学会玩翻转黑白棋,可是以陈繁的聪明,十次里最多也只能赢上一两次。不管陈繁从哪个方向出击,梁熙总是能找到破解的方法,迅速的占领边角,将陈繁的那一列棋子控制住,最后转换成自己的颜色。

两人一边下棋一边聊天,当然主要是梁熙在唠叨,陈繁在听。

陈繁自幼拜师学武,跟随自己的师傅走过不少名山大川,后来进边军杀敌卫国,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常年被困宫中的梁熙的那点见识,实在是吸引不了他,不过再不屑,他也保持着世家的良好教养,即使冷着脸,也表露出了“我在听”“我在认真的听”,偶尔还会接上几句。

刘嬷嬷一直站在角落里,眯着眼睛,在脑海里把梁熙剔骨扒皮了三次,又大卸八块了三次,正想再千刀万剐三次的时候,却猛地睁开了双眼,双眸里闪过一丝杀意。

不知何时梁熙说起了蔺秋,说起他接管田庄、设计水车和梯田,管理银楼、设计首饰和改造店铺,虽然梁熙对这些都兴趣缺缺,可是经常在旁边看着蔺秋做事,大致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夫人如此聪慧,又对县令大人如此体贴,真是让人羡慕啊。”陈繁说着,与梁熙开始了第四局。

梁熙有些得意的笑了,于是在夸奖蔺秋的同时,开始细数蔺秋对自己的好来,当然,重点是蔺秋总是能想出好玩的游戏。

第四局下完,晚膳也做好了,两个嬷嬷端着饭菜进来,陈繁乘机告辞,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走出帐篷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脖颈子发冷。

这荒郊野外的自然也做不出什么美味佳肴,多是所带的干粮,还有前一日在小镇上买的蔬菜,新鲜的肉类不能久放,所以晚饭里除了梁熙打的那只野鸡,就只有咸肉,切碎了丢进汤锅里,或者切片放在饭上蒸,不管是闻着还是吃起来都很香。

梁熙一向是锦衣玉食的,即使当初去边军那一年,也是自带厨子吃小灶的,还真没吃过如此“简陋”的饭菜。

“嗯,好吃!”或许是饿了,又或许是没吃过这么煮的咸肉,反正梁熙觉得这真是美味无比,一边自己吃,还往蔺秋的碗里夹了厚厚的一大摞咸肉片,说:“秋儿,你也多吃一些,多吃肉才能长肉呢。”

其实原本梁熙也不会这样随意的给蔺秋夹菜,或许是因为出了宫,精神放松的缘故,在宫中不能做的,或者做不出的事情,在外面做起来很自然。

旁边的刘嬷嬷的脸瞬间就黑了,蔺秋服的药忌惮颇多,其中就有饮食需清淡这一条,那咸肉肥肥腻腻的,又不知放了多少盐,如何能吃?

没等她拦着,蔺秋已经夹了薄薄的一片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咽了,然后说了声:“好吃。”

其实蔺秋的全话是“原来这种味道就叫好吃啊”。

说起来很可怜,不管是原主还是穿过来的路人甲,每顿所食基本上都是固定的,一小碗煮得绵软的米饭,加上几个清淡小菜,别说调料了,连盐都恨不得数着颗粒来放,唯一能沾点肉味的就是汤,还是撇去所有油花的清汤,来到这个世界半年了,他是真的不懂什么样的味道叫“好吃”。

刘嬷嬷阻拦的手一顿,只觉得一阵心酸,堂堂将军府的小公子居然觉得一块肥腻的咸肉好吃……罢了,只是偶尔一次,少吃两片应该无碍……吧……

谁知到了半夜,刘嬷嬷就恨不得劈死梁熙,再砍了自己。无碍?无碍个xx!

那咸肉味重,蔺秋又是头一次吃,忍不住多吃了两块,连着饭都多用了许多,饭后又因为山风过大,只在帐篷里随意的走了两步当消食就睡了。这从未吃过肉的人,猛然间吃下那么多肥肉,本来就容易引起肠胃不适,再加上半夜山里突然降温,还下起雨来,寒气湿气一激,蔺秋立刻就病了,不仅腹痛如绞,还发起高热。

梁熙睡得香甜,雨点哗哗的打在皮质的棚顶,哪里知道蔺秋在身边疼得翻来覆去,还是外间守夜的陈嬷嬷听见了蔺秋的□□,急忙拿了灯进去看,才发现蔺秋病了。

陈嬷嬷脾气暴躁,一把将正打着小呼噜的梁熙从床上掀下地去,急急忙忙的用被子裹紧了蔺秋,自己冒雨冲出去把刘嬷嬷给喊了来。

梁熙在梦中回到了雁归山的游乐场里,正踩着滑草车从山坡上一路下滑,沿途还用回力镖打了好多的野味,到了山脚就见蔺秋一脸崇拜的对他直说“太子殿下好厉害”,还说要扩大游乐场,为他设计更多的游戏。他正乐得哈哈大笑,就见猎物里冲出一头黑老虎,一下将他扑倒在地。

躺在地上梁熙还有些迷糊,不知道自己怎么从雁归山脚跑到这个小帐篷里来了,还有,那只黑老虎去哪里了?

不过没等他想明白,几个嬷嬷就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刘嬷嬷一脚把床边的梁熙踢得滚到了外间,先是摸了一下蔺秋的额头,然后一连声的吩咐烧水、熬药、取暖炉、烧火盆子,另外再把舅老爷请过了……

梁熙:“……”

发……发生什么事情了?梁熙很想问,却不敢出声,几个嬷嬷看着他的眼神,让他想起了梦里那只黑老虎。

被窝网专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