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章

我是歌手

楚皇后翻看着蔺秋交给她的账簿歌手,上面详细的记录着田庄最近的开支歌手,虽然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不过楚皇后知道不用多久这些钱就能回来,而且是成倍的回来。

放下账簿我是,楚皇后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坐在下首的蔺秋我是,一个能干的太子妃固然重要,可是皇室的传承同样重要,要是能合二为一该多好?

“咱们大梁国多山地歌手,许多地方因地势太高而不适合种植歌手,本宫看太子妃绘制的水车,如果推广到各地,能扩大耕种,不知太子妃意下如何?”心头转过无数个念头,楚皇后的脸上依旧带着柔和端庄的微笑。

蔺秋看了楚皇后一眼我是,没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我是,不过说到在山地耕种,他想了想,说:“山地可以种梯田。”

“梯田?”楚皇后愣了一下歌手,原本只是想以蔺秋的名义献上水车歌手,给他累积一些资本,谁知他却说到梯田,这梯田又是什么东西?

雁归山的田庄虽然在山脚我是,但因为那一片地势比较平坦我是,只要解决了水源的问题,几乎没有开垦的难度。可是当初买地的时候,是连着大半个山坡一起买的,如果继续开垦下去,势必要解决半山种地的问题,所以蔺秋早就在计划梯田的事,只是因为田庄人口不多,轮到开发半山坡怎么都要要等到明年了,所以计划书写了却没有拿出来。

等看完关于雁归山半山梯田的计划书,楚皇后看向蔺秋的目光更为复杂,这么博学又能干的太子妃,为什么就不是个女儿身呢?

“太子妃可将这梯田和水车献给陛下,陛下最大的愿望就是百姓能丰衣足食,见到这梯田和水车一定会很欣喜。”楚皇后不着痕迹的看了蔺秋身后一眼,刚才明明感到一阵审视的目光从那里传来,仿佛针刺一般,可是那个位置只有几个宫人和一个微微垂目的老嬷嬷,到底是谁呢?

刘嬷嬷低垂着眼眸,刚才皇后的目光中有太多的算计,这逃不过她的眼睛,看来回宫不会是一帆风顺,不过只要她还在一天,就绝对不能让人伤害小公子,任何人都不行。

“好。”蔺秋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答应了,资源共享嘛,这很正常,网络上的人不都是这么做的吗?在现代社会或许还牵扯到版权问题,这里嘛……反正这也不是他设计的,尽管拿去用好了。

楚皇后笑着点了点头,喊来自己最得力的女官,将水车的图纸和梯田的详细计划交给她,并附上自己早就写好的折子一同给皇帝送去,那折子里写明这水车是太子妃亲自设计并在皇庄里实验过,对山区田地的灌溉极为方便等等。

折子送出后,楚皇后又留蔺秋说了一会儿话,并在话里话外把折子里所写的告诉了蔺秋。以皇后的身份自然是不需要在蔺秋面前卖好的,只是蔺秋的身份毕竟不同,他的父亲统领着大半大梁国的军队,两个兄长如无意外以后将会接手领兵,母亲和两个嫂嫂又都是厉害的……所以她也不能向对一个普通的儿媳妇那样对待蔺秋。

说得难听点,蔺秋要登上后位,固然需要梁熙的宠爱和皇后的支持,可是梁熙要坐稳皇位,也需要蔺家的支持。

可惜的是蔺秋完全不明白楚皇后的意图,他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却没接收他的想法和思维方式,就像是你看了一部超长的纪录片,你知道里面的人做过什么,说过什么,甚至吃喝拉撒睡全知道,可是你不会知道那人在想什么。现在的蔺秋就是这样一个状态,他本能的觉得身边的人,包括这个正在和他说话的皇后,每个人说的话和他们心里所想的似乎并不一样,甚至说的话和要表达的意思也不一样。但那些内在的涵义,蔺秋一点也猜不出。

他看着楚皇后那张一直微笑的脸,突然想起了梁熙,虽然同样是在笑,可是梁熙每次笑的时候,蔺秋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欢欣,而皇后笑的时候却没有。

蔺秋明显是走神了,不过他向来是面无表情,又不爱说话的,所以连楚皇后也没发觉,还将他留下了用了晚膳才让他回去。

拒绝了宫辇相送,蔺秋慢悠悠的向景琉宫走去,刘嬷嬷和几个宫人为他打了灯走在周围,微黄摇晃的灯火映在后宫那条悠长又有些破旧的路上,又将众人的身影投在路两旁的宫墙上,远远望去仿佛群魔乱舞一般。

蔺秋盯着宫墙看了一会儿,慢慢停下了脚步,身后的刘嬷嬷正想开口,就听蔺秋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只是他低着头声音又小,除了刘嬷嬷旁人都没听清楚。说完那句话,蔺秋似乎想通了什么事,脚步都快了几分。

刘嬷嬷眼神一动,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吭,黑暗中原本应该老迈昏花的双眼闪动着异样的光,几个正侧耳倾听的宫人只觉得背脊一紧,仿佛被凶猛的野兽盯住了一般,全身汗出如浆,除了还能继续向前走,其余的地方竟然僵直得连动都不敢动弹一分。只有走在正中间的蔺秋,犹如被护在羽翼下的稚鸟,感觉心里似乎比刚才更宁静了几分。

走到景琉宫,还没进门就见一个人影冲了出来。

“你可算是回来了!”梁熙几步蹦到蔺秋面前,笑得眼都眯了起来。

原本以为接了蔺秋就能回景琉宫好好说说话,却被皇后给截了去,只好自己一个人灰溜溜的回来,到了晚膳时分,他还专门吩咐厨房准备蔺秋的炖汤,谁知道又有宫人来传话,说皇后留太子妃用晚膳,只好又自己一个人无聊的用膳。用完晚膳他就开始坐不是,站不是,到最后干脆跑到门口来等蔺秋。

大概连梁熙自己都想不明白,难道他就如此在意蔺秋?其实不是,这就像两个朋友,或许原本并不是关系那么好,但一直在一起玩耍的,突然分开了,就开始想念起对方的好处来。等到好不容易能再次见面了,却又被人截胡,除了失落大概还有几许不愤在里面,恨不得把那朋友一把夺回来。梁熙现在大概就是这么个状态,见到蔺秋除了高兴,也带了几分得意,嗯,太子妃可算是又可以陪我玩了。

拉着蔺秋的小手,梁熙一边走进景琉宫,一边忍不住开始抱怨起来。

回宫之后一直被关在景琉宫,都不许他出去玩。

每天李太傅都要他抄好多的书,还老是骂他,甚至有一次还用藤条抽了他的手心。

父皇派了一帮女人来,可是那帮女人好无聊,还把他的回力镖给弄得掉到荷花池里去了,对了,我的回力镖你带回来了吗

……

蔺秋一脸认真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听着梁熙的抱怨,还在他口渴的时候把面前的茶盏推到他面前。只是在听到皇上派了一群女人来的时候,微微抿了一下嘴。听到那些女人半夜推醒梁熙,“想抢他的床”的时候,垂下了眼眸。

接收了原主的记忆,自然也有了许多这个世界的知识。这个世界男人和男人可以成婚,可是有些男人即使娶了男子,为了延续血脉,也会再纳几个女妾回来,那些男妻通常也会表现得很大度,还会把长子抱到自己膝下抚养,作为嫡长子养大成人。

那些皇上派来的女子就是为了延续血脉的吧?自己将来也要抚养一个梁熙和其他女子生的孩子吗?

梁熙抱着蔺秋带回来的回力镖笑得很梦幻,蔺秋则坐在椅子上,看着梁熙的笑脸,开始分析起胸口的那阵阵闷痛是怎么回事?

刘嬷嬷一直站在蔺秋的身后,微眯着双眼,不知在想什么。直到伺候着蔺秋和梁熙上床入睡,打算关了房门的时候,突然听到梁熙说了句“过几天就是中元节了,我们偷偷溜出去看放灯吧”,才好悬没一脚踏空撞在门框上。

我是歌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