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章

甜性涩爱

等梁熙额角的肿包基本上消下去的时候,高转筒车已经做完并安装好,从山下的河里不停的运上来一筒又一筒的水,水倒进水渠里,流进田庄里的几个蓄水池,如果蓄水池满了,又会顺着出水口流回河里去。

当第一筒水倒入水渠的时候,周围的庄客、木匠们全都兴奋得高声欢呼,这样的水车,这样的水渠竟然是他们自己建造的,尤其是那些庄客,又叫又跳的仿佛过年一般,以后再不用辛辛苦苦的运水了,这水顺着水渠一直流到了田边呢。

“买牛?”张德儿今日来见蔺秋是想提议回宫,谁知他这边还没说出来,蔺秋已经让他去买五十头牛回来,还要四十五头母牛,五头公牛。他忍不住说:“太子妃,田庄里已经有四头牛了,就算是要扩大耕地,也不用五十头牛啊。”

“不是耕地用。”蔺秋说。

张德儿一愣,不是耕地用,难道是要杀了吃肉?大梁国禁止私杀耕牛,如果太子妃真的要养牛吃肉,朝堂上还不得闹翻了天。蔺秋却不再理他,只是叫刘嬷嬷取了每个足有五两重的两个金饼出来,又给了他一张“购物清单”,挥了挥手让他下去,张德儿吃惊的看着清单上面的东西,头开始晕了。

五十头牛,两百只鸡,一百只鸭子,生铁若干……

清单极为详细,多少只公多少只母的,产地、年龄都一一写明,后面还附有牛圈和鸡舍的图纸。

大梁国的畜牧养殖业极为原始,就说养鸡,农户在自家院子里用竹子、木片随便围个圈,白天把鸡放出去,晚上赶回来,有多余的粮食就喂两把,没有就吃野地里的小虫或者野菜。鸭子也是如此,不过是在河边围个篱笆,白天放到河里,晚上赶回来。至于牛就真的很少了,一个村子能有两头牛就算是富裕的。

象蔺秋这样一下买五十头牛的,绝对是前所未闻。

想不明白就别想,只要把事情做好了就行,在宫中生活了那么多年,张德儿深知,想得最多的人往往死的最快,就算想明白了也最好装不知道,想不明白的,只要把事情做了,也能活下去。最怕那些想不明白还要自以为是的,那就真真的是找死了。

这边张德儿一脸纠结的走了,那边梁熙满面春风的背着他的回力镖回来了。是的,他是背着回力镖回来的,那是一个足有半米多长的巨型回力镖,大约十一、二斤重,是专门用来打猎的。

自从蔺秋告诉他回力镖最早是用做狩猎的工具,梁熙就顶着额头上面的那个大包,跑到木匠那里做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回力镖,一个一个的试,最终留下了三个,一个只有巴掌大小,是用来打树上的雀鸟的。一个半臂长短,专门用来对付小型野兽。半米多长的这个,今天居然猎到了一头小鹿。如果不是力气不够,梁熙特别想再做一个超大的回力镖,去打打野猪野狼什么的。

“要是我有你二哥那力气就好了。”梁熙坐在椅子上,咕咚咕咚的连灌了两杯茶。已进五月,天气越来越暖和了,虽然蔺秋依旧要穿着薄棉马甲,梁熙却是穿着单衣都嫌热。

蔺秋看了他一眼,说:“二哥天生神力,你做不到。”

梁熙听了这话有些脸上无光,不过也不生气,只是想到当初蔺岳一脚就踢断一根梅花桩的样子,叹了口气说:“我也不奢望能打赢你二哥,听说他一拳就能打死一头野猪,我要赤手空拳对着野猪就只能跑了。”

蔺秋想了想说:“你想打赢野猪也很简单。”

“啊?”梁熙脸上一暗,说:“你莫不是也要我去操练?”他又想起了在边关时的苦日子。

蔺秋摇了摇头,说:“不是操练,是锻炼。”

梁熙撇了撇嘴,说:“这根本没区别嘛。”

蔺秋又摇头说:“有区别,锻炼也可以一边玩一边练。”

“锻炼怎么玩?”梁熙终于有了一点兴趣。

十天后,一个用石块,木头,竹排和绳索打造的体能训练场建造完毕,其中包括了攀岩、独木桥、低桩网、绳索桥、滑草……占地足足二十多亩,有些依山势建造,有些则是纯人工打造。

梁熙用了半天的时间,每一样都试了一下,高兴的咧开嘴笑得都快傻了,这么大的一个“游乐场”是专门为他设计打造的,就算他是曾经是很受宠的皇幼子,现在是大梁国的太子,却从来没收到过这么大一个“礼物”,啊!太阳好明亮,花儿好红,树儿好绿,就连李太傅的黑脸也黑得如此的好看!

李太傅对着梁熙那张傻笑的脸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实在太严厉了,以至于梁熙受不住压力疯了。

不过,梁熙也没高兴几天。

当牛圈和鸡舍起好,买的牛和鸡也陆续安置完毕,一骑快马传来了皇上口谕,命太子回宫。

即使再不愿意,梁熙也不敢违背自己父皇的命令,只好哭丧着脸告别了刚刚建好的训练场,又把三个回力镖交给蔺秋,让他保管好,等自己有机会再回来玩,然后红着眼睛和李太傅回京去了。

一直玩得乐不思蜀的梁熙不知道,他们离京的这一个月里,朝中发生了几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一个妃子死了。按理说一个后宫里的妃子的生死再正常不过了,根本算不得大事。只是这个妃子的身份不同,她姓陈,是大梁国四大家族陈家家主陈豪甫的妹妹,而且她刚怀上身孕。

以前也曾有过怀孕的妃子因为滑胎等事而亡故,梁洪烈并没有太在意,可是现在不同,他只有一个儿子了,万一这个儿子再出点什么事,就真的要绝后了,最近他只要有空就去后宫辛苦耕耘,盼着能再生几个儿子。可毕竟年纪大了,有时候体力和精力都跟不上了,好不容易太医院刚刚传来消息,陈妃有了身孕,可把他给乐坏了,谁知道没几天陈妃莫名其妙的淹死在自己小院的荷花池里。

梁洪烈听到消息暴怒得直接掀了桌。

是谁?!是谁那么大胆子敢害天家子嗣!查!必须给朕狠狠的查!

没几天就查到了将陈妃推下莲花池的小太监,可是他已经服毒自尽了。

凶手虽然死了,可事情没完,因为这小太监正是宋贵妃宫中的,而且就在这时,又有宫女出来说,以前因滑胎而死去的几个妃子都是宋贵妃下的手。

一开始梁洪烈并不相信那宫女所说的话,宋贵妃是前朝大将宋子胥之女,一向温柔贤德,皇三子死后一直郁郁寡欢,梁洪烈实在无法想象她竟然会阴狠的害死自己的子嗣。可是宫女却拿出了证据,一大本记录宋贵妃如何让娘家人送滑胎药进宫,如何收买太监、宫女下药,事后又如何清除那些宫女和太监。

梁洪烈只翻了几页就又一次掀翻了书桌,自己一直敬重的女人居然如此阴毒狠辣,当即下旨将宋贵妃打入冷宫。

旨意一下,朝中立刻闹翻了天。

甜性涩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