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章

寂静之地

“张德儿?你怎么在这里?”梁熙看到跟在蔺秋身后的张德儿之地,感到有些惊讶。张德儿为人谨慎之地,能力又强,是楚皇后的心腹之一。

张德儿恭敬行礼寂静,说:“回太子殿下寂静,皇后娘娘让太子妃掌管雁归山一带的田庄,命奴婢从旁协助。”

“母后让你管理田庄?”梁熙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瘦弱的之地,呆兮兮的小孩。

蔺秋点了点头寂静,把案上面的账簿指给他看。

梁熙有些羡慕蔺秋之地,居然那么快就有事情可做了。别以为让你做事是压榨你之地,其实那是对你的信任,也是交给你权力。就象梁熙,即使身为太子,每日上朝听政,却只能听不能议,站在那里和个木头桩子也没啥区别,手里的权力出了景琉宫完全无效。

到不是说梁熙有多渴望权力,事实上正相反,他最想做的是个纨绔富家子弟,每日睡到午后无人管,跑马斗狗有人陪,吃饱了玩,玩累了睡,啥都不用管,可是现在成了太子,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在朝堂上一站几个时辰,午后还要听太傅嗦嗦的讲课和唠叨……这也罢了,如果以后更进一步,象他父皇那样每日为了国家大事操心劳累,真是想想就头皮发麻。

随手翻了几下账簿,梁熙对田庄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他眨巴了几下双眼,问张德儿:“田庄里都种了些什么?”

张德儿心中虽有些奇怪,这个纨绔太子怎么对田庄感兴趣了?脸上却分毫不显,依旧恭谨道:“回太子殿下,往年雨水充足的时候,田庄里也会种些瓜果,只是这两年雨水不丰,只种了些麦黍之物。”

“哦,麦黍啊……”梁熙立刻做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扭头对蔺秋说:“太子妃可曾见过麦黍长什么样?没见过吧,孤也未曾见过。这管理田庄不能只听人汇报,必须事事亲力亲为才可,如果连种植的作物都不认识,那肯定是不行的。”

他这边话没说完,旁边的刘嬷嬷脸都要绿了,“事事亲力亲为”?这是要自家小公子下田种地吗?开什么玩笑!自家小公子好不容易最近脸色好了一些,要再受了他的蛊惑,真的跑去尝试种田,非累病了不可!要不是梁熙的太子身份,刘嬷嬷非冲过来揍他一顿不可。

梁熙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恨上了,继续兴冲冲的说:“我看太子妃还是要去田庄里瞧瞧,只是此去雁归山往返也要两日,太子妃身体又不好,孤实在不放心,不如就让孤陪太子妃一同前去,太子妃以为如何?”

蔺秋愣了一下,心里莫名的有些欢喜,于是点了点头。

这下不只刘嬷嬷,连张德儿的脸也彻底绿了。身为楚皇后的心腹,张德儿太了解这位太子殿下的脾性了,撺掇着太子妃去田庄,再以担忧太子妃为名自己也跟过去,无非是嫌宫中太闷了,想出去玩呢。张德儿都能猜到,只要一出宫梁熙会做些什么,先是跑马,到了雁归山再去狩猎,这要是出点事,自己的脑袋也肯定是保不住了。只是看太子殿下那激动的样子,要他打消念头不容易,太子妃又是个不说话的,还是得去皇后那里打个招呼,可不能随便的把这两位给放出去。

“那太好了,咱们这就和母后说去。”梁熙几乎是双眼冒光的跳起来,拉着蔺秋的手就要往坤宁宫去。

这下刘嬷嬷再忍不住了,黑着脸一下拦在梁熙面前,说:“太子殿下,请让太子妃用完午膳再服了药,再去请示皇后娘娘如何?”

梁熙虽然纨绔,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一听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过份了,连忙讪笑着停了脚步,手里却不由的捏了几下蔺秋的手,“咦”了一声,将他的手从袖子里拉出来,顿时吓了一跳。

蔺秋的胳膊细得吓人,皮肤是青白色的,几乎没有一点血色,比他的脸色还难看。而他的手更是干枯细瘦得象个小鸡爪子,手背上青筋发黑,修剪得很整齐的指甲上也没有任何的红色,反而是青紫色的。

“怎么比以前还瘦了?”梁熙皱起了眉头。

蔺秋看了看自己的手,没发现有什么异样,抬头看着梁熙,突然觉得自己想说点什么,可是……该说什么呢?他想了想,说:“瘦……不好吗?”

梁熙吃了一惊,他们大婚到现在快一个月了,蔺秋还是头一次主动和他说话,简直让他有些受宠若惊,连说话也些结结巴巴:“额,这……这不是不好,是……胖一些比较健康。”

蔺秋点了点头。

梁熙却有些兴奋,接着说:“你要多吃一些,这样才会胖,身体才会好。等天气暖和一些,孤带你出去骑马,多运动才能健康。你看孤的身体多好,这是在边关那一年操练出来的。”说到这里,想到在边关的时候,蔺岳那个粗胚天天把自己往死里练,梁熙的脸一下黑了。

其实梁熙不知道,操练他的虽然是蔺岳,主意却是蔺柏出的。

当初梁熙被送到边关,蔺敛为了他的安全,派了几个武艺高强的亲兵贴身保护他,又不许他随意离开军营,没几天梁熙就受不了了。在京城的时候,梁熙玩闹惯了的,那里受得了每天对着几个冷着脸的保护他的亲兵。没有酒喝,吃的也不好,连个唱小曲的都没有……于是梁熙怒了,开始每天找蔺敛的麻烦,不是乘着各将领开会时进去打闹,就是在士兵操练的时候,突然骑着马冲进操场捣乱一番。

蔺敛对梁熙的这种无赖行为十分无奈,在他看来,梁熙就象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可是蔺柏看不过眼了,在他看来,这世上够资格在他面前无理取闹的除了自家小弟,再没有别人的,就算是皇子也不够资格,于是在这个一身白衣,却腹黑如墨的儒将的撺掇下,以蔺岳为首,各营将领为辅,开始往死里操练梁熙,让他再没任何精力去蔺敛面前闹腾。

刚开始梁熙还想反抗,可是蔺柏又想办法调走了蔺敛,唯一能保护梁熙的人没了,剩下的从将领到士兵各个都看梁熙不顺眼,没办法,得罪人太多的后果就是这样。

半年后,蔺敛再次见到梁熙的时候,几乎认不出他了,原本白白嫩嫩的小皇子,变得又黑又壮,从外表看,除了俊了些,和普通边军几乎没有区别了。

不过现在梁熙再回想当初,每天操练,骑马,射箭,还要和人对练,虽然苦,却比这天天被困在宫中的日子好多了。

用了午膳,又看着蔺秋喝下了那苦兮兮的汤药,梁熙迫不及待的拉着蔺秋往坤宁宫而去。

寂静之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