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6章

猪猪网之东流

一清早蔺秋就被窗外的鸟鸣声唤醒了,他躺在床上细细的听了一会,这才坐起身,轻手轻脚的下床,到外间让刘嬷嬷为自己更衣梳洗。

“太子妃东流,下次可不能这样了东流,晨风寒凉,万一被吹到可不好了。”刘嬷嬷一边迅速的为蔺秋穿上一件又一件的衣服,一边忍不住心疼的说到。

蔺秋点了点头。

这时陈嬷嬷端了热水进来东流,一见蔺秋居然站在外间穿衣服东流,急忙扭身关了房门,对着刘嬷嬷就喊了起来:“我的老姐姐,你怎么让太子妃在外间更衣,这要是吹着风了可怎么好?”

刘嬷嬷还未答话,蔺秋已经小声的说了句:“轻声。”

陈嬷嬷尚不知所以东流,刘嬷嬷却已经在暗暗咬牙。

昨夜梁熙刚学了投壶,刚开始还一个人玩,后来觉得不过瘾,干脆跑到护卫那里,找了几个护卫头领陪他玩,闹腾到半夜三更才回来,身上还带着酒气,一回来就把已经睡着了的蔺秋给吵醒了,气得守夜的刘嬷嬷直想把他一把丢出去。结果一清早自家小公子又跑到外间来更衣,分明是不想吵醒了那个家伙。

蔺秋用早膳的时候,刘嬷嬷把昨夜的事情向陈嬷嬷说了,气得陈嬷嬷直跺脚,等蔺秋用完早膳去见几个匠人的时候,陈嬷嬷又把这事添油加醋的和另两个嬷嬷说了。

结果等中午梁熙终于起床了,坐在蔺秋旁边用午膳的时候,总觉得背脊一阵阵的发冷,扭头去看,身后只有几个嬷嬷正低着头,似乎在想事一般。

“孤已经能十中六、七了,是不是很厉害啊,哈哈。”大梁国没有食不言的规矩,梁熙一边用膳,一边将昨夜与几个护卫头领一起玩投壶的经过说了。

“嗯。”蔺秋点了点头。

梁熙望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小脸,居然看出了几分认真来,开心得忍不住弯着眼睛笑了。

大梁国几乎没什么游戏,即使是那些纨绔子弟想玩乐,也不过是骑猎斗狗,或者去青楼找几个妓子、小倌淫乐一番。虽有歌舞,但那主要是祭祀用的歌舞,或者是大型节日皇上赐宴,会有几个歌颂大梁国历代皇帝的歌舞。

投壶看似简单,却是梁熙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玩的游戏,而且这个游戏还是可以和众人一起玩的。整整一个晚上,梁熙就和那几个护卫头领一边投壶一边互相灌酒,玩得几乎忘了尊卑,如果不是他们饮的酒度数低,梁熙大概得被人抬回来。

“你下午可有事做?”梁熙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带着期待,他和几个护卫头领约好了,今日继续玩投壶,他很想让蔺秋和他一起去,让蔺秋看看他的风采。

可惜蔺秋完全没感受到他的期待,说:“下午要去看木料。”

昨日蔺秋让张德儿运一些在水中不容易腐坏的木料来,这里依山傍水,雁鸣县里有专门的船工,木料自然不是问题,张德儿虽然对蔺秋要做的“水车”并不看好,但不影响他办事的效率,昨天夜里他赶回雁鸣县,今天一早已经带着人运了木料回来,这会儿正在卸木料呢。

梁熙有些失望,不过想到蔺秋来这里是为了管理田庄,只能表示理解,然后脚步轻快的找人玩投壶去了,顺便还叫了两个小太监抬了两坛好酒。

蔺秋看着梁熙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门外,才站起来向打谷场走去,后面还跟着几个心都要疼坏了的嬷嬷。

那混账太子太不是个东西了,小公子身体不好,还要为田庄的事操劳,他居然还想小公子陪他玩游戏,真想揍他一顿。脾气暴躁的陈嬷嬷一边磨牙,一边看着旁边的庞嬷嬷。

不行,揍他会给小公子惹祸,必须找个不会影响小公子的方法,再狠狠揍他。庞嬷嬷虽然也想动手,可做过盗贼的她最先想的是后路。

另一边的刘嬷嬷瞪了她们两个一眼,小公子明显对那太子不同,现在开始他们不仅不能得罪太子,为了小公子的以后,还得巴结好太子,把他的心绑在小公子身边才行。

什么?!陈嬷嬷和庞嬷嬷差点把眼珠子都瞪脱框了,小公子居然对那个傻子一样的太子动心了?

蔺秋不知道几个嬷嬷在后面的眼神交流,他正想着水车的事。他以前所在的那个游戏里有农夫的职业,自然也少不了水车,他所画的高转筒车也有,还有那种大型的复式的筒车,就是多个轮子拉多条竹索运水,这样可以浇灌大面积的土地。

雁归山的山脚下荒地很多,以前需要大量的人员运水,所以耕地面积并不大,四百多庄客,种地面积居然不足一千亩,如果解决了水源问题,剩下的人就能扩大耕地面积了。

因为蔺秋要得急,张德儿只运来了两车的木料,其中有一车明显是正在做船的木料,已经处理了大半,不知道被他用什么办法也弄了来。

“太子妃,这些都是上好的杉木。”张德儿指着堆放在地上的木料说:“这些木料都都是三年以上的陈木,做水车再好用不过了。”

蔺秋点了点头,拿出昨晚画的图纸,对张德儿说:“按这个做。”

张德儿有些疑惑的接过图纸,在他看来,做个水车再容易不过了,无非就是一个马车再加个大桶上去,可是当他看到第一页图纸上那个高转筒车的全貌时,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么巧夺天工的运水装置他别说见,就是听都没听过。他飞快的一页一页的翻过去,后面是高转筒车所有零件的图纸,上面详细的写上了尺寸。

“太……太子妃,这……这是水车?”张德儿惊喜交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嗯。”蔺秋点了点头。

张德儿又看了一会儿,突然脸色一正,对蔺秋恭敬的说:“太子妃请放心,奴婢一定督促工匠尽快完成。”

蔺秋看了他一眼,又“嗯”了一声,转身带着几个嬷嬷回去了。

看着蔺秋远去的背影,张德儿站在那里捧着图纸又从头看了一次,想了想对身后跟着的小太监说:“去,立刻准备车马,咱家要连夜回宫。”

“是。”那小太监应着离开了。

和蔺秋不同,蔺秋只是想解决雁归山这两个田庄的水源问题,张德儿却在这几张图纸里看到了大梁国的希望。大梁国多山地,许多地方水源不足无法耕种,可是如果有了这个高转筒车,大梁国的耕种面积起码翻倍,甚至更多!

“只是太子妃从哪里弄来的图纸呢?”张德儿皱起了眉头,突然想到蔺秋的大嫂孙氏,那可是差点做了状元的女子,学识渊博得连朝中几位以学问出名的大臣都赞赏不已,这高转筒车莫不是她设计的?

张德儿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么精巧的运水工具,竟然是那个瘦瘦小小、面无表情的太子妃设计的。

猪猪网之东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