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17N小说阅读网>网游竞技>xb3g.xyz182 > 第8章 曾经的战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章 曾经的战争

蜗牛与黄鹂鸟玲声

时辰一到鹂鸟,仪仗铺开鹂鸟,梁熙和蔺秋坐着宫轿向蔺府而去。

路两旁等着围观的人很多蜗牛,他们议论纷纷蜗牛,说什么的都有,但大多数谈论的还是蔺家。

“要说起来鹂鸟,蔺大将军府一家都有这个。”说话的男人脸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鹂鸟,横贯了几乎整张脸,他伸出了大拇指,说:“当年我就在军中,亲眼看见蔺夫人用一把长刀连砍了胡子五员大将,其中一个还是胡子的驸马爷呢。”

“快给我们说说。”一旁的人连忙围了过来蜗牛,虽说大战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蜗牛,可那场战争实在太过惨烈,至今任然让说者流泪,听者色变。

“那还是十五年前鹂鸟,我刚刚入了边军鹂鸟,胡子隔三差五的前来挑衅,大将军让我们加紧操练,还说迟早有一场大战。”那疤脸男子说起多年前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捏紧了拳头。“还真给大将军府说准了,三年后胡子就起兵八十万来犯。嘿,咱们大梁国一共也没那么多兵,还要防着南边和西边,整个北疆也没有人家的一半兵力。”

周围的人连连点头蜗牛,说起大梁国的那些个邻居蜗牛,没一个是消停的,不说北边的胡国,西边的赞古国,就是南边的两个小国,越国和渥国也对大梁国虎视眈眈,时不时的弄点边境冲突出来。

那人接着说:“五月初的时候,前锋部队就到了松城城下,听说那先锋大将是胡子的第一高手,手下的副将是他的两个弟弟,谁知道第一次攻城就被蔺小将军砍了一个。我听说敌军退了之后,蔺小将军一刀砍下那胡子副将的头,拎在手上狠撕了一口,冲着那先锋大将喊,‘喂,你这手下的肉味不错,再送一个上来!’,直气得那先锋大将哇呀呀直叫,却怎么都冲不上城墙。”

男人的口才不错,周围的人听得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在听到蔺柏生吃那副将人肉的时候也没有丝毫不忍。胡国是游牧民族,大梁国多山地丘陵,他们并不需要,他们要的是大梁国的粮食和女人。每打下一座城他们就会劫掠一空,然后杀光男人,抢走女人和孩子。如果有个胡国人在这里,怕是最胆小的大梁人也会冲上去啃下一块肉来。

“可是没多久胡子大军到了,八十万人啊,光是连人带马站在那里就是黑压压一片……不怕你们笑话,我当时见了腿肚子直打哆嗦,要不是手里有杆枪撑着,能直接坐地上。”虽然隔了那么久,疤脸男人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心如擂鼓。

没有人笑他,能在那场战争中活下来的没有懦夫,懦夫在战场上往往是最先死的。

“可是大将军说了,咱们身后就是大梁国,有咱们的父母、妻儿、兄弟,如果输了,就是把他们都推到胡子的弯刀下面,所以必须赢。”

最质朴的话也最打动人心,不管是说话的男子,还是旁边的人,都为这段十多年前的一段话而瞪大了双眼,目光中是对那个戍卫边关近二十载的男人的敬重。

“一连二十多天,胡子不断的进攻,几乎一刻也不停,我们轮番的上城墙,到后面就算是伤兵也得上,不过当时已经没有不负伤的了,连大将军也受了箭伤,胡子的箭都有毒,受了箭伤必须把那块肉给挖了。”

周围的人听得都打了个寒战,挖掉一块肉啊,想想都觉得腿软。他们不知道的是,胡国人的箭头上并不是淬的毒药,否则一场大战下来,上百万支箭,得用多少毒药?事实上,他们是把腐烂的尸体剁碎了,和马的粪尿搅拌在一起,上战场前把箭头在里面浸一下,别看简单,被射中了,不挖肉就一直长不好,因此而截肢甚至送命的都不在少数。

“好几次胡子都攻进了城,愣是又被我们拼死打了出去。蔺夫人前面杀的几员大将我只远远的看见,但最后那个却是在我面前砍的。当时我受了伤……正倒在街边,就见百多骑胡子冲了过来,我就从旁边捡了个断了的枪头,眯着眼装死趴在地上,想着等他们路过的时候,一枪扎进马肚子,那人非掉下马来,我再砍他一刀……”

疤脸男子咬紧了牙,周围的人也捏紧了拳头。如果一直装死,未尝没有活命的可能,可是这个男人却宁死也要杀敌……热血在所有人的心里涌荡。

“就在这时,一个红影子从旁边的院子里跃出,只见寒光一闪,一个胡子的脑袋飞了出去,正好落在我旁边,看那人带的皮帽,上面又是金子又是宝石的,肯定是个大官。那些胡子大喊大叫起来,我听不懂他们喊些啥,不过也没喊几声就全被砍下马来,这时我才看清那红影子就是蔺夫人。蔺夫人砍的胡子大官就是那个前锋大将,胡子的第一高手。听说第一高手被一个女人杀了,胡子吓得当天就夹着尾巴跑了。”

疤脸男子说完了,周围却半天没人说话,过了好长时间,才听一个老人叹了句“女中豪杰啊”。

“当时蔺夫人还怀着蔺家小公子呢。”

“现在不能叫蔺家小公子了,该说太子妃。”

“……”

话题渐渐的扯到了蔺秋身上,大多数人谈论的是他身体不好,常年服药,甚至有人连蔺秋吃的什么药都一清二楚。

有人好奇的问:“听你们这么说,这太子妃每个月光是药钱就得好几百两银子,将军府居然那么有钱?”

“欹,你是外地来的吧。”有人瞥了他一眼,说:“太子妃吃的药根本就不要钱。”

“不要钱?”那人惊讶得张大了嘴,就刚才那人报的药材名,大部分可都是寻常人绝对吃不起的珍惜药材。

“你啊,有空去城南的静慈庵看看就知道了。”别人不想多说,况且这人问的话也不对头,谁也不是傻子。

那人还想再问,就听远处鸣锣开道,锣鼓喧天,太子妃回门的队伍过来了。

蔺秋乘坐的轿子在梁熙的后面,几个嬷嬷跟在轿子的两旁,手上都捧着些干果,时不时的抛给路两旁的小孩。本来按大梁国的风俗,捧的应该是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只因蔺秋是男子,只好临时改成了别的干果。

有些贪嘴的小孩一路跟着,甚至走到几个嬷嬷身边伸手要。几个嬷嬷都很高兴,因为大梁国的风俗,讨要干果的孩子越多,这夫妻也越和睦。

可是孩子越跟越多,发干果的嬷嬷却只有四个,分发的也不均匀,几个孩子闹了起来,他们彼此推来推去,最后扭打在一起。几个嬷嬷想制止,可是孩子实在太多了,她们根本管不过来。

路人们一开始还乐呵呵看笑话,可是场面越来越乱,一些路人开始帮着嬷嬷将一些打闹的太厉害的孩子们分开。可能是害怕被家长责骂,小孩们尖叫着四下逃窜,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猛的撞在一个轿夫的腿弯上,那轿夫摇了两下没稳住,一下跪倒在地,蔺秋坐的轿子整个向前倾,幸好剩下的轿夫们及时补救才没倒下。

就在所以有人都惊魂未定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轿子里滚了出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旁边的人都惊叫了起来,只见蔺秋双眼紧闭,脸色青紫,嘴角还有漆黑的血在涌出。

蜗牛与黄鹂鸟玲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