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8章

a片

李东安教过三任皇子,大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梁熙,其中大皇子是从五岁就由李东安启蒙,一直教导,谁知大婚当夜竟然暴毙。从小教大的孩子说没就没了,李东安在大皇子灵前哭得肝肠寸断,最后吐血晕倒在地,回去之后一夜白头。

那之后李东安告病在家整整三年a片,才慢慢的养好了身体a片,又被梁洪烈派去教导四皇子。四皇子虽说不如大皇子聪慧,却为人谦逊谨慎,又细心勤恳,李东安对四皇子也还算满意,教了不足一年,皇三子在后花园暴毙,皇四子为了躲避进入护国寺出家,李东安跟随前往,那时他已经觉察到不妥,果然,一年后皇四子在禅房中也停止了呼吸。

受到这接连的打击,李东安心灰意冷,几次告老还乡都被梁洪烈给驳了,最后更让他当五皇子梁熙的太傅。

想到五皇子a片,李东安就忍不住捏紧了梁洪烈亲赐的藤鞭a片,聪慧不如大皇子,勤勉不如四皇子,为人跳脱、贪玩、无定性,让他看书就睡大觉,让他练字就鬼画符……只要说到梁熙,李太傅能说出一堆的缺点来,完全没有一个可以称道的。

就说这次,太子妃前来查看田庄,梁熙找了借口也跟着来了,还一来就不回去了,气得李东安又想请辞,还是皇后说了情才留下,还专门跑到雁归山来为梁熙上课。

可是你看看a片,你看看太子殿下的那张脸a片,见到自己就像见到了债主一般,难道自己就那么不让人待见!

“啪!”一本书到了梁熙面前,李太傅赶了一整天的路,实在没力气冲梁熙发火,只说了句“抄三遍,明日午后交给我”,扭身就走,不去看这让人烦心的太子殿下。

梁熙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a片,三遍啊!这书足有二十多页纸a片,三遍得抄到什么时候啊!可是不抄又不行,李东安手里可是有御赐藤鞭的,要被抽了不仅白抽,回头说不定还要被父皇再抽一顿。

这可怎么办?本来今天还约了几个护卫头领晚上喝酒玩投壶呢,难道要失约了不成?

梁熙垂头丧气的拎着书回房,见蔺秋坐在餐桌前等自己用膳,手里拿着一本账簿正翻着。他叹了口气坐下,心情有些烦躁,也懒得说话,把手里的书丢在桌子上,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

蔺秋望了他一眼,将手里的账簿递给身后直翻白眼的刘嬷嬷,把桌上的书拿起来翻看。

“太傅来了,这是他让我抄的书。”梁熙想到要抄三遍就又头疼又委屈。“这可怎么办,我还约了人去玩呢。”

“那就快点抄吧。”蔺秋说完放下书,也端起了碗筷。

“唉……”梁熙又是一声长叹。

蔺秋看了一眼他那满是愁苦的脸,想了想说:“你抄完书陪我去木匠那里,我让他们做个回力镖。”

“回力镖?那是什么?”梁熙愣了一下。

“是一种丢出去会自己飞回来的东西。”蔺秋说。

“能自己飞回来?”梁熙瞪大了双眼,满脸惊诧的说:“你是说那东西自己会飞?莫不是活的?”

蔺秋摇了摇头,专心吃饭不说话了。

梁熙又问了几次,见蔺秋就是不说,心中又好奇得紧,几口扒拉干净了一碗饭,就想蔺秋带他去做回力镖,蔺秋却只是摇头,沉迷游戏可不好,再贪玩的孩子也要做了作业再玩游戏。梁熙没了办法,只好喊人磨墨抄书,因为一直想着什么样的东西能丢出去自己飞回来,他居然抄得飞快,虽然字面还是极为潦草如鬼画符,好歹总算是抄完了。

抛下手中的笔,梁熙一把抓住蔺秋就要去工匠那里。

“太子妃,已经二更天了,这会儿工匠怕是都睡了。”刘嬷嬷连忙拦住二人。开什么玩笑,这山中夜风大,可不能让小公子出去吹着。

梁熙一听就萎了,嘴角都耷拉了下来。

蔺秋看了他一眼,说:“去看看吧,要是睡了再回来。”

梁熙立刻又开心起来,连忙点头,顶着刘嬷嬷那比山风还冷冽的目光,拉着蔺秋的手就冲了出去。

走到打谷场旁边的仓库,没想到几个木匠全在,有的在看图纸,有的正在做活。这几个木匠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运水装置,激动之下那里还能早睡,这段时间除了做活,就是对着图纸研究个不停,琢磨着是否能用同样的原理做点别的东西出来,比如说磨面粉或者脱谷壳。

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提示,人们就能通过思考将它无限扩大。

“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太子妃。”几个木匠见梁熙他们进屋,连忙起身。

“免礼了。”梁熙并不在意这些虚礼,说好听点是平易近人,说实在点就是除了玩他啥都不在乎。“太子妃有个东西要你们做出来。”他既不说是自己要的,也不说那是什么。

几个木匠都知道之前的图纸是太子妃给的,虽然他们也不相信太子妃小小年纪就能设计出这么精巧的装置,却依旧很期待太子妃能拿出更为复杂又有用的东西。

“这……这是什么?”当几个木匠看到蔺秋画出来的图纸,几乎愕然失声,这么个弯弯的小东西是什么?莫不是某个大器械的零件?

“回力镖。”蔺秋说。

几个木匠彼此看看,见蔺秋没有解释的意思,只好把心里的疑问压下来,找来一块木头,按图纸做了起来。其实也不是蔺秋要故意隐瞒,只是他觉得既然不是做给他们用的,那就没必要向他们解释。

这几个木匠的手艺都是极好的,做活又快,没一会就做了两个出来,虽然没有经过细致打磨,但也绝对不会有木刺。

从蔺秋画出图样,梁熙就一直没说话,一个弯木棍能飞?莫不是骗自己的?如果不是蔺秋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实在不像是会骗人的,他说不定早就跑了。

等做完了,蔺秋拿了一个走到外面的打谷场,天色早就黑了,虽然月光不错却也看不清楚,旁边几个太监打着的灯笼勉强能照到十米外,这种情况如果把回力镖丢出去,根本就看不清楚。蔺秋叫来二十几个护卫点了火把站在打谷场的四周,打谷场顿时变得亮如白昼。

“这个到底怎么飞啊?”梁熙拿着一个回力镖极为纠结,刚才他试着抛高,回力镖直接掉了下来,根本不能飞嘛。

“象这样丢出去。”蔺秋一边说着诀窍,一边做着姿势,他并没有把回力镖抛出去,实在是这个身子太弱,要想漂亮的把回力镖丢出去几乎不可能。

“是这样吗?”梁熙想了想,学着蔺秋的样子,一把将回力镖抛了出去,不得不承认,只要是和玩有关系的,他就能做得非常出色,蔺秋只是解说示范了一次,他却做得极为标准,几乎能当现代社会的回力镖教学示范了。

“很标准。”蔺秋点了点头。

“真的吗?”梁熙扭头望着蔺秋,双眼闪亮亮的。

“不过……”蔺秋看着梁熙。

“砰!”

“啊!”

“回力镖会飞回来,你要小心被打到。”蔺秋看着倒在地上的梁熙,把剩下的话说完。

a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