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5章

网络怪谈

“水渠?”

张德儿和那两个管事都惊呆了网络,这两个田庄比最近水源的地势足足高出近三十米网络,什么水渠能让水爬上山啊?这小太子妃一看就是从小娇养在深宅大院里的,来这里乱指挥可真要命了。原本靠着田庄里的庄客不停的用水车运水,庄稼或许还能留下一些,可现在……

嘴里虽然没说怪谈,可是眼睛是不会骗人的怪谈,两个管事的眼里除了忧虑,还有气恼。他们常年管理这两个田庄,怎么可能没有感情,雨水不足,他们还能努力一下,可是来一个乱指挥的,怕是真的要颗粒无收了。

只是这田庄是皇家的网络,太子妃是皇家的人网络,他要怎么折腾,还真不是他们两个小小的管事能置啄的。这种事情就像隔壁家有个败家儿子,你最多腹诽几句,难道你还能象他的爹娘去揍他一顿?只是现在这个败家儿子败的东西与自己有关,心里自然是万分不爽。

蔺秋听不到他们的腹诽怪谈,更看不懂他们眼中的不满怪谈,他身后的刘嬷嬷看懂了,却只是眯了眯眼,自家小公子样样都是好的,就算是败家那肯定也是有理由的,这两个不长眼的,现在不与他们计较,要是敢在办事的时候出什么幺蛾子,那就是找死!当初她们几个在边关挣扎求存的时候,谁手上没沾过几条人命?虽然那时候杀的是胡子,真要杀几个不长眼的,手也绝对不会软。

“刘嬷嬷网络,把地图和纸拿出来。”蔺秋打断了刘嬷嬷的杀心。

“是。”刘嬷嬷应着拿出了地图和笔墨,并着人搬来了一个矮桌。

来田庄的路上,蔺秋就吩咐队伍在清水河附近转悠了很长时间,仔细的观察了水流和河岸的土石结构,对照地图和沿途观察的地形,仔细计算了需要灌溉的面积,蔺秋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水渠该是个怎样的走向。

拿起笔沾了一下磨好的墨汁,在地图上画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线,又在细线上分了几支出来,然后在每一条分支上画了一个小方块,这才满意的放下笔,说:“分出一半庄客修水渠,再找几个竹匠和木匠。”

两名管事看着那地图上的细线和方框欲哭无泪,如果真的挖一条水渠灌溉,这线路是没错,那表示储水池的位置也没错,问题就在于水渠的起点那里离河面有一个很大的斜坡,还是向上的,等水渠建好了,是要他们每天下山挑水往水渠里倒吗?

“不知太子妃要木匠和竹匠,是要做什么?”张德儿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打算把事情问清楚了再决定该怎么做,皇后派他协助太子妃,而不是对制肘。身为一个太监,在皇宫那种地方能活下来,并且当上皇后的心腹,这点眼力价绝对是有的。

“做水车。”蔺秋说。

完了,原来不是让他们挑水倒水渠里,而是用水车运。两个管事顿时面如死灰。

大梁国的水车是那种放在马车上,象一个大桶似的东西,由人驾驶马车到河边装水,然后运到田里去灌溉。

而蔺秋想建造的水车应该叫高转筒车。就是在山上和山下各架设一个轮子,中间以索链相连,索链上装汲水筒,以流水为动力,把水从低处运到高处去。

张德儿也有些撑不住了,没见过高转筒车的人,是无法想象依靠水力如何把水从低处运往高处的,况且蔺秋也根本没和他解释高转筒车是什么样的。到不是蔺秋想保密,而是张德儿并不是工匠,在蔺秋看来,实在没必要向他解释。

当晚,蔺秋住进了田庄,开始画高转筒车的图纸。

梁熙站在旁边看了许久,没看明白图纸上那一个个古怪的零件是做什么用的,可是他有点心虚不敢出声。

这一整天,蔺秋忙着视察田庄,而梁熙就忙着四处骑猎,如果不是护卫看得紧,他还想到清水河里试试撑船的滋味。

说到底梁熙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大孩子,没去边关前住在宫里,每日只有太监和宫女陪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好不容易去了边关,却又被蔺柏和蔺岳两个操练得死去活来。等再次回到宫里,居然成了太子,可是娶了个不爱说话的太子妃,身边带着几个看他不顺眼的老嬷嬷,还有了一个动不动臭骂他的太傅……他这个太子殿下做得实在是很辛苦。

这次出来,终于有一种天高任鸟飞的自由感,可是这种自由却是骗来的。

“额……你在画什么?”梁熙张了几次嘴,才把话说出来。

“水车。”蔺秋停下手中的笔,认真的说。

“这是水车?”梁熙歪着头看着图纸,他今天在路上见过水车,圆圆的一个桶,可和这不一样。

“嗯,又叫高转筒车。”蔺秋又说。

“是做什么用的?”梁熙翻了翻桌上已经画好的那几张纸,找到一个轮子的图纸。

“可以用水桶把水从低处传送到高处。”蔺秋想了想,又说:“是用水力传送,直接进入高处的水渠。”

“哦。”梁熙对庄稼、水渠之类的东西毫无兴趣,看了一会儿就无聊了,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很想出去找点什么有趣的事情做做,可是天已经黑了,现在就算出去也没什么可玩的了。

蔺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走到梁熙放弓箭的地方,抽箭囊里里抽出几支箭,又将案上插花的花瓶取了一个下来,放置在屋中间的地上。

梁熙纳闷的望着他,刚想开口询问,就见蔺秋拿着几支箭走到自己面前,对他说:“你站在这里,把箭投出去,看能几支能□□瓶子里。”

梁熙疑惑的接过箭,拿在手里想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说:“这是什么游戏?”

“投壶。”蔺秋望着梁熙,嘴角似乎弯了一下,不过梁熙正对着花瓶投出第一支箭,所以没看到。

网络怪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