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章

网最新

位于京城以西二百多里处的雁归山,南北延绵近百里,主峰奇险峻秀,峰上有十几块巨大的奇石,仿佛十几只各种姿态的归巢大雁,故名雁归山。

雁归山东麓山脚地势平坦最新,有一个雁鸣县最新,蔺秋所管的几个田庄就在雁鸣县内。

梁熙的心情好得快要飞起来了,他骑着一匹青云驹,马上挂了一只野鸡和三只野兔,都是他亲手所猎。

“这野鸡晚上给你炖汤喝最新,兔子皮让他们给你做个袖笼。”梁熙笑眯眯的凑到车窗前最新,表情可称得上谄媚。

从边关回来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了,梁熙一直被拘在宫里,好不容易能出来一趟还是托了蔺秋的福,为了下一次还能出宫,谄媚又有什么关系?反正那是自己的太子妃,反正周围都是自己宫里的人,反正保护的三百护卫离得远听不见。

车窗上蒙了厚厚的两层碧纱最新,不会气闷还能档风最新,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车里面的人却能清楚的看到外面。

刘嬷嬷对着那张窗外的脸咬牙切齿,说是不放心太子妃一个人出宫,其实从早上出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都快到雁鸣县了才回来,居然还好意思腆着脸拿那几只破野兔来卖好,自家小公子什么时候用过这种破皮子,颜色灰不灰、黄不黄的,还是春天里正换毛的皮子。

蔺秋也在望着窗外的那张脸,弯弯的眉毛,弯弯的眼睛,连嘴也是弯弯的,这张脸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

那时候他还是一个送信的路人甲。

有一天他正在一棵梧桐树下发呆,一个男玩家找到了他,让他送一个装满材料的包裹。

“我的运气真好,刚收集全就遇到你,本来还担心路上会被人抢了。”那个男玩家还沉浸在喜悦中,自顾自的对着一个npc说起话来。“有了这些材料,她就能把装备升满级了,我看过宣传画,她那套装备升满了可漂亮了,她肯定会很喜欢,也肯定很高兴。”

可是当路人甲找到那个女玩家的时候,她已经穿上了很漂亮的满级装备,依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看到路人甲送来的包裹,她不屑的撇了撇嘴,连话都懒得说,只是让路人甲送回去。

蔺秋至今都记得当那个男玩家收到退回的包裹,眼中的黯然和失落。

“我……很喜欢,也很高兴,谢谢。”蔺秋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到了窗外。

梁熙惊得差点一脑袋撞到车窗上,他那几乎不说话的太子妃居然对他说了那么长一串的话,而且还对他说了谢谢,莫不是太阳太大,他脑袋发晕了?

别说是梁熙,就是车里的刘嬷嬷也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看来自家小公子对这太子是有些不同。

蔺秋说完这话,却是感到有些高兴,一直隔着窗纱盯着外面看,虽然游戏里也有各种山山水水,而且论优美程度远超现实里的风景,可是在路人甲眼里,那些不过是一堆又一堆的程序。而现在,远处的青山绿水,近处的花草树木,每一样都是不同的,每一样都让蔺秋感到新鲜。

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一行人终于到了雁鸣县,虽然没有提前通知,雁鸣县的县令还是带着一众官员在城门口迎接。

当晚,他们宿在雁鸣县里的一处客栈,打算第二天再去田庄查看。

刘嬷嬷指挥着几个宫人从随行的车里搬下被褥等物铺好,又着人打来热水,伺候着蔺秋梳洗更衣,这才布置晚膳。

蔺秋坐在桌前,看了一圈桌上的菜肴,虽然比不得宫里的精致,也算是丰富。只是……

“野鸡汤呢?”蔺秋望着刘嬷嬷。

刘嬷嬷刚想回话,就见梁熙笑盈盈的走进来,后面还跟着个捧着汤盅的宫人。

“快来尝尝我打的野鸡汤。”

汤盅是隔水炖的,上面还蒙着一层湿透的纸。撕开纸打开盖子,立刻一股浓鲜的味道涌了出来。野鸡身上几乎没有多少油脂,汤很清亮,只加了几片姜和枸杞、红枣,不腻又温补,到也适合蔺秋喝。

其实宫中也每日给蔺秋炖汤,只是很少用到野味,所以这野鸡汤的滋味对蔺秋来说很是新鲜。

用完晚膳,梁熙玩了一整天自然是累了,躺床上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小呼噜。

蔺秋为防积食,在刘嬷嬷的陪同下走到客栈的小院子里散步。

刚好是月初,一弯新月挂在天空,蔺秋看着那月牙儿,不知怎的想起梁熙笑的时候,弯弯的眉眼。

“太子妃?”刘嬷嬷见蔺秋停下脚步半天没有走,忍不住唤了一声。

蔺秋转身看了她一眼,说:“刘嬷嬷,我需要雁鸣县的地图。”

刘嬷嬷一愣,连忙说:“奴婢这就着人去寻。”

蔺秋点点头,又走了一会儿才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雁鸣县的县令送来了地图,虽然地图画得十分粗糙,但也算是大致了解了周围的山势和河道的走向。

蔺秋管理的几个田庄,其中一个离雁鸣县城很近,旁边又挨着清水河,蔺秋看了一下田庄里的作物,大多是芦黍,也有一些豆类。芦黍刚种下不过半个月,才到人的腰部,到也生机勃勃。

另两个却是在雁归山的山脚,几乎是挨着的,只是中间有一小片树林隔开。说是山脚,其实这一片的地势比雁鸣县高出了许多,原本有一条清澈的小河从两个田庄绕过去,可是现在那条小河只剩下一层烂泥。

“见过太子妃。”张德儿带着两个田庄的管事来见蔺秋。

蔺秋站在田埂上,身后有小太监为他打着伞,四月的太阳在很多人看来是温暖和舒适的,对蔺秋那常年见不到阳光的皮肤来说,就实在是太灼热了。

“农庄里一共有多少人?”蔺秋问到。

“回太子妃,这两个田庄共有庄客四百余人。”其中一名管事立刻回答。

蔺秋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田地里蔫头耷脑的庄稼,说:“四百人,修水渠是够了。”

网最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