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

命运之夜hf线

其实蔺秋要回宫并不是一时兴起之夜,正如之前所说之夜,雁归山田庄的事已经处理完了,再下去就是田庄管事们的事情了,就像游戏里,你种完了菜,难道还二十四小时盯着不成?以蔺秋的身体状况,也不可能让他下地干农活啊。

只是这话再加上他认真严肃的小脸命运,顿时激起了几位嬷嬷的雄心壮志命运,既然我家小公子都打定主意回去夺回太子了,那景琉宫的那些个野花烂草就由我们去清理吧!

这边开始收拾行装之夜,那边自有人去通知留下来的护卫之夜,护卫头领虽然觉得回去的挺急,但自己收到的命令是保护太子妃,既然太子妃要回去,自然是要听从命令的。而唯一一个了解情况的张德儿又正好回京办事去了,所以等太子妃回京的消息传到宫里的时候,蔺秋的车架离京已经不足十里了。

梁洪烈自登基以来命运,就属这段日子过得最为烦躁命运,没生下来的儿子没了,死了的儿子被人烧了,市集上出现了大量的假币,皇后管理的帑还一直被人打压,偏偏这些破事还全查不出到底是谁做的。

“皇上之夜,太子殿下在门外求见。”近侍弯着腰之夜,几乎把头埋进地里去,最近皇上的气势越来越吓人了,站在门口都觉得全身冰凉,心肝直颤。

梁洪烈脸色一沉命运,这个儿子每次求见都没好事命运,上次要回雁归山,再上次说要出宫,再再上次……反正次次都是想跑出去玩,没一次是正经事,弄得他只要想到这个儿子就头疼,偏偏还不能不见,否则他能在门外闹腾个半天,叹了口气,说:“让他进来。”

不出梁洪烈的意料之夜,梁熙一进门就嚷嚷到:“父皇之夜,你快把那些女人赶出去吧,她们什么都不会,还老是搞破坏。”

梁洪烈的额头上立刻跳出了一条青筋命运,什么叫“什么都不会”?她们只要会生儿子就够了命运,还要会什么?

原来这几天梁熙费了好大的力气hf,砍了花园里的一棵树hf,用小刀子慢慢的将一节弯曲的树干削成了回力镖的模样,昨天试了几次,发现虽然能飞回来,却不稳定,正打算今天再完善一下,谁知道从文锦阁上课回来,发现那个山寨版的回力镖不见了,这一惊非同小可,那可是自己辛苦做出来的。一问之下才得知,原来是送来的几个女子见梁熙昨日一直在玩回力镖,想着学会了讨他欢心,就拿着回力镖去后院练习,谁知道抛出去之后直接掉到荷花池里去了,这荷花池看着水清见底,其实底下全是烂泥,那几个女子哪里肯下去捞,立刻作鸟兽散了。

梁熙原本就对男女之事没有兴趣,为他教习情|事的又是两个老宫人,说话慢悠悠的让梁熙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只差点没睡着了,助兴?呵呵,不打击兴趣就不错了。这许多女子既然不能陪他玩,在他眼里就是无用的人,又妄图抢他和蔺秋的床,现在还把他辛苦做的回力镖给弄没了,实在是忍无可忍,必须赶走!

梁洪烈从梁熙颠三倒四的叙述之中hf,终于明白他要赶走那些个女子的真正原因hf,气得差点抽出刀来砍了这唯一的儿子,要不是御书房内没有兵器,他很可能一个儿子都没了。

“子嗣,你需要子嗣!那些女子是专门为你留下子嗣的。”梁洪烈很无奈,这种话实在不是一个皇帝该说出口的。他真的很想撬开梁熙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都装满了稻草。

“哦hf,那个啊……”梁熙撇了撇嘴hf,对于子嗣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梁洪烈被他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气得暴跳如雷,当初他能看准机会揭竿起义,又凭借着稀薄的皇室血统收拢人心,最后登基做上皇帝,但凡脑子有一点不够,早就化成灰了。自己另外的几个儿子也都是好的,长子聪慧、次子勇武、三子多才、四子谨慎,可惜全死了,唯一留下的却是这么个玩意儿,老天爷这他妈的是有多看他不顺眼啊?!

就在梁洪烈差点亲手干掉自己最后一个儿子的时候hf,近侍及时的前来禀告hf,户部尚书和刑部尚书求见,这才挽救了梁熙的一条小命。

挥手把梁熙赶了出去,梁洪烈搓了搓脸,搓掉了刚才的暴怒和绝望,又是那个气势威严的皇帝了。

从御书房出来hf,梁熙想了想干脆向坤宁宫走去hf,既然父皇这里行不通,就去母后那里抱怨一下,一定要把那帮女人给赶走!

走过一个拐弯,一个小太监一下撞进了他的怀里。

“混蛋hf,你没长眼睛啊!”气正不顺的梁熙大怒hf,一把将那小太监推得摔在地上。

那小太监吓得脸色苍白,急忙爬起来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你是哪个宫的?跑这么快是要赶着去投胎啊!”梁熙揉了揉胸口hf,看着小小的一个人hf,撞起人来还真是挺疼的。

那小太监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说:“太子殿下饶命啊,奴婢是坤宁宫的,太子妃车驾已经进了城了,奴婢是赶着去禀告皇后娘娘,不是故意冲撞太子的……”

后面的话梁熙压根没听见hf,太子妃回来了hf,已经进了城了!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向着宫门飞奔了,一路上惹来了无数怪异的眼神,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梁熙心中只有那个瘦瘦小小的不爱说话,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关心着他的太子妃,不知道他有没有带回自己的回力镖,不知道他有没有新想出什么好游戏,不知道他有没有……长胖一些……

没有皇上的手令,太子不得随意进出宫门,梁熙只好站在宫门里面焦急的等待,几个皇后派来的随侍脸色都有些不好,他们自然是知道皇后打的主意,乘着太子妃不在,让太子赶紧延续子嗣,这样太子妃回来,也不会因此而影响两人的相处,只是现在……

车驾在宫门处停了下来hf,梁熙兴奋得几步跑过去hf,张嘴刚要喊,就见车帘子一掀,一张老脸伸了出来。

梁熙:“……”

刘嬷嬷一出来就见到一张让她生厌的脸hf,差点对着那张脸就一脚踹过去hf,猛的想到自家小公子是回来是为了“夺回太子”的,立刻收回伸了一半的脚,硬是在满是褶子的脸上挤出几分笑来,下车做出恭敬的样子对梁熙说:“见过太子殿下。”

梁熙:“……”怎么这宫门下面这么冷啊,简直就是阴风阵阵。

不过刘嬷嬷也就行了一个礼hf,立刻身子一转hf,掀开帘子小心的扶着蔺秋下了车。

见到那个小小的身影从车里出来,梁熙觉得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从心底涌了出来,仿佛太阳一下子从云层里露出头来,正好照在他的身上,刚才的那种阴冷顿时消散了,他张了几下嘴,总觉得应该说几句,于是他说:“你……好像胖了……”

刘嬷嬷:“……”

后面跟着的三位嬷嬷:“……”

守宫门的护卫:“……”

蔺秋抬头看着那张带着几分傻笑的脸,这段时间以来心中的那种不知所措突然消失了。面前的这个人是他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是第一个对他说话的人(喊“请太子妃下轿”的那位太监被透明了),在他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与他同吃同睡,是他一直模仿的对象,而且,梁熙是他身边唯一一个对各种游戏有着强烈好奇的人,这大大加深了出身游戏世界的蔺秋对他的好感,只是没想到这好感在不知不觉间增大了,甚至离开他都感觉心中不安。

“嗯hf,是长胖了。”蔺秋点了点头hf,很认真的说。

众位嬷嬷:“……”

守宫门的护卫:“……”

梁熙弯着眼睛笑了,他的太子妃就是与众不同,拉过蔺秋的小手,说:“我们回去吧。”

他话音刚落hf,就见几个宫人抬着一顶宫辇小跑着过来hf,一个太监跟在旁边,见到蔺秋立刻行礼道:“皇后娘娘召太子妃觐见。”

皇后娘娘召见,自然是要立刻过去的。

扶着蔺秋上了宫辇hf,刘嬷嬷转头对着另外三位嬷嬷说:“你们去把景琉宫打扫一下hf,那些个垃圾全丢出去,免得脏了太子妃的眼。”说完还横了梁熙一眼,这才跟着宫辇向坤宁宫走去。

梁熙:“……”总觉得,这位嬷嬷说的垃圾,似乎代表了一些什么。

是什么呢?梁熙站在宫门开始冥思苦想。

守宫门的护卫:“……”总觉得好同情太子殿下啊。

命运之夜hf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