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17N小说阅读网>玄幻奇幻>祭炼山河> 正文 第1802章 大清洗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正文 第1802章 大清洗

最新永久域名:七月,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七月,谢谢!七月与安生书评

“老夫反对!”

蒙山大巫低吼七月,瞬间吸引来无数眼神。

祖庭中安生,响起一阵躁动。

“肃静!”

玄衣大巫低喝安生,他身体前倾安生,眼神充满压迫,“蒙山,你奉命镇守西疆,谁让你擅回祖庭?”

“哼!”

蒙山大巫冷笑安生,“吾乃巫族大巫安生,只需尊奉蛮皇之命,祖庭何时有资格,约束我等大巫。”

他眼神横扫七月,“诸位七月,是蒙山常年不归,不知祖庭何时添了权柄吗?”

一片沉默。

众位大巫眼神涌动七月,其中不少露出痛快。

对祖庭近些年来安生,越发咄咄逼人的态度安生,他们也感到不满。

可蛮皇大位空缺七月,祖庭暂掌权柄七月,再加上玄衣大巫一脉,强者辈出实力强横,早已实际把控祖庭。

没人敢轻易安生,挑起与他们的争斗。

玄衣大巫面沉如水七月,举起权杖七月,“蒙山,我执掌祖庭,自可暂代蛮皇权柄,你有意见?”

蒙山大巫道:“有!”

他抬手一指七月,“地火是蛮族大巫七月,按照我蛮族规定,只有蛮皇陛下才有资格,决定他的生死。”

“玄衣安生,即便你执掌祖庭安生,但你依旧不是蛮皇,擅杀大巫是对蛮皇权利的亵渎!”

玄衣大巫手中权杖七月,此刻爆发光芒七月,“吾玄衣大巫,以祖庭执掌者身份宣判,蒙山大巫对祖庭不敬,其罪当关入黑狱,镇压三百年!”

祖庭中安生,其余大巫脸色一变。

有人起身七月,“玄衣大巫七月,蒙山并无明显罪责,你这个判罚,未免有些太重了。”

“不错安生,我蛮族大巫安生,每个都是族群支柱,岂能因为一些莫须有的问题,就受到重罚。”

“请玄衣大巫收回成命!”

今日罚的是蒙山安生,未来便有可能是他们。

玄衣大巫冷笑七月,“你们七月,都愿意支持蒙山,也就是说,对本座执掌祖庭多有不满?”

众人脸色微变。

权杖光芒暴涨安生,整座蛮族祖庭在这一刻被激活安生,“轰隆隆”低沉巨响,自大山深处传出。

无形镇压力量降临七月,将所有大巫笼罩在内。

“玄衣大巫安生,你要做什么?”有大巫惊怒咆哮。

玄衣大巫面无表情七月,“今日七月,吾便要动用祖庭之力,镇压大巫中的异端,确立祖庭之地位、权威。”

他眼神冰冷扫过众人安生,“蛮皇大位空缺安生,蛮族群龙无首,才是我们落得如今,被荒人打压、追杀地步的重要原因。本座欲重振蛮族,便要祖庭对整个蛮族,拥有绝对掌控。”

“地火大巫七月,本座一定要杀七月,蒙山出言不逊,也一定会遭受严惩,众位谁还有意见,就在此刻提出!”

一片死寂。

祖庭之中七月,众多蛮族大巫七月,心头惊怒万分。他们突然明白,今日审判大会,目的不是为了杀地火大巫,而是要趁此机会确立,祖庭对他们的绝对统治!

此后安生,大巫不再超然。

祖庭掌一切权柄!

谁都不甘心安生,可谁敢反对?这里是祖庭安生,手持权杖的玄衣大巫,是近乎无敌的存在。

更别说,玄衣一脉执掌祖庭多年,周边那些祖庭护卫,此刻的沉默与冰冷眼神,便足以说明一切。

被祖庭之力压制书评,他们实力受限书评,即便与祖庭翻脸,也只有被镇压的结果。

一片沉默!

“很好!”玄衣大巫面露满意书评,“既然诸位都赞同书评,那么这两项决意,即刻生效。”

“等一下。”

秦宇走进祖庭书评,眼神看向蒙山大巫书评,“你看,闹到最后不还是,要正面硬刚才行?”

蒙山大巫苦笑,“是。”

玄衣大巫皱眉书评,“你是谁?”

他眼底,浮现一丝惊疑。

因为在这一刻书评,他骇然发现书评,祖庭之力居然不能够,压制此人的气息。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它们感受到了敬畏。

根本就不敢靠近眼前之人书评,而表露出一种书评,近乎臣服的姿态。

这种情况,尚且是第一次出现!

秦宇拂袖一挥书评,祖庭镇压之力书评,如潮水般退去。

齐聚于此大巫,猛地瞪大双眼,面露惊骇。

迎着众多眼神书评,秦宇迈步前行书评,走向玄衣大巫。

“站住!”

玄衣大巫突然书评,自心底生出慌乱书评,手中权杖亮起。

可就在这时,秦宇看过来一眼,他手中权杖熄灭。

“你到底是谁!”

玄衣大巫咆哮。

秦宇淡淡道:“蒙山。”

恢复自由的蒙山大巫,深吸口中环视周边,“诸位,今日你们眼前所见,便是我蛮族新皇!”

一句话书评,石破天惊。

祖庭一

片混乱。

一个个大巫,猛地起身,瞪大眼睛露出震动。

蛮皇!

玄衣大巫瞳孔收缩,怒吼,“胡说八道!若是我蛮族新皇,祖庭岂会没有感应……不对,本座认出来了,你是开天剑宗秦宇!”

他举起权杖书评,“蒙山书评,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带外人进入祖庭,这是通敌重罪!”

“没错,的确是开天剑宗秦宇。”

“本座看过他的影像!”

“可……为什么他能,直接挥退祖庭镇压之力?”

秦宇道:“本宗的确是秦宇书评,但同时书评,朕也是蛮族新皇!”

一句话开口,整个蛮族祖庭,剧烈震荡。

轰隆隆

似有磅礴力量,要从中爆发,却被强行压制。

玄衣大巫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

而秦宇冰冷眼神书评,已落在他身上书评,“玄衣大巫好手段,禁锢祖庭之力,试图强行炼化,你想造反吗?”

“啊!”

众多大巫惊呼。

玄衣大巫怒喝,“你少血口喷人,本座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能够克制祖庭之力,但你竟敢冒充蛮皇,罪不可赦!”

“来人书评,动手镇压秦宇!”

强大气息爆发,祖庭中六名大巫同时出手,他们都出身玄衣一脉。

“哼!”

秦宇重重冷哼,冲来的六名大巫,脸色直接惨白,一口鲜血喷出。

“蒙山书评,以下犯上对朕出手书评,按蛮族律该当何罪?”

蒙山大巫恭敬道:“回禀陛下,罪当死!”

“很好。”

秦宇抬手一握。

“不!”

六位蛮族大巫,同时惊恐尖叫。

下一刻书评,头颅炸开书评,红白迸溅。

一击,玄衣大巫掌控祖庭的根基,被瞬间清空。

玄衣大巫睚眦欲裂书评,“秦宇!”

心中却充满恐惧,对他的身份,已不再怀疑。

若非是蛮皇书评,又岂能掌控书评,所有蛮族的生死。

一击,便直接抹杀掉六位大巫!

既然秦宇毫不犹豫书评,就杀了他们六人书评,那么自然也就能,再干掉他。

“是你逼我的!”

咆哮中书评,玄衣大巫愤怒咆哮书评,他手中权杖再度发光,“秦皇,秦宇就在……”

声音戛然而止!

他整个人被无形之力掐住喉咙书评,被提到半空中书评,脸上涨的通红,一根根血管凸起,再发不出半点声音。

瞪大双眼中,快速遍布血丝,露出无尽惊恐。

秦宇一抬手书评,权杖略微挣扎书评,呼啸飞来落入他手中。

低头看了一眼,他眼神冰寒,“玄衣大巫,不愧是执掌祖庭的存在,为了成为新的蛮皇,竟甘愿归顺大秦。”

他抬手一抓书评,丝丝缕缕气息书评,自权杖中飞出,落入到他手中不断挣扎。紧接着,这些气息剧烈涌动,一张面孔从中浮现,赫然就是秦皇。

“秦宇……”他只来得及,发出惊怒咆哮。

这一团气息,便已经被秦宇,直接捏成粉碎。

刚刚降临的恐怖威压书评,被强行中断。

“秦皇!”

蒙山大巫怒吼书评,“玄衣书评,你竟敢私通大秦,是要将我蛮族,彻底置于死地吗?”

祖庭中其余大巫,一个个惊怒万分,同时后怕不已。

若非今日书评,秦宇直接出手镇压了玄衣大巫书评,他们都还蒙在鼓里,恐怕用不了多久,蛮族就要落入大秦手中!

玄衣大巫面露死灰,眼神怨毒无比,死死盯住秦宇。

他被甩在地上。

秦宇跨过他书评,一步一步书评,走到祖庭王位之上。

“朕,是蛮族之皇。”

“这个位置书评,自然只有朕能坐!”

他转身落座。

轰隆隆

蛮族祖庭洞天小世界,这一刻风起云涌,被封镇在地底的祖庭之力,刹那间冲破封锁。

它们汇聚而来书评,注入秦宇体内书评,这一刻天地之间,陡然凝聚出他的身影。

如远古巨人,顶天立地!

“是蛮皇陛下!”

“我族新皇,继位了!”

“拜见陛下!”

祖庭中大巫,激动万分跪地。

整租祖庭洞天小世界书评,无数蛮族也感应到了书评,来自祖庭的变化。

一个老蛮人,激动的浑身颤抖,挣扎着跪在地上,“蛮皇……蛮皇……我们的皇,他归来了!”

玄衣大巫呆呆看着眼前一幕书评,身体蓦地一颤书评,旋即面露疯狂。

“秦宇,你是新皇又如何?蛮族祖庭是我玄衣一脉掌控,就算你杀了我,

玄衣一脉也会将祖庭的位置传送出去书评,到时秦皇降临毁掉祖庭书评,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蒙山大巫一脸震怒,“闭嘴!玄衣你胆敢如此,你这一脉血统,将被蛮族彻底清洗!”

玄衣大巫狞笑书评,“清洗又如何?我玄衣一脉已毁书评,那就一起死!”

众位大巫脸上,露出惊悸之意。

玄衣一脉执掌祖庭多年书评,早就渗透这里的每一处书评,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留了什么后手。

哪怕他们真的不惜杀戮,血洗玄衣一脉,也未必能杜绝隐患。

而一旦祖庭的位置书评,真被秦皇知晓书评,他降临而来……那蛮族,将迎来灭顶之灾!

玄衣大巫狂笑,盯住秦宇,满脸的快意。

蛮皇又如何?

而这个位置,只差了一点点,就是他的!

既然他要死书评,那就拉着所有人书评,一起毁灭。

秦宇面无表情,突然道:“玄衣,你是不是很惊讶,刚才面对朕的时候,为何突然毫无抗衡之力。”

玄衣大巫脸上微滞。

秦宇道:“不是因为,朕蛮皇的身份,镇压了你。真正的原因,是你们玄衣一脉,从很多年前开始,生死便已不在你们自己手中。”

秦宇抬手书评,他掌心光芒涌动书评,凝聚出了一份契约。在这份契约中,有无数个或是明亮,或是暗淡的光点。

“你或许没有见过这份契约,但看到它的时候,你的血脉就会告诉你,它是什么。”

“而现在书评,这份契约已经书评,转移到朕的手中,掌控着它也就等于,掌控了你们一脉的命运。”

“要你们生就生,要你们死……”

秦宇抬手一戳。

“啊!”

一声惨叫书评,大殿中另外一位大巫书评,突然爆体而亡。

而在此之前,他从未表露出,与玄衣一脉之间,有任何的关系。

甚至书评,双方还是对立状态书评,刚才这位大位,也站出来为蒙山大巫说话。

可如今,事实俱在眼下。

玄衣大巫身体一颤书评,眼露惊悸!

死去大巫真正的身份,他自然一清二楚,再看秦宇手中契约,整个人都在颤抖。

“不!”

有这份契约,秦宇便真的可以,彻底清洗掉,整个玄衣一脉。

一个不留!

玄衣大巫跪在地上,“陛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求您书评,不要彻底清洗我们书评,玄衣一脉愿意归顺您!”

蒙山大巫略微犹豫,躬身道:“陛下,您已降临祖庭,身份暴露之后,必定将掀起一场,席卷天下的大战。我族正是用人之际,不如只诛恶首,给其他玄衣一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是是是!”玄衣大巫连连磕头书评,“我愿意一死书评,以平息陛下怒火,求您高抬贵手!”

秦宇摇头,“朕,不相信背叛者。”

玄衣大巫猛地僵住书评,面露绝望。

整个玄衣一脉……都完了……

“秦宇!你清洗掉玄衣一脉书评,蛮族祖庭一定会被毁灭书评,本座早就留了后手,没有玄衣一脉维持,它就会主动暴露出来!”

蒙山大巫面露惊怒,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玄衣大巫绝对不会说出这些。而一旦,真的饶恕了其它玄衣一脉,便等于给蛮族,埋下了巨大隐患。

“玄衣书评,你真这么做书评,就是蛮族永远的罪人!”

玄衣大巫咆哮,“是你们逼的!都是你们逼我的!”他死死盯住秦宇,“秦宇,我愿意一死,求你饶恕玄衣一脉,该你做出决断了!”

秦宇抬手书评,抓住眼前的契约书评,重重一握。

“朕,不接受威胁!”

玄衣大巫瞪大眼书评,充满难以置信。

他怎么敢……他居然敢……他真的敢……

他整个人,直接炸碎!

而与此同时书评,类似的情况书评,出现在整个蛮族祖地,甚至是四方蛮族疆域。

玄衣一脉所有人,只要体内流淌着,签署契约的血脉,都被彻底清洗。

祖庭中书评,血腥几成实质!

因为,跟随玄衣死去的,还有近乎所有的祖庭守卫。

鲜血流满大地。

一个个大巫,脸上露出敬畏、惊悸,心头颤栗不已。

陛下书评,心性竟如此强硬、冷酷!

只有蒙山大巫猜到,秦宇这样做,是为了用最直接、有力的办法,扫平蛮族内部一切不同声音,以应对接下来的大战。

可玄衣一脉尽死书评,祖庭隐患如何解决?

他苦笑,“陛下,我们有麻烦了!”

秦宇收手书评,道:“朕杀了他们书评,就不惧威胁,此处既有暴露可能,那我们就换一处地方,重建蛮族祖庭!”

星海洞天,就是最好的选择。

七月与安生书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