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7章

诺言

安排好守夜的人,刘嬷嬷回到下人住的院子,虽说是下人住的地方,可是她们几位嬷嬷的身份毕竟不同,有一个专门的小院子,只住了她们四位嬷嬷。

“那些个骚蹄子都那里去了?”一进门刘嬷嬷将手中的帕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诺言,阴沉着脸坐了下来。

三位嬷嬷正拿着刚送来的几匹绸子,打算为蔺秋做几件新的里衣,听得这话,陈嬷嬷站起来倒了杯茶,放在刘嬷嬷面前,说:“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被皇后派人带走了,连东西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刘嬷嬷冷哼了一声诺言,说:“皇后的动作倒是挺快。”

三位嬷嬷彼此看了一眼,这语气不对啊,难道发生了什么事?陈嬷嬷最沉不住气,连忙问:“怎么了?小公子可是去皇后那里受了什么气?”

刘嬷嬷摇了摇头诺言,说:“今天倒不曾受气诺言,不过以后可说不准了。”说着她把在皇后那里听到的全说了,还重点指出皇后似乎有什么算计,只怕会让小公子难过。

邢嬷嬷皱了皱眉头,说:“你是说皇后娘娘不死心,还要弄些个女人来?”

刘嬷嬷点头说:“我本想着等过上几年诺言,小公子在宫中站稳脚跟诺言,哪怕太子真的娶了侧妃,生下子嗣,对小公子的地位也不会有多大的妨碍。只是现在皇上急着要开枝散叶,竟然弄了那么多女人回来,万一真的诞下皇孙,不管那女人的身份如何,小公子的位置都会不稳。”

“那可怎么办?”几位嬷嬷立刻急了。

邢嬷嬷一咬牙,说:“我这里有男人吃了就绝后的药方,要不……”

刘嬷嬷被她气的脑袋直发晕,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说:“太子要是绝了后,皇位肯定不稳,小公子还能好吗?”

邢嬷嬷瘪了瘪嘴,不敢说话了。

庞嬷嬷也瞪了她一眼,扭头冲着刘嬷嬷谄笑道:“老姐姐,我们几个就属你心眼多,你肯定有好办法,快别憋着了,说出来也安安我们几个的心。”

刘嬷嬷喝了口茶,稳了稳情绪,说:“我的确是想了个主意,只是这主意还要让夫人同意才行。”

“是什么主意?”三位嬷嬷连忙问。

“我看那太子玩心太重,不是个好女色的,只要他离了宫,短时间内回不来,皇帝就算想给他找女人也不容易了。”刘嬷嬷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庞嬷嬷想了想,接口道:“嗯,等过上几年太子哪怕带着皇孙回来,小公子也站稳脚跟了。”

刘嬷嬷点头说:“对,就是这个理。”

陈嬷嬷双手一拍,说:“那还等什么,赶紧给夫人写信,让夫人想办法把太子弄出宫去。”

刘嬷嬷却摇了摇头,说:“这事不能写信,万一被人知道是个大麻烦,必须做得机密,等几日我寻个机会回将军府一趟,和夫人细细的说清楚。”

三位嬷嬷连忙点头,这宫里到处是眼线,如果不是她们在这小院中布下了不少的机关,也不敢在这里商议这些事情,说出去全是大不敬,掉脑袋都是轻的。

这边几位嬷嬷盘算着怎么把梁熙弄出宫去,那边梁熙躺在床上还兴奋得睡不着,一直在向蔺秋说着中元节灯会要如何跑出宫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梁熙和众位嬷嬷也算是同心同德了。

过了几日,梁洪烈在朝堂上拿出了皇后的折子,还有水车和梯田的详细介绍,令所有郡县推广。

有大臣当殿质疑,这种奇巧之物是否真有那么厉害,能将山下的水自动运致山上,万一不如资料上写的,却耗费人力物力修建水渠,岂不是影响农户的耕种?

又有大臣出来说,在山地耕种根本不切实际,不说水源,光是那漫山遍野的大小石块就是个大问题,要把这许多石头都搬走,还要修那梯田,该多大工程啊!再说了,这图里的梯田看着不像田地,到象是鱼鳞一般,真能种庄稼?

还有大臣说,这种农作用具该是工部的事,太子妃与其花费心思设计农具,不如为太子选定侧妃,也让天家子嗣延绵。

除了礼部尚书和户部尚书没有说话,文臣们几乎一边倒的抵制水车和梯田,这一点也不奇怪,前段时间被送入景琉宫的女子大多来自各个世家,原本想母凭子贵一飞冲天的,谁知道太子妃一回来,全被赶出了景琉宫,回去一番哭诉,这些世家的代表们只好顶着武将那边快要杀人的目光,拼命的抵制。

是的,于文臣们正相反的是武将,全都力挺修建水渠造水车灌溉,并决定在自己封地的山坡上开垦建造梯田。太子妃那是谁?大将军的小儿子,大将军那是谁?我们武将的顶梁柱啊!这大殿里的武将十有□□或自己、或子弟出自蔺敛的帐下,只要是大将军家的事必须支持,必须大拇指!至于那水车和梯田是否有用……咳咳,反正最多也就亏个一年的产量,这又有什么关系?谁家还真少那么一点粮食不成。

看着下面吵得不亦乐乎的文臣和武将,梁洪烈的周围仿佛围绕着一层肉眼可见的煞气,旁边的司礼监腿软得几乎要跪下了,算咱家求你们了,快闭嘴吧,没看皇上都快要杀人了吗?

梁洪烈是真的想杀人了,当他们是真的因为水车和梯田在争吵吗?不,他们全都在为了自己背后的那些势力而争吵,武将且不论,那些个文臣,各个都依附着某世家,根本就是那些世家手中握着的刀子,随时随地可以在自己身上捅上几刀,只要那些世家不倒,他们的位置就安稳了,即使是皇帝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一个耳根子软的傀儡!

可是他们忘了,殿上坐着的是梁洪烈,一个靠着起义,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皇帝!

“够了!”梁洪烈猛的站起身,一脚将旁边的香炉踢得滚下台阶,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

“陛下……”争吵中的文臣和武将们吓了一跳,连忙跪倒一片。

“赵符!”刚才就属刑部侍郎蹦达的最欢,查陈妃案、盗墓案、假币案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如此努力,既然要做出头的椽子,那就从他这里开始。

“臣在。”赵符跪着爬出列,额头紧紧的贴在金砖上,冰凉的感觉却无法压住他心头的惊慌与恐惧。

“你说不知水车是否如折上说诉般便利,那就由你亲自去验证!赵符调任山南郡思江县田曹,即日起上任,带出去!”

山南郡在大梁国最南端,气候湿热,多毒虫瘴气,去那种地方做一个小小的,管理农事的田曹,赵符这辈子想再复起几乎是没有可能了。

“是!”门口的力士过来,把全身瘫软的赵符剥去官服官帽,拖了出去。

被门槛绊了一下的赵符终于醒过神来,想挣扎喊几声“陛下饶命”,却被右边的力士捂住了嘴巴,他一边挣扎一边瞪那力士,却见那力士对着他冷冷的呲牙一笑。

妈的,居然敢对蔺大将军的小公子不恭,让他做个小农官真是便宜他了,要不是蔺大将军当初在战场上救了自己的父亲,他和他娘早就冻饿而死了。要不要找几个人半路把这混蛋给咔嚓了呢?

想到这里,力士的笑容更加阴冷,赵符不动了,他直接晕了过去。

大殿上,梁洪烈的怒火并没有因为一个赵符而熄灭。

诺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