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章 桃花树

逆流式燃烧室

中午楚皇后留梁熙和蔺敛二人用膳。

这还是蔺秋第一次用筷子流式,幸好他学东西极快流式,看着梁熙如何拿起筷子夹菜,他就如何做,到也稳稳当当。

楚皇后在旁边看得暗暗点头燃烧室,一直听说蔺秋被蔺家娇纵得不成样子燃烧室,想不到还是挺懂规矩的,至少他知道要等长辈和丈夫先动筷子。有些冷漠不爱说话,但在后宫之中,这也算不上缺点,况且还是个孩子,以后慢慢的教,未尝不能做个精明而又贤德的皇后。

虽然楚皇后一直没说流式,其实对蔺秋还是很感激的流式,天知道她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就怕听到有人来报太子又暴毙了。今天看到梁熙活蹦乱跳的站在自己面前,如果不是身边的人太多,她几乎想抱住梁熙哭上一场。

“太子妃以后得空就多来坤宁宫燃烧室,陪本宫聊聊天。”

蔺秋不知道楚皇后打算培养他流式,点了点头。在他看来流式,不管是真实世界也好,游戏世界也罢,都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玩家,一种是npc。玩家的指示在不违反游戏规则的情况下必须执行,而npc……抱歉,那就是用来刷的。暂时来说,路人甲只把楚皇后和梁熙归进了玩家范畴,至于为什么,他“思考”的能力还没升级到那种程度,一切都是凭着直觉和本能在判断。

对于蔺秋的“乖巧”燃烧室,楚皇后很满意燃烧室,只是看到他那苍白的小脸,还有脸上明显的倦意,又不由的暗暗皱眉。

“太子流式,你们虽是新婚燕尔流式,但太子妃年纪尚小,需来日方长。”

梁熙:“……”

为什么全世界都认为他会对这个干瘦的小孩做点什么?当他不知道那几个陪嫁嬷嬷昨天夜里一直在门外转悠吗?宫外的人不知道也罢了,那几个嬷嬷因为疼爱蔺秋蒙蔽了双眼,怎么连自己母后也这样说?难道自己长了副禽兽的脸?还是说,蔺秋其实是个绝世小美人?

梁熙忍不住扭头细细打量蔺秋。

说实在的,单从五官来说,蔺秋勉强那能划入美人里。小鼻子笔直挺翘,菱形的小嘴有点嘟嘟的,看着乖巧又柔软,一双眼睛又黑又圆,简直象两颗黑珍珠一般。

可是!!那必须忽略掉鼻翼两边,几乎纵贯整个鼻梁的青筋。忽略掉嘴唇完全没有血色,几乎和那青白色的皮肤融为一体。然而最重要的却还是蔺秋的那双眼睛,总是呆愣愣直勾勾的,一动不动的望着一个地方发呆,看着简直像个颜色上错了的木偶,没一点活人的气息。

想到这里,梁熙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连忙低头猛吃为自己压惊。

幸而这时候蔺秋已经吃好了,才没学着他出丑。

午膳过后,梁熙去文锦阁学习,蔺秋带着楚皇后赏的几匹绣缎,自己坐着辇轿回景琉宫。

换下身上厚厚的衣服,几个嬷嬷把蔺秋扶上床,塞进烘得暖洋洋的被子里。

蔺秋看了一眼窗外,有些疑惑,天还没黑,为什么要他睡觉?他又看了看旁边空着的枕头,这次没人给他做示范,他有些不敢确定。

见蔺秋一直看着旁边的那个枕头,几个嬷嬷都有些心里发堵,这才一天,一向淡然冷漠的小公子就对那太子如此上心,要是以后太子娶了侧妃可怎么办?

虽然芯子换成了不知疲倦的npc路人甲,身体毕竟还是那个体弱多病的蔺秋,再加上昨晚没睡好,蔺秋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梦里,各种各样的数据再次包围了他。现实的画面和数据在不停的转换,一会儿是人变成了一组数据,一会儿是一组数据变成了某样物品。

突然,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他面前,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一种奇怪的感觉从身体里涌了出来。

蔺秋猛的睁大双眼坐了起来,把旁边守着的刘嬷嬷吓了一跳。

“怎么了?太子妃,可是做噩梦了?”刘嬷嬷将蔺秋象个孩子一样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蔺秋摸着自己狂跳的心口,只觉得手脚冰凉,刚才在梦里,他竟然有一种想要“彻底删除”自己的想法。

推开搂着自己的刘嬷嬷,蔺秋跳下床就要往外走,吓得刘嬷嬷连忙拉住他,一层一层的为他穿上厚厚的衣服。

景琉宫有大大小小九个院子,蔺秋一个个院子走过去,他也不进屋,只是对着每一棵树不住的打量。

旁边跟着的刘嬷嬷忍不住问到道:“太子妃,你这是在找什么?”

“树。”蔺秋头也不回的说。

“树?”刘嬷嬷纳闷的看了一圈满院子的,高高低低、绿意盎然的各种树木。“是要什么样的树?”

蔺秋想了想,说:“桃树。”

是的,在他梦里的那个白衣男人,站在一棵开满粉色花朵的桃树下,梦里似乎刮着大风,不时的有花瓣从树上落下来,甚至有整朵的桃花在空中飞舞。

“……”刘嬷嬷怜惜的望着蔺秋,在心里叹了口气,说:“太子妃可是想……想将军府了?”

要说京城里哪里的桃花开的最美,那绝对要数蔺府。

蔺府后花园里有三棵据说是海外仙山移来的桃花树,一株花色深红,一株花色粉白,一株花色艳红,花朵为复瓣,大如茶杯。最奇的是,这桃花树从来只开花不结果,别的桃花最多开上半个月,这三株桃树却是从二月一直开到六月,足足四个月。

蔺秋没有回答,只是停下脚步望着刘嬷嬷,因为他不知道将军府是什么地方。从他穿过来到现在也不过一天时间,他忙着拜堂,忙着洞房,忙着请安……根本没人在他面前提到“将军府”三个字。

刘嬷嬷见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并不觉得奇怪,自家小公子因为身子不好,从小就被禁止大喜大悲,时间长了,连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消失了。

“太子妃不用着急,过两天就是回门的日子,到时候就能……就能看到桃花了。”刘嬷嬷嘴快之下差点说出“就能回家”来,好在反应过来,自家小公子已经嫁入皇家,自然是皇家的人了,对蔺秋来说,这里才是他的家。本来这话也不算大错,将军府怎么着也是娘家,可是如果落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再胡乱传扬出去……多少也是个麻烦事。

能让苏红衣放心留在蔺秋身边的,除了忠心能干,还要足够聪明细心,否则跟进后宫里,是会给蔺家招祸的。

听得过两天就能看到桃花,蔺秋点点头站在树下不动了,两天而已,蔺秋虽然不太明白“耐心”的意思,但他绝对不缺这个。

梁熙满腹怒火的回到景琉宫,刚才太傅李东安把他一顿好骂,说他不及先太子聪慧,不及先太子努力,不及先太子谦虚……

不及这样!不及那样!!

李东安手上拿的是皇上钦赐的藤鞭,有鞭挞太子的权利,为防止太子将来算账,家里还供着皇上发的免死金牌,对梁熙这个新太子毫不客气。

梁熙很委屈,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皇长兄有多优秀,那是自己父皇用了无数心血培养的继承人,哪象自己是被赶鸭子上架。

谁知刚刚一进景琉宫的大门,就见蔺秋站在门边的一棵树下,似乎正在等他回来,梁熙莫名的觉得心里一暖。

逆流式燃烧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