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17N小说阅读网>网游竞技>xb3g.xyz182 > 第29章 〔捉虫〕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章 〔捉虫〕

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歌曲

梁熙并不是第一次出宫玩夏天,在他还是个皇子的时候夏天,偶尔能用撒泼的方式获得出宫游玩的许可,只是每次都有一堆的随侍和护卫相陪,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一阵的骚乱,不是跪倒一片,就是跑个精光。

这次他终于能像个普通的庶人一般分之一,在街边闲逛分之一,偶尔还会买上两个小吃,和蔺秋一人一个吃下去,把后面跟着的嬷嬷吓得脸色发白,生怕蔺秋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傍晚的时候夏天,他们终于晃悠到了城西的燕临河边夏天,坐在一棵柳树下等着日落。

与此同时分之一,刘嬷嬷从大将军府的侧门离开分之一,还带上了一小坛据说是礼部孙尚书的藏酒;楚皇后因为梁熙的出宫而大发雷霆,借机处置了两个不安分的宫人;留守景琉宫的邢嬷嬷用手刀劈晕了一个打探消息的小宫女,本想拎到厨房去,突然想起这里是皇宫,不是她的黑店了,只能郁闷的丢到墙外去。

天色一点一点的暗了下去夏天,人群在河岸边渐渐的聚集起来夏天,一些贩卖荷花灯的小贩在河堤上摆开了摊子。

“一会儿满河都是荷花灯分之一,可漂亮了分之一,不过我也只见过一次,哦,对了,那次还有几个好大的荷花灯。”梁熙从坐下来就开始不停的说话,主要是这两天蔺秋又开始不说话了,简直象当初他们刚刚成亲时一样,这让梁熙莫名的有些心慌。蔺秋捏的面人在梁熙的手里转来转去的,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蔺秋低着头夏天,看着黑沉沉的河水夏天,在梁熙看不见的地方微微勾了勾嘴角。

从回宫的那天开始,他就觉得胸口经常会有阵阵的闷痛,不疼但很不好受,他知道这个身体多病痛,以为只是身体上的毛病,直到今天,看着梁熙因为自己的沉默而心慌,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甚至没话找话说,胸口的那种闷痛竟然消失了。

手里拿着的是梁熙买来的麦芽糖歌曲,吃的时候会粘住牙齿歌曲,可是很甜。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叨叨不休的梁熙,嗯,这感觉还不错。

放灯自然是很美的,只是没等到那几盏压轴的大灯,因为皇后派来的侍卫找到了他们,梁熙再不愿意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和蔺秋坐上宫轿,在侍卫的护送下回宫了。

过了几日歌曲,礼部尚书在朝堂上提到歌曲,依大梁国律例,太子成亲后要选择一个贫困县下放两年,做当地的父母官,以了解民生,为将来继承大统做准备,现在太子既然已经成亲,是否需要出去历练?

“朕竟不知还有此等律例。”梁洪烈听得也不由一愣。也难怪他吃惊,大梁国历史上的那些个皇帝和太子,就没有一个是为民考虑的,别说懂民生,大概连麦子和稻子都分不清吧。

虽然梁洪烈当初是起义夺的皇位歌曲,可是却没改大梁国的国号歌曲,用的也是以前的律例,毕竟他姓

梁,原本就是是大梁国的皇族。

孙尚书很想告诉皇帝歌曲,不是自家那不孝的女儿歌曲,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回陛下,此律出自《□□皇律》。”

说到《□□皇律》,梁洪烈的脸色顿时黑了。

《□□皇律》是大梁国开国皇帝亲手所写歌曲,里面洋洋洒洒两千多条律例歌曲,全部是用来规范皇室成员的,从皇帝、皇后、皇子、妃子……一直到各藩王的家眷,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包括在内。

说到这位开国皇帝,那可真是个奇人。他早年一心造反,屡败屡战,最终做了皇帝。中年与文臣斗,与武将斗,每个月都会砍几个脑袋。到了晚年一心修书,修的还是律法,而且还是专门针对自己和儿孙的。

用他的话来说歌曲,只要他的子孙能依照《□□皇律》行事歌曲,大梁国就会延绵万载而不灭。只是很可惜的是,他刚死,他的儿子就把他辛苦写成的《□□皇律》彻底摒弃了,无他,实在是里面的规则太多了,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无数个规定,这不是律法,这分明就是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连上厕所都便秘的神物啊。

梁洪烈很纠结,让太子去做个县令,他肯定天天溜出去玩,不理民生,不管正事,最后那个县里的人不是被饿死,就是被饿死,嗯,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不让太子去吧,写皇律的开国皇帝也是他的先祖,虽然大梁国的人都知道那皇律有多搞笑,他也不能明着违背。

都是孙畅这老东西歌曲,居然当殿说这事歌曲,让朕没了回旋的余地。梁洪烈看着孙尚书,眼神很不善。

孙尚书一脸的恭敬加严肃,心里也很无奈,被女儿逼到这份上,大梁国大概也就他一个了,不过为了最后的那几坛百年佳酿,被皇帝瞪两眼算什么。

这边还在眼神交流歌曲,那边陈简出列说:“陛下歌曲,大皇子殿下当年也曾为雁鸣县令。”

皇长子天资聪慧,小小年纪就已经表现出不凡的管理才能,十二岁时曾在雁鸣县做过半年多的县令,肃清吏治、审理积案,被当地百姓称为神童县令。

想到死去的皇长子歌曲,梁洪烈脸色不由的有些暗淡歌曲,原本想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梁熙如果也去历练一下,或许、可能、大概……也能有所成长……吧……

就这样,在梁熙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将要被发配到某贫困县,为当地的民生事业做出贡献,真是可喜可贺。

为什么说梁熙不知情?他原本不是要每日听政的吗?

哦,是的,原本的确是要每日听政,只是在偷溜出宫被捉之后,梁熙被狠狠的打了一顿板子,还是梁洪烈亲手打的,生生的把他两股打得皮开肉绽,现在的他只能趴在床上,对着两个一脸严肃的老嬷嬷。

午膳时分歌曲,蔺秋从坤宁宫回来歌曲,正好见到梁熙趴在床上扭来扭去的,明显是闲得发慌。

“秋儿,你回来了。”梁熙眼睛一亮。自从那日溜出宫去,为了在外不暴露身份,梁熙喊了蔺秋几声“秋儿”,回宫之后觉得再喊“太子妃”实在是过于生分,干脆就一直喊他“秋儿”了。

蔺秋点了点头歌曲,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歌曲,开始翻看从皇后那里拿来的几本新账簿。

就在蔺秋去雁归山田庄的这段时间里,京城的内帑生意几乎全部受到打压,酒楼、当铺、银楼、绸缎庄……的生意全部下跌了近一半,而且这种打压还在向周边郡县辐射。

帑被打压这种事情还不好查歌曲,人家又没砸你的店歌曲,也没踢你的门,就是在你隔壁开了个和你一样的店,买了和你一样的东西,东西的价格和成本价一样……而已。在没有市场管理条例,不懂得什么叫恶性竞争的大梁国,即使被打压的是帑,也只能偷偷的查。

可是几乎所有的店铺全是一样的,先是在帑店铺的附近开一家相同的店,然后高价从某酒楼、当铺、银楼……挖一个掌柜,让那掌柜负责管理店铺,工作只有一个,就是把隔壁店铺的客人全都抢走,而幕后的人竟然奇异的一个也找不出来。

蔺秋手中的账簿是五家银楼的歌曲,这五家银楼有京城最好的师傅歌曲,打造的饰物曾经让京城里的妇人趋之若鹜,可是现在却门可罗雀,全被周围新开的几家银楼替代了。同样的款式、同样的重量,那些新开的店铺比这五家银楼便宜了许多,虽说手工或许不如这五家的精细,但人都是贪便宜的。

“本宫见太子妃最近十分清闲,就将这五个银楼也管起来吧。”即使再不满梁熙的贪玩,对于他被打,楚皇后还是很心疼的,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也因此对蔺秋有些不满,不仅不劝着,还跟着梁熙一起出去瞎混,干脆给你找点事情做,至于蔺秋能不能把银楼管好了,楚皇后到是一点也不担心,反正生意已经坏成这样了,再怎么样也亏不到那里去。

蔺秋到是有点高兴歌曲,又有任务可以做了。

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歌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