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章 洞房

土豆网址

梁熙冷着一张脸走进洞房网址,从喜娘手里接过称杆网址,挑开了蔺秋头上的盖头。烛光映照下,巴掌大的小脸呆呆的,乌溜溜的一双大眼睛不知道望着哪里。

丢开称杆土豆,梁熙一屁股坐在床上土豆,心里气恼,却不得不耐下心来,接过喜娘递来的合卺酒,与蔺秋一同喝下。看着蔺秋因为不懂如何喝酒,被一个宫人扶着喝了一口进去,呛得咳嗽连连,梁熙不免有些幸灾乐祸,可随之心里越发的郁闷。

这个傻乎乎、呆兮兮的小孩竟然是他的太子妃。

做为皇帝的嫡子土豆,最受宠爱的幼子土豆,现如今的太子,活了十八年的梁熙第一次感受到了命运的恶意。

当初梁洪烈把他从边关召回京网址,告诉他将为他娶一个男子为妃的时候网址,他几乎以为父皇在和自己开玩笑,尤其是娶的还是蔺大将军年仅十一岁的幼子蔺秋。

梁熙自然是知道蔺秋的。

十五年前网址,胡国屡屡犯边网址,蔺敛大将军奉命戍边,一去就是三年。

蔺大将军的妻子苏红衣思念丈夫土豆,请旨去边关探望土豆,谁知刚去不足三个月,胡国大举来攻。苏红衣原本出身武林世家,嫁给蔺敛之前是江湖上有名的侠女。危急时刻提刀上了战场,连砍胡国五员大将,迫使胡国不得不退兵。

下了战场网址,苏红衣才发觉肚疼难忍网址,原来她竟然怀了身孕。因为救治及时,孩子是保住了,可毕竟在娘胎里受了伤,蔺秋生下来身体就不好,几乎是用各种补药养大的。

或许就是因为蔺秋的身体不好,再加上中年得子,蔺敛夫妇简直把他宠到了天上,连他的两个哥哥也把他当眼珠子一般捧着,甚至后来嫁进蔺府的两个嫂子,因为多年未曾生育,干脆把蔺秋当孩子一般疼爱。

梁熙完全无法想象蔺家肯把蔺秋嫁出去,即使嫁的是太子。

“这个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了。”梁洪烈当时是这样回答的。“你和蔺秋成亲,固然是为了保你一命,却也是对两家都有好处……”

为什么对两家都有好处?梁洪烈没有说下去,但梁熙已经明白,自己势必是要娶那个传闻中一直养在深宅之中,体弱多病的蔺秋了。

想到下聘后的,两个从边关赶回来的蔺小将军对自己说的话,梁熙忍不住嘴角抽搐。

老大蔺柏年过而立,是军中有名的儒将,平日里爱穿一身雪白的儒生服,斯文俊雅。见过蔺柏上战场的梁熙却清楚,他砍敌人头颅的时候,可是绝对不会手软。

“秋儿性子内敛,对人又和善,就算是被人欺负了也不说出来。虽然知道太子殿下一定会对秋儿好,只怕下面的奴才胆大包天。秋儿毕竟是我最疼爱的弟弟,我这个哥哥总是要担心他的。”

意思就是,我弟弟样样都好,如果有不好的地方,那也肯定是对方不好。别以为嫁到你家就随你搓圆按扁,就算你是太子,老子也随时准备为弟弟出头。

蔺柏毕竟只是用语言警告,老二蔺岳干脆直接把梁熙带到了操练场地。

蔺岳天神神力,自幼在武林世家的外祖父家长大,擅使一对三百多斤的巨斧,十几岁的时候就在武林中闯下不小的名声,被江湖人称为巨力神王。十六岁随父亲上了战场,他不爱骑马,每次却跑得比马还快,将两把斧子舞得仿若一个巨大的风火轮,二十米内根本没有活人。

这时站在年仅十八岁,还未完全长开的梁熙面前,蔺岳简直像一座黑塔一般,不管是从宽度还是从厚度来看,都能装下一个半的梁熙。

他到没有打梁熙,不管心中如何愤恨,梁熙也是大梁国的太子。

走到梅花桩的场地,蔺岳冷冷的瞥一眼梁熙,突然一脚踹在一根桩柱上,只听“喀喇”一声脆响,碗口粗细的桩柱断成了两截。

梁熙:“……”

又望了梁熙一眼,一脚踹在另一根桩柱上,那根桩柱紧跟着阵亡。

梁熙:“……”

看一眼踢一脚,没多久,一个大梅花桩,足足六十四根桩柱全成了两截。蔺岳拍拍裤脚,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地上七零八落的木头桩子,梁熙狠狠的打了个哆嗦,他几乎能想象出蔺岳一边踢桩柱,一边在心里想的话。

“敢欺负我家秋儿,踹死!”

“敢大声和我家秋儿说话,踹死!”

“敢出去勾三搭四,踹死!”

“敢……”

梁熙觉得万分委屈,甚至怀疑自己才是那个嫁出去的人。

可是他这种委屈完全无处可诉,大梁国举国上下都知道,为了救太子一命,忠心耿耿的蔺大将军不得不将把自己体弱多病的小儿子嫁给太子。甚至有人说,太子为了活命要拿那可怜的孩子当鼎炉。

鼎炉?鼎炉!

梁熙很想把说这话的人拉捉来看看蔺秋,然后让他把这话给吃回去。

明明已经十一岁了,可是因为长期生病服药,蔺秋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一张小脸还没自己巴掌大,皮肤到是细嫩,可是肤色白里泛青实在吓人。一双眼睛原本生得极美,只是傻呆呆的毫无生气,远远望去和个木偶无异。

就算梁熙是个好男色的,也没办法对着这样一位发情啊。

喜娘说了些吉利话,因为是男男成亲,早生贵子一类的话自然不能说,只捡些白头到老的话说。

梁熙在心里冷笑,白头到老?就蔺秋那病怏怏的模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一命呜呼。

喜娘道完喜,接了赏赐退下,宫人上前为他二人换下喜袍,穿上常服。

大梁国对皇族的服饰并没有严苛的规定,除了上殿、祭祀等特殊场合,别的时间大多穿的极为随意。当然,也不会有人随意到穿个麻布袋出去丢人现眼,更不会把龙袍穿在身上。

梁熙之前毕竟在边关打磨了一年多,别的不说,身体素质提高了不少,早春时节寒意尚浓,身上也不过是一袭薄薄的宽袖春衫。

那边几个陪嫁的嬷嬷和丫鬟却是左一件右一件,把蔺秋裹了个严严实实,比人家寒冬腊月里还要厚实,看的得梁熙眼角嘴角一起直抽抽。又见几个丫鬟提了四个暖炉进来,把房间里烤得暖洋洋的。

只一会儿功夫,梁熙已经开始冒汗了。他很想发火,可是想到自己母后的叮嘱,只能憋屈的走到窗口吹风。

“蔺敛大将军对你父皇有救命之恩,这些年又一直忠心耿耿的戍卫边关,咱们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人。蔺家小公子身体不好,也是因为蔺夫人怀着身孕上战场,保家卫国所至,所以你万万不能轻慢了他。”楚皇后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全是忧虑。

梁熙是最小的皇子,皇位原本与他无缘,所以自幼娇宠着长大,帝王之术、经世之说从未学过,只想让他做个逍遥王,谁知几个兄长全都死了,硬生生的把他推到了太子的位置上。现在又要娶国之栋梁蔺敛大将军的儿子为妃,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即使蔺敛大将军再忠心……人心毕竟难测。

楚皇后没说出来的话梁熙也能想到,以前的自己可以声色犬马,可以不着调,现在却必须为了皇位收敛性子。

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到床前,对着那木偶人似的小孩说:“累了吧,早些休息吧。”

土豆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