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17N小说阅读网>网游竞技>xb3g.xyz182 > 第7章 百香木盏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章 百香木盏

网用户名

大婚的第三天是回门的日子。

一大早蔺府的下人们就忙碌起来户名,大门前的青石路都被洗得能照出人影子。

未免尴尬,蔺敛大将军和两个儿子之前一天已经被苏红衣赶回边关去了,现在蔺府里只有苏红衣和两个儿媳妇。不过即使男人都不在家中,下人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且不说苏红衣那超高的武力值户名,就是她的两个媳妇也都不是一般人。

大儿媳孙氏,礼部尚书孙畅之女。孙家是书香世家,孙氏自幼就饱读诗书,十六岁瞒着家人参加科考,竟然得了甲等第一,可惜殿试的时候被孙尚书认出,吓得连忙出列请罪。皇帝见她小小年纪却才华横溢,起了爱才之心,没治她的罪。虽然没当上状元,不过民间还是都称她为女状元。

孙氏不仅写得一手好文章户名,对兵法也多有研究户名,曾著有《风云阵图册》一书,在书中提出了不少行军布阵的新观点,让精于战阵的蔺柏惊为天人,知道著书的竟然是个姑娘,立刻求母亲上门提亲。孙氏也早就听说过蔺柏,对这个随父亲常年驻守边关的将领心存爱慕,自然欣然接受。成亲多年,即使蔺柏常年在外,两人的感情依旧极好。

二媳妇梅氏却是一个山匪的女儿。当年蔺岳闯荡江湖,听人说狮鹰山的山匪头目梅影子极为凶悍,仗着祖传绝学“无影手”在狮鹰山一带无恶不作,于是拎着两把斧子就“除暴安良”去了。

一见面蔺岳二话不说,直接用出自己的绝招“旋风轮”,那梅影子也非无能之辈,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个不亦乐乎。不过没多久梅影子就不得不喊停,因为山寨几乎要被蔺岳的两把斧子拆光了。

冷静下来之后,蔺岳才知道梅影子是土匪不假,武艺高强也不假。可是他这个土匪只是聚众而居,从没有横行霸道,更没有无恶不作。狮鹰山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也没有官道经过,他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条件。至于他的绝学“无影手”,说出来就有些尴尬了,那根本不是武功,梅影子先祖是有名的江湖巨盗,那“无影手”是偷东西用的。

蔺岳虽然有些浑,但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知道弄错了连忙道歉,还将身上的盘缠全部取出用来赔偿山寨的损失,这才下山。一路上蔺岳总觉得有人跟在身后,扭头去看却连影子也没见一个。直到上了大路,周围没了遮蔽,这才发现是个小丫头。

询问之下才知道她是梅影子的女儿,年方十三,因之前蔺岳和梅影子对打时的身姿而动了心,就偷着下山,跟在蔺岳身后。她自幼母亲病故,从没人教导她什么叫矜持,开口就说要嫁给蔺岳。

蔺岳那年刚刚十五岁,哪里肯娶她,听得哈哈一笑转身就走。梅氏也不气恼,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这一跟就跟了五年,从江南跟到北疆,从武林跟到军队,甚至假扮男子应征入伍,她心思灵巧,在战场上计谋百出,凭借战功一直做到了千户,这才打动了蔺岳,终成眷属。

试想想家中有这么一文一武两个儿媳,上面还有个高武力值的婆婆坐镇,有谁敢找麻烦?有又哪个下人敢偷奸耍滑?

“娘,刚才前门来报,回门的队伍已经出发了,再一个时辰就到。”梅氏掀开门帘走了进苏红衣的屋里。

孙氏正帮苏红衣梳头,听得扭头笑着对梅氏说:“可算是出发了,娘这一会儿功夫都问了三次了。”

苏红衣叹了口气说:“虽然刘嬷嬷每天都托人带话回来,可见不到人,心里总是不安。秋儿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我身边,出门子那天连一句话都不肯对我说,定是心里埋怨我……”话没说完,已经红了双眼。

“怎么会呢,娘,你可千万别这么想。”梅氏连忙过来安慰道:“小叔只是年纪还小,一时想不开,等过几天想开了就好了。”

孙氏也在旁边说:“可不是嘛,小叔一向乖巧懂事,只会念着娘的好,哪里会埋怨娘呢?”

在两人轮番的安慰劝说下,苏红衣的情绪总算是渐渐缓和下来。

正说着话,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苏红衣的贴身丫鬟茗香冲了进来,急声道:“夫人,出事了!”

却说蔺秋天没亮就被喊了起来,几个嬷嬷伺候他换好衣服,又用了早膳,先去向皇后请安。

按理说太子妃回门的仪仗、服饰、给娘家的赏赐都有定制,不过楚皇后有意抬举蔺秋,请安的时候顺势又赏了不少东西,其中有一件紫玉百香木盏让在场的嫔妃都瞪大了眼睛。

百香木是大梁国特有的一种树,因为能在不同的天气里散发出不同的香气而得名。百香木生长极为缓慢,十年生的百香木不过成人手指粗细,百年生的也才儿臂大小,要做出这个木盏非要千年以上的百香木。然而一般的百香木都是碧绿色的,紫色的百香木只有古老的医书中有记载,却从未有人见过。据说用这种紫色的百香木做成器皿,用以泡茶喝,不仅能治百病,还能驻容养颜。

“难怪皇后年过半百,看起来就像三十许的人一般。”所有的嫔妃们望着那紫玉百香木盏,眼睛都红了,就连喜怒不形于色的宋贵妃也捏紧了手巾。

楚皇后拉着蔺秋的手说:“当年蔺夫人在边关受了伤,九死一生的生下你,至今也未痊愈。这紫玉百香木盏冲茶能治百病,望蔺夫人早日康复。”

蔺秋点点头接了过来。

一旁的梁熙却是眼睛一亮。

自从那天被太傅一顿臭骂后回到景琉宫,见到蔺秋站在宫门处,以为他是在等自己,梁熙在感动之余,不由自主的开始关心起自己的这个太子妃。

蔺秋每天都要服药,那些漆黑浓稠的汤药,梁熙即使是闻一下,都觉得嘴里发苦,难为他居然能面无表情的喝下去。可是不喝又不行,蔺秋的身体实在太糟糕,一阵风也许吹不倒他,但绝对能吹病了。

不过现在有了紫玉百香木盏,嫔妃们看重的是它驻颜的功能,梁熙却只在乎它能治百病。

回到景琉宫,嬷嬷们去准备一会回门的事情去了,寝宫里只有梁熙和坐在椅子上发呆的蔺秋。桌子上放着一个雕花银匣,里面正是那个紫玉百香木盏。

打开银匣,梁熙小心的捧出了木盏,一丝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将木盏放在桌上,拿过旁边的茶壶,在木盏里倒了满满一盏的热茶。

突然之间,香气变得浓郁起来,让人仿佛置身百花园中,每一次呼吸似乎都能闻到不同的香味。

“这才是真正的百香啊。”梁熙在心里赞叹着,端起木盏送到蔺秋面前,说:“来,快把这个喝了,以后你就可以不用喝那些苦哈哈的汤药了。”

蔺秋看了梁熙一眼,其实他一点也不介意喝苦药,任何味道对于他来说都是新奇的,不过还是接过木盏把里面的茶喝了下去。

等蔺秋喝完,梁熙找来丝巾仔细擦干净上面的茶渍,又把木盏放回银匣中,这才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想到以后蔺秋身体好起来,心里顿时觉得有些高兴。

网用户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